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每一天都是安利《Hi 室友》的一天。
咖喱兔限定款🐰🐰🐰

被领导发现上班的时候写同人文真他妈刺激

表白一下我尤老师和那吾的飘向北方,太好听了叭!

卜农 花房野兽 三

有缘人或许可以看到小巧思

1


2


3

     两人穿梭在小镇楼宇之间,恍若置身一个大花园里, 草坪中间点缀着白色镂空铁艺雕花的亭台,惹得陈立农在卜凡的背上张望,仿佛他才是异国他乡来的游客,他很少偷偷跑出来,而且都是晚上,可以看到白天的景色的机会几乎没有。

    绿树花草郁郁葱葱,参天古树稀疏有致,错落其间;草坪与各种古树之间,三三两两坐落着风格不一的各式建筑,沉稳的中世纪建筑散发着往昔的繁华,每一栋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没有一座给人轻浮造作之感。

    卜凡终于看到商店,背着他身上兴奋的陈立农进去,两人四处张望分了神差点撞门框,要不是陈立农的花栗鼠跑到卜凡脸上提醒。

    “凡哥!凡哥!”背上的人兴奋的瞪着两只腿,拽着他的脖子往鞋子的方向转,“那双!好帅!”

    一双刺绣着虎头的浅驼色机车马丁靴。

    “麻烦你给我一双他可以穿上的。”卜凡的德语很蹩脚,是来之前一个月速成的,那个售货员歪着头听了好几遍。

     “我要一双我可以穿上的。”陈立农偏着头,贴在卜凡的脸边,用一口流利的德语向售货员叙述。“原来你会说德语。”卜凡把他放在就近的沙发上。

     “一点点。”陈立农想,自己好歹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光听着庄园里几个老太太唠嗑都能学会了。售货员很快拿了鞋子过来,贴心的还拿了一双袜子,卜凡大手拉过陈立农白嫩的脚丫,“来,我给宝宝把鞋子穿上。”

    “哈哈哈,好痒哦,凡哥,哈哈哈!”陈立农最怕痒了,笑的前仰后合,两只脚胡乱蹬着,倒是卜凡脾气好也不恼的,若是放在平时有这样的皮孩子早就熊揍一顿了。

     他耐心的单膝跪下,甘愿折着自己的大长腿给陈立农当脚凳,“乖。”

     “凡哥。”陈立农看着低着头给他穿鞋子的卜凡,低声嘟囔,也不乱动了,就静静地傻笑,笑的皮肤上好像染上了粉红色,直到最后一脚的鞋带系好。“好了。”卜凡轻轻把他的脚放下,把他当做一件艺术品一样对待,生怕在他白嫩的皮肤上留下红印。

    当事人倒是毫不在意,跳下沙发兴奋地蹦跶起来,特地绕着大个转了个圈跑到他的面前,又跳起来原地转了个圈,卜凡生怕他会摔倒急着去扶他,他倒好直接扑到卜凡的怀里,“凡哥,好看吗?”

    小孩眼睛像是有星星一样,亮晶晶的。

   “好看好看,我家宝宝穿什么都好看,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好看的脸,自然穿什么都好看。尺寸合适吗?”卜凡山东味的彩虹屁硬生生把小孩吹得要上天了。“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大小刚刚好。”

    她身边的花栗鼠也跟着蹦哒,“justin ,你也觉得好看对不对!”

