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我的id是man、帅、有型

车优银x陈立农 

对不起,我是魔鬼(◕ܫ◕)

内容就是我仿的剧情嘛我怕大家想象不出来,还瞎搞了图_(:з」∠)_

瞎搞都是我的ԅ(ˉ﹃ˉԅ) 但是这两个人的笑眼大家可以品品,有夫夫相





会逃走的人.


    历代新生报道大二大三的总要挑出几个拔尖的来,碰巧不巧陈立农做游戏输了被罚表演节目时,跳的那支舞实在是太撩了。

   金明俊搭着车在一旁看戏的车银优的肩膀,调笑道,“你看今年这些,完全都被那个小孩比下去了。”

   顺着车银优的目光,与人群一起围坐酒水旁边的小孩,被慕名而来的学长学姐和同级同学轮番劝酒。

   背挺得很僵直,面无表情一杯接着一杯来者不拒,还真是能喝,车银优不禁想着。

   突然站起,快步向洗手间走去,周围人起着哄,有女生的担心,更多数是被抢了风头的男生的奚落。

   车银优拿了一瓶矿泉水,安安静静地跟过去,想着被劝了了这么的多的酒必定是到洗手间去吐了吧。

    “怎么办ne!丞丞!”

   “就…就…一直在劝我喝酒哎!我不行啦根本就…”

   “你就不要再笑我了啦。就算酒量再好也会醉的。我不好意思说嘛!太害羞ne!”

   “啊,要疯惹。唔…装醉嘛?我好紧张!”   和冷漠的外表下是完全不搭的语气,特有的语调一声一声都是令人心软的撒娇口吻。

   门板被毫无预兆的打开,两人的眼神毫无预兆的碰撞,大约是今夏新产草莓与白州12年麦芽酒的碰撞。

   小孩的脸顿时塌了下来,也许在别人看来多的是秘密被窥伺时的愤怒。对面的男人却看出小孩闪躲的目光多的是羞赧和无助。

   车银优把水塞给陈立农,外加一块坚果巧克力,他看到少年被劝酒时,目光也总是扫过巧克力曲奇。

   “不自在就不要回去了。”车银优的声音很温柔,周遭的空气好像都升温了。

   “唔!您人真好!”

   第一天开学的苦闷一扫而空,本身因为羞涩好像插不进别人的话题中,紧张到笑不出来只能摆出一张扑克脸的陈立农终于笑了。

   少年冷着脸的样子和笑起来仿佛是两个人。

   “你看那个新生了没?好像是叫陈什么农?”

   “对对对,哇,也太出风头了吧,全系的女生都被迷的团团转的。”

   陈立农听到自己名字慌乱的躲到隔间, 还把保持递水动作的车银优拉了进来。

   逼仄的空间里挤了两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某人竟然没有不自在,反而有点享受这件事,小孩

特有的奶香还掺着啤酒的味道往鼻子里撺。

   可见身旁的人有些紧张,还不好意思的抬头不出声说了句对不起,他摇头表示没事。

  “搞什么,就因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一直摆着一张臭脸吗。”

   “会长找他喝酒的时候也一笑不笑呢。”

   “那小气会长?……”

    两人声音渐远,洗手间又重新安静下来,陈立农的汗流下白皙的脖颈,小小的晶莹的汗珠挂在分明的锁骨,到让人生出些非分之想来。

   车银优抬起手擦掉他的汗,正好对上他泛红的下垂眼,水润润的水汽全伏在长长的睫毛。

   真是可怜,可人惹人怜爱。

   “唔,我不是故意的。”只看少年泄气一般耸着肩头,樱色的小嘴撅起恰似索吻的弧度,明明是想亲近要好的,怎么反而成了被说坏话的对象了呢?