   “叽叽叽叽叽”

    “叽什么玩意叽!你成天叽叽叽叽的!”卜凡这大嗓门,一手指头指在花栗鼠的脑袋上,山东大汉的气质暴露无遗。

     “凡哥,你不要凶justin啦,他只是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花栗鼠而已。”站在他肩头的花栗鼠还赞许的点点头。

     卜凡都有点怀疑这是花栗鼠自己给自己安的鼠设,毕竟他的宝宝不会用这么花里胡哨的词汇,“好啦宝宝!我不凶他了,那啥,就要这双了。”名为justin 花栗鼠表示,他知道农农多可爱,但是做人双标不可以, 这么严重。

     陈立农和justin一人一鼠在商店在的花坛边玩了一会,看着卜凡一脸苦唧唧的出来。这下身上唯一的现金都花光了,真是气skr人,转念一想为了农宝,也是值得的。

    “宝宝,去吃饭之前先去个地方吧。”刚经过商店街的时候,他记得有一间二手古董商店。“好啊。”

   “顶多就这个数,不能再多了。”店老板竟然是个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波兰人,并且中文说的比带有北方口音的卜凡还要标准。说明来意后老板出的价把卜凡的手表压低了二分之一还不止。就在卜凡在暴走的边缘,陈立农立即捂上了他那张叭叭叭的大嘴。

    “老板,我们用这个。”陈立农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用血玉雕刻成龙纹式样的玉佩,金色的穗子显的很旧,脱了色,甚至脆弱的感觉一拽就会断掉。

   店老板眼前一亮,生怕玉佩会长腿跑了似的,激动的双手接住,半个身子都探出柜台外。“小哥你这块玉很好啊,还有没有多的,一块卖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好价钱的。”

    “宝宝,你这是干啥?”同样吃惊的还有卜凡,“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关系啦~走吧凡哥,农农好饿!”陈立农推着卜凡出店门,临走时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被店老板握在手中玉佩。

    


     夜色降临,城镇上却越来越热闹,店家开启了灯后,反而使小镇比白昼不同程度的亮上几分。这灯光倒是把平时小镇照的更柔和起来,仿佛现在的小镇更像张开臂弯的母亲一样接纳来自各个不同地方的人,给予他们可以庇护和温暖,炽烈的酒和果腹的食物。

     “这个好好次欸!”

     两人选了一家在河边的餐厅,室内的位子恰好没有了,服务生给两人领到了露天的座位,可以看见夜景,湖面倒映着各色的灯牌,让陈立农兴奋不已,点单时卜凡问他想吃什么,他就笑笑说想吃肉。

    两个人几乎是点了五个人的量,什么牛肉卷、猪肉馄饨、鱼肉杂烩、酸菜烤猪肉、德式香肠。陈立农都点了个遍,事实上他来异国他乡这么久了,没怎么吃过这边的美食,此时他便是撒开欢吃。

    “这个也好好次!凡哥你尝尝这个!”

    “还有这个汤,好浓好好喝!”

    每上一道菜小孩都会先吃一口,小孩很容易烫到舌头,但那些菜并不算太烫,就算被烫到了也只吐吐舌头,然后再端起一勺送到卜凡嘴边。什么绝世甜宝宝,什么菜入了口,卜凡只觉得都是甜的,一大桌佳肴吃的心不在焉。

     旁边的花栗鼠揪着小孩的袖口表示自己也要,滑稽的样子倒是把小孩逗的咯咯直笑了。

    “justin 你不能吃这个啦。”

    “就是就是,吃你的萝卜白菜去吧!”卜凡直接把它抡到蔬菜棒前,“来宝宝再多吃点这个,你看你瘦的就光剩个骨头架子了。”

    “哪有啦,我也是有肉的。”喂食的变成了卜凡,倒是把陈立农两个腮帮子喂得鼓鼓的。

     “好吃!凡哥,但是我好撑啊!我吃不下呢。”卜凡帮吃到在椅子上挺尸的小孩擦擦嘴巴,“宝宝咋这就吃饱了,凡哥还要带你去买巧克力。”

     “巧克力!要要要!”小孩的眉眼比天上细月还要明亮几分,听到巧克力三个字立刻蹦了起来满血复活。

   

       夜间的风有点清冷,卜凡一手提着给陈立农的零食,一手还要牵着他,防止他乱跑,小孩手心软软的,像猫爪子的肉垫。他看着小孩的侧颜,人家都说猫是最神秘的生物,但却有最致命的魅力,卜凡想着,自己也许是掉进了名为陈立农的陷阱。

     “凡哥?”接收到卜凡炽热的目光,倒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可不可以再背背我一下,我好累哦。”

     “好。”


卜农 花房野兽 二

依旧短小

脑洞大开,连前传都想好了,就是写的慢了可怎么办(捂脸)

可能是最近超级农农太A了,把妈妈的写文热情都A没了



仄里四


2

   “所以说,你是来寻亲了喽?”少年坐在木质高脚椅上,双肘抱膝, 他穿了一件稍显旧的蓝色连体工装,虽然旧却很干净,略显肥大的衣衫显得少年稍稍有些纤细,大开的领口暴露着白皙的胸膛,脖颈弯成好看的弧度,歪着头盯着坐在架空木台上正在翻自己包的卜凡。

   “对啊,我说你就住在这个花房里?”少年告诉卜凡,自己就昨天出去找了点吃的,卜凡就进来霸占了自己的床。

    少年点点头。

   “我要照顾这些花啦,”花栗鼠吱吱的叫起来,少年笑着抚摸花栗鼠细腻的毛皮,“哦,好啦,还有你。”

    卜凡才明白,原来那个浴缸是他的床,与其说是床,倒不如说是窝来的更加贴切。卜凡有点愧疚,害人家小孩白白在地上睡了一晚。

   “欸,这给你,算我抢了你的床的赔礼。”卜凡掏出从机场买的巧克力棒递给少年,却看到少年一脸不解的表情,微微下垂的眼角透漏疑惑。

   “咋,你连巧克力都没吃过?”卜凡刚才才一本正经的说完自己来的目的,并且非常愧疚的道完歉,这会子本性暴露无遗,说话声音大了起来,完全是把眼前少年当亲近的小孩子一样看待。

   “我,不太出门。”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摸了摸后脑勺,这是少年的惯有动作。仅仅是撕开包装袋的一个小口,少年的小鼻子就嗅过来,一下跳下高脚凳,三步并作两步到他的面前。

  “好香呐!” 突然间少年姣好的面孔放大在眼前,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像小动物一样,卜凡看着怪可爱的,“闻起来……甜甜的欸。”

   卜凡看到这场景,顿时生出来了兴致,“对啊,可甜了,你叫我一声凡哥,就给你吃。”还拿着巧克力棒得意的晃晃。

    “凡哥!凡哥!凡哥!”小孩连叫三声,眼珠子一直跟着某人晃来晃去的巧克力棒上,下意识的舔了舔红润的双唇,看起来像一只馋要流口水的小哈巴狗。

   三声实在是叫软了卜凡的骨气,看着小孩可爱的脸庞,不禁想捏一捏他小巧却有肉肉的脸。赶紧把手上的巧克力给他,怕他不明白,还特地把包装袋撕开,漏出整块巧克力来才给他。他拿住巧克力向后退了两步,原地直接坐下,试探性舔了一口,一下子尝到其中的美妙,张嘴好吃到眯起眼睛。

    木子洋发现卜凡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时常会在抓娃娃的机子旁逗留很久,会在宠物店的橱窗前逗留很久,还会偷偷一个买了猫罐头去喂流浪猫,然后用手机拍很久。最后再和个没事人一样逃离现场。

      此时卜凡只想拿手机把他吃东西的样子拿手机拍下了珍藏,可爱的事物最不能让人拒绝。

   “凡哥,真的很好吃欸,比我吃过所有桂花糕都甜。”少年吃的很快,只能意犹未尽的嘬嘬手指,又挪过来拉着卜凡的背包对着他灿笑,“凡哥,还有吗?农农还想吃。”

   “巧克力吗?没了,等着凡哥带你去买,你叫农农啊?”

   “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怎么连名字都这可爱,别说了,巧克力,买!