   “嗯,没事。”

   没事这两个字带给陈立农特别的安心,突然被车银优抱住,被搂进怀,低声安慰他。他的委屈像一注瀑布倾斜而下,呜咽起来。

   临近成年的少年特有的青春感扑面而至,不负责任的任性撒娇是他的特权。白嫩的脸蛋紧紧貼着车银优的脖子,蓬松、顺滑的黑发蹭着他微红的耳郭。

   两人都很高,甚至陈立农比车银优还要高一点,他乖巧的趴在车银优肩头哭的时候气场顶多就是和一米七顺毛的初中生一样。

   像是什么魔法是,是陈立农身上特有的魔法。

   若是放在平时,别说抱着安慰一个男人了,就是正儿八经充满深情的对视一眼,这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直到车银优意识到衬衣下的T恤有点湿湿的。

    他为他擦了擦眼泪。

    然后他忍不住吻了他泛红的眼角。


  相互吸引的人


    “小气会长怎么会放过农农嘛!”大二,大三的学姐为学弟抱不平这还真是少见,特别是冷漠如雪的陈立农学弟。

   “他有什么好的啊,你们都护着他?”

   “我不知道哎,可能是长的帅?”

   “银优也很帅啊!”

   “银优要是被欺负了,我第一个帮他的!”

   “啊,那还真是要谢谢你啊~”车银优在大一时也被归为收到关注的一类,进去学生会也顺利,很容易和大家融入到一起,就是担心那天说了声谢谢就急忙逃走的兔子,手中转着的笔悬了两圈,啪叽掉了,“会长怎么那个小学弟了?”

   “不是会长怎么小学弟了,是小学弟把会长怎么了。”多事的男生怪嗔道,旁边的女生给了他一粉拳,“明明是会长仗着是高年级对学妹动手动脚的,农农才会揍他的。”

   “力气真的大呢!一拳就给掀飞了。”说着比了一个揍飞的动作。“至少飞出去两米吧?”。“两米太夸张了吧!”

   凑热闹的学生越来越多,关于那天的事情各种版本五花八门,不过都是陈立农把小气会长打了之后要倒霉之类的,车银优离开活动室退出喧闹之地,想了很多,小气会长是他的同级,不熟合作过几次的关系。

   “明俊啊,问你件事。”他拿起手机打给金明俊。

   穿过林荫,入秋的风稍有些冷,陈立农胳膊夹着课本,把蓝色的衬衣往裤子扎了扎,天色渐晚,他快步走出图书馆。手机叮叮的响起来,他慌乱把声音关掉, 微信的消息一条一条的蹦到手机屏幕上,是同校不同系的范丞丞。

   他边往外走边给,范丞丞回了个电话。

   “不用了啦,你不用来接我啦。”

   “你不是打了你那个会长吗,万一他报复你怎么办。”许是电话的声音太大,许是周围的环境太安静,两人对话全然进了跟在他身后的车银优的耳朵里。

   “农农,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别说我自己内疚死,正廷哥和坤哥分分钟让我肿两圈。”

   “我一拳490好不好,你来接我的话反而是要我保护你好不好。安啦,一会我就回去了。”这个人的口音还是不变,不论惊慌还是日常总是能把人的魂都勾过去。

   “嗯,好吧,快到家给我打电话,我下楼接你。” 

   “挂了,拜拜!”

   今天陈立农心情还不错,到了周末几个哥哥都可以回家来,还在上高中的弟弟正好也放假,做饭最好的大哥肯定会做好吃,忍不住看着手机上几人的合照轻笑出声。只是想起开学第一天碰到安慰他的帅气学长,耳朵不争气的又红起来。

   这两天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寻找他,他想向他道谢,可真正看见车银优的时候又不敢接近了,问朋友要来的联系方式在口袋装一个星期,他愣是没有给安慰他的学长打过电话。