   “农农,你知道这家人都上哪了吗?”卜凡话一说出来就感觉不对劲,自己的语气怎么变得这么娘唧唧,要是木子洋听着准是要膈应死他。

   “不知道欸,每年他们都会出去一段时间。”然后就剩我一个,连饭都没的吃。想到这陈立农脸都皱起来了,平时庄园的人会在每周特定的时间准备好祭祀所需的水和食物......可是这次庄园里的人走了太久,他把偷偷潜到地窖里的把最后一点鳕鱼都吃完了。

   卜凡看着农农可怜巴巴的神情,顿时有些心疼,“为什么你没跟着他们走啊?”顺手把他拉过来,“我...我我还还要照顾花房呢!”他有点慌张,他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和人类交流过了,那只灰色花栗鼠突然跳上他的肩头安慰似的蹭蹭他的耳垂,看的卜凡有点心烦。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句彻底让卜凡凡陷入了沉思,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上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如果说自己谁都没找到,现在立马放弃自尊向他顶天立地洋哥借钱飞回青岛,或许他可以有一线生机;又或者说买一张德国飞迪拜的票,发家致富后再回来寻找他的姑奶奶;再或者...

   “凡哥?你要走了吗?”虽然说感知能力大不如从前,但陈立农可以感受到眼前人一丝丝的情绪波动,他不希望卜凡走,大概是寂寞了太久,都快叫他忘记如何与人相处。那年,那个人也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想到这竟又有点要落泪的趋势。

   “可不可以不要走呐?”坏了,好像比刚才更可怜了。

   “不走,不走,你凡哥哪都不去,就搁这陪你昂。”不凡急忙安慰道,伸手抚摸着他一头蓬松柔软的毛发,突然看见自己带着的那块手表,这块手表是他第一次走秀挣得钱买来奖励自己的,没一年的事,狠狠心卖了和唯一一张五十欧元还能熬半个月吧。就不信了,半个月姑奶奶还不回来!

    “农农还想吃巧克力吗,等会凡哥带你去买。”卜凡摸了摸他的腕表,兄弟,虽然你跟随我的时间不长,但为了让我再看到我们宝宝满足的表情就只能委屈你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吗?我去准备一下!”   陈立农脸上明显变晴朗了许多,特别是听见巧克力之后,他神秘的蹦蹦哒哒跑到葡萄藤后,很快笑嘻嘻的就跑出来了扯着卜凡的胳膊。“走吧!走吧!我准备好了!”

    离最近镇子大约只需要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卜凡被他农农摇得神魂颠倒的走出四百米才发现他宝宝没穿鞋子,“欸,宝宝你的鞋子呢?”

    陈立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甜甜对卜凡笑着说自己太兴奋了,忘了穿。

   卜凡倒是麻利,毫不费劲地把陈立农背了起来,体重明显和身高不符,“算了,一会到镇上再给你买一双吧。”

   “小时候我哥哥也喜欢叫我宝宝,长大了他就不叫了。”而且对我也不太好。陈立农也不挣扎,反倒是两支胳膊缩进抱住卜凡宽大的臂膀,

   “ 那我以后都叫你宝宝,你可以把我当成...”卜凡想了想,平时不转弯的脑子就突然来了个托马斯360度大转体。

   “当成你最亲近的人。”

   “嗯...”

   他看着前面镇上渐渐放大的具有欧式特色的房屋,笑意灿烂,没看到背着的陈立农泛红的耳郭。


郭艾伦大碴子味太浓了吧😂😂😂
他一说话我就想笑,哈哈哈哈
我去,大晚上看的我也想打球!

卜农 花房野兽 一

青岛二楞白飞飞 x 这一章就一句台词的超级农农

都九月了,我决定舞一舞卜农

最近动力不足啊~~


1

    卜凡经过半个小时车程后,几乎掏空钱包,才付够了车钱,钱包里就剩一张50欧元了。

    一米九几的个头在这座威严耸立的私人庄园面前确实有点不够看的。

    他奶奶在病榻上用遗言的口吻滔滔不绝、苦口婆心的嘱咐他,一定要替自己去欧洲找她当年嫁去欧洲的妹妹,卜凡眉头一皱,他奶奶中气十足,声音洪亮的怕是要穿透他的耳膜,哪有长病的样子!

    把那张写着地址的便条在手机翻译软件下又查了一遍,没想到他姑奶奶真是住在这个位于德国和波兰搭界的电影中才出现的庄园里,我这不会是搭上大款了吧,想想自己支某宝里快不足四位数的存款,长舒一口气,然后脑瓜子有点疼。

    卜凡有时候挺傻的,这是他的损友木子洋对他的评价,主要傻在时时刻刻都有一颗乐观的心。就像他在庄园门口等到晚上十一点钟还没有人时,他才预感到大事不妙一样要命。

     大风呼啸,差点把他头给刮下来。他靠着移动电源仅剩的百分之二十五的电量绕着庄园走了一圈,好在后门不远的方发现了个不算小的狗洞,男人嘛,就要做到能屈能伸。


   这个地方与家乡最大的差别大约就是夜晚,这里的夜晚又静又黑,缺少了城市的霓虹灯的喧闹,广阔草地不远处便是凸起的山峦,多了一份幽静和神秘。

  然而卜凡凡现无心欣赏这难见的景象,本来昼夜温差就大,被冻的瑟瑟发抖,感觉自己打着灯都是颤抖的,所有门窗几乎都是锁死的,卜凡凡好恨,好恨自己没把木子洋买的貂带来。


   天空很暗,大约是云遮住了月亮。雷雨云悄然放出闪电如九头龙一般舔舐地平线。随后带来的是炸裂般的雷声和像是混杂着泥土和青松味道的雨。


  卜凡借着闪电的光亮看见灌木后面被隐藏的很好的温室花房,他也没多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内心求爷爷告奶奶,就差念两句观世音菩萨显灵了,如果打不开,他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咔吧”,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卜凡跟小弟交流,灵超说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是他咬碎硬糖和他洋哥叫他小弟的声音;卜凡大嘴叭叭叭说他真矫情,灵超说这是年轻人才懂得伤痛青春,老年人不懂是正常的,最后换来一阵毒打。

     此刻,倒觉得门开的这个声音才是最好听的,啊,幸福原来如此简单。


     外面雷雨不断,倒是与花房内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花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他感觉忘了一天的疲惫,他听着就连瓢泼大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都好像很轻、很悦耳。

    又一道闪电打过,整个花房亮堂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卜凡大体看到了不大花房里的全部,被各色花朵簇拥只是一面欧式落地镜,一把高脚凳,还有....?浴缸?

    白瓷浴缸因为岁月有些泛黄,但上面的烫金的花纹却还是金黄熠熠,卜凡注意到这只浴缸是稍微长一些、宽一些。里面还铺着棕色毛皮,卜凡鬼使神差大长腿一迈,躺了进去,稍稍有些短,对他奔波了一天的身体来说总体还是舒服的,特别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毛皮,上面带着一股不属于花房的味道。


   花房内有些淡紫色的薰衣草正值开放的时候,馥郁的花香渐渐萦绕着卜凡,终是让他紧绷的神经放送下来,迷糊的合上眼睛。


   风大,吹走了一片雷雨云,安静祥和只是暂时为下一场雷雨的到来提供短暂的喘息。


   雷声大作,把睡熟的卜凡又给吓醒了,紧接着了又是几道闪电,花房的门开了,他迷迷糊糊中看见走进来一只有些翠绿色的白虎。

   他就算再二也知道,欧洲哪来的野生老虎,他知道有白化孟加拉虎,好像还是八岁的时候家里人带他去八达岭动物园看过的,这只白虎身上的条纹却不是他见过黑色,是在黑夜中也有些发光的暗金色。迷迷糊糊的卜凡凡决定自欺欺人,一定还是在梦中呢,也不知道梦到白虎是好还是,打算明早起来查查周公解梦,然后又翻了个身又睡过去。