   车优银第一次听见陈立农的笑声,软软糯糯一点不像一八几的老爷们,倒像个怀有心事的少女,不过仅十几秒之后他就见识到陈立农引以为荣的490了。

   故意找茬的先是把他的手机打飞,又故意想把他推到没人的地方,为首的后面还带着三四个人,虽然个头没他高,但看起来全都比他壮。车银优一阵揪心,但看见同样是躲在暗处的会长,捉贼要捉赃,欺负小孩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边闪躲的还是被逼近了学校旁边的小巷子里,他陈立农好歹是体育生来的,反应力和敏捷度异于常人,对面拳头很重,但却可以躲过。而且他从未如此感谢过他制霸哥哥闲得无聊交给他的防身术,他的体力有限,能放倒一个是一个。

   小气会长在自己的帮手被放到两个之后终于沉不住气,当了那么多新生的面打了自己,还让自己面子上挂不住,必须要给这个新生一点厉害瞧瞧。

  陈立农此时真是体力不支,靠着墙,眼神死死盯着罪魁祸首。

  “你可真是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想挨打的话,哦,不行,你必须挨打。”

   车银优想,这会长还是欠嗖嗖的,教训还不够。 他拿着手机静静地走到巷子口,陈立农看见了他,两人眼神相互交流,陈立农眸子里的不安和无助变成了坚定。

   “有本事你就打我。”陈立农咬咬牙,怒怼回一句,但在车银优眼里他就一副壮士断腕、任君宰割的小白兔样。

   不得不说他死倔的样子除了能让人气急败坏的能力和征服的欲望,不过两种应该是因人而定吧。

    小气会长被陈立农一副不屑的模样气面目狰狞,抡起从路边捡的棍子气势汹汹。陈立农还是捂住头,闭上眼觉得还是至少要挨一棍的,唉,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闹够了没?”没有预想中的疼痛,陈立农偷偷睁开眼,小气会长扬起的棍子在半空中被车银优夺下。

   “银优…”估计那小气会长也没想到车银优的出现,不甘心的瘪了瘪嘴,“别丢人了,赶紧滚吧。让刘学长知道,扒了你的皮。”车银优的话恰恰好戳到他的痛处,车银优口中的学长是服完兵役回来的,三观正的要命。

   “陈立农,你以后最好都夹着尾巴做人!”甩下狠话后只能灰溜溜的逃了。


    “呼。”某只靠着墙强撑着精神的兔子终于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坐下了,小脑袋瓜垂下来,“真是吓死我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英雄救美的时候想什么去了?”车银优觉得面前的兔子超级可爱,所有的心理活动都表现在动作上,大大一只缩作一团。

    “谢谢你,学长。”兔子扬起头,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绯红的脸上绽放着最真挚的笑容,车银优只觉得这种天然的表情只是小动物才有的。

   “你又帮我一次,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欸,我的sou机ne?”陈立农被他拉了一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从地上捡起书包,才突然想到被几个人打飞的手机。

   “来,给你,我叫车银优。”陈立农本是欢喜的接过手机,结果已经摔的屏幕稀碎、开不开机了,“那个银优学长,你可不可以借我sou机用一下啦,我想给我哥哥打个电话,叫他来接我一下,我腿都软了啦。”

    车银优从未如此想感谢他妈妈要死要活非要给他买的那台车,要不然也没有机会顺理成章地安抚受惊吓的小兔子。在接收到陈立农几个哥哥的战斗力一万的护农光线后,他和小兔子交换了联系方式,还收到小兔子的草莓牛奶作为谢礼。

    驶出陈立农家的小区之后,他给金眀俊打了电话,视频清清楚楚记录了事情的始末。



坠入情网的人


   手机来电显示明晃晃的映着小兔子三个字。

   “哇,万年冰山车银优怎么笑的这么痴汉哦?小兔子?是学弟嘛?”车银优的笑顿时僵住,金眀俊更加肆无忌惮的调笑他。

   “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不和你说了,你快接电话吧!”车优银回想自己的种种行为,大约从第一次见到小兔子,就一见钟情了吧。

   “优银哥?你今天有课吗??”电话那头传来兔子小心翼翼的声音。“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好啊。”车银优答应的很快,语气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愉快。


   “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烤肉,就定了这一家。”

   五花肉油脂部分与焦烫的铁板碰撞发出了呲呲的声音,味道立刻的随空气流动散发出来,车银优剪好的熟五花肉尽数进了陈立农的肚子。

   “我最喜翻次lou了。”油嘟嘟的小嘴一刻也停不下来,两边腮帮子都鼓鼓的。“银优哥,你仄么不次?我也帮你烤!”他从车银优的手里抽出烤肉用的夹子。

    “我来吧,你再烫……”话还没说完的功夫,陈立农突然抽搐的扔掉了烤肉夹,果然,被飞溅的油点烫到了。

    “果然烫到了。”车银优看着兔子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不禁心疼。拉过他的手来用湿纸巾轻轻擦拭被烫的红肿的肌肤。

    “银优哥,谢谢你!”陈立农看着眼前的男人,与第一次相见时对他的温柔更甚,“今天早上我看到了那个帖子。”是小气会长找他麻烦的事被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通,加了视频资料,被放到学校论坛加精置顶。被公布于众后,小气会长估计是很难混了。

     “这都是你几次说谢我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也很开心。”车银优话说的有些暧昧。

     他深吸一口气,又调整了下呼吸,“你真的好了解我,每次好像都知道我在想森么一样。不管是第一次,知道我并不是故意高冷;还是第二次的我真很孩怕。”

     “昨天我回想了一晚上,能找到了解自己的人应该属于人生大幸,我们那边有句话是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车优银知道这句,大约是说知己朋友之类的,这是还没开始就,就被归在朋友这一类了吗,内心相当忐忑不安。

     “我真的超级想让你做我的朋友的,可是。。”车银优表情变了变,莫非是他知道我对他的心思,今天是来拒绝我的?恋人做不成,朋友也做不成吗??

     “可是你是我恰好是我喜欢的类型欸,怎么办ne?”

     “!!!”

    番外


   弟弟的烦恼


   大家好,我是Justin,贾富贵。最近我们家养的白菜被猪拱了。哦不对,是我农哥有男朋友了。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不光是我很郁闷,我的大哥、二哥、三哥到我和我农哥同龄的沉沉哥都很郁闷。

    最令我震惊的还是我农哥和他男朋友从相识到确定关系只用一个星期,虽然我农哥很可爱,可爱到想让人在他粉粉嫩嫩充满奶味的小脸上吧唧吧唧亲一个钟头,但也不能一个星期这么快吧!

     然后!最令人发指的!农哥在家竟然还秀恩爱!两人聊WeChat怎么可以聊那么久!从早餐到晚餐,伴随着农哥的傻笑,虽然农哥傻笑起来也很可爱就是了。

      我问沉沉哥,见没见过农哥男朋友。沉沉哥表示虽然没见过农哥的男朋友但却在学校是响当当的出名。这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在周三我逃了课,拉着沉沉哥逃了课,拉着制霸哥和坤哥逃了班。跟踪农哥想见见传说中农哥的男朋友。

      一个系就是好,选修公共课都能排到一起是吧?沉沉哥表示很悲愤。

      农哥的男朋友早就坐好在等他了,以至于我们只能看见个侧脸。

      草莓牛奶?制霸哥也经常给农哥买草莓牛奶啊!

      顺毛摸头?农哥打小就被坤哥带大的!

      撒娇卖萌?为了维护我农哥自以为的man、帅、有型我也没少牺牲自己好不好!

      怎么家里白菜就让别家的猪拱了呢!

      最后,我们八个在家里召开名为“如何把猪圈修理的更结实”的会议时,农哥破门而入。农哥虽然长得可爱,给人感觉懵懵的。但是!农哥的脑子不是一般好使,这也算是反转魅力吧?他看看我们,再看看会议题目,一下子就猜到了。

     在周五的晚上,农哥把他的男朋友带回家了 。正脸我是服气,还算是挺帅的。身高嘛,不矮点怎么称着我农哥man,帅,有型呢。礼物?为什么其他哥哥都是投其所好的送!我的是五三习题集啊?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