    阳光透过黄色古法琉璃的窗扇进入花房内,不算太刺眼。与昨晚恶劣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今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几只相互追逐的知更鸟落在花房顶,腿爪踩着透明的玻璃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卜凡的眼睛一下睁开,瞪得溜圆溜圆。,这应该是复杂反射吧卜凡的眼睛一下睁开,瞪得溜圆溜圆。哦,在宿舍岳岳也是每天哒哒哒跑过来,然后开着音响放好运来这首歌来叫他们起床,这应该是复杂反射吧。

     他挣扎着浴缸里坐起来,不得不说白日的花房更加好看,鲜花、香气、阳光,就像六月的少女一样美好,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少女心都快给激发出来了。

     旁边花丛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内心稍微有点紧张,想起昨晚的超级真实的梦,不是吧,这次搞到真的了?慢慢靠近,害怕到打了嗝,兴许声音有点大,花丛里窜出一只受到惊吓的灰色花栗鼠,直冲冲的窜到靠近门口的紫色绣花球繁茂的枝叶中。

    “吓死我了。”卜凡泄了一口气,垂下脑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自言自语道。

   却看见,花丛中露出一只白皙、纤细的脚,是个人!他终于见到人了!不是什么带有攻击性的动物!是人啊!

    拨开嫩绿的枝叶和锦簇的花团,少年恬静的睡着,四肢蜷缩在一起睡,卜凡刚刚好将他罩在头顶遮光的枝叶移开,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连最细微的绒毛都可以的看的一清二楚。

    他打了个哈欠,嘴张得老大,露出两颗甜甜的小虎牙,四肢也伸展开来,像一只伸懒腰的猫咪,只不过整个过程都没睁开眼罢了,翻过身准备继续睡而已。


    异国他乡,卜凡看见是亚裔,不禁心中生出一丝丝温情,愈发想逗弄一下他。扯了旁边鳞毛蕨的叶子,像画笔一样勾勒着少年的眉眼、鼻梁、唇瓣。仔细看下来竟看的出神,少年长相颇为俊俏,皮肤白皙、光滑,卜凡默默在心里打了一百分的样子。

   少年眉头一皱,抬起手揉揉眼睛,半眯着盯着一脸“凶样”的看着他出神的卜凡。   


   “早啊~”


   少年薄唇轻启,笑意比阳光更胜。 




小鬼,长胖and制霸 is watching  you。(看到是新包装然后很开心,看到没有一个陈立农就很bad)

不稳(丞农)

公交车上急刹带来的爱情
激情短打
打个瞌睡媳妇从天降
就xjb写
要有人想看等着再写写,没有就算了
( ⌯᷄௰⌯᷅ )

   陈立农遇到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如此,因为要迟到,急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上了死亡32路公交车。
为什么叫死亡公交车?因为它可以挤得你连你妈妈都认不出来。
   他没吃早饭,头有些晕。一米八几的大个站的有些不稳。将将能摸到扶手。
    车子到达离学校倒数第二个路口,红灯,司机师傅不得不停下来,陈立农最敬佩123路的公交车师傅,他每次开车就像开着一罐沙丁鱼罐头一样,满满当当,在早高峰的车流中穿梭的像一只鳝鱼,还总是能准时到达。
    绿灯亮了,师傅一脚油门塌了出去,突然冲出个骑电动车老太太,就和自个开的是坦克似的,全然不顾周围的车流。晃晃悠悠的骑过了十字路口。
    司机师傅一个刹车换来车厢内一片哀嚎,但真正摔倒的除了陈立农没别人。

    范丞丞今天还是没打的上学,自从某滴被下架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他家附近打到过车,他姐心情好还会送他上学,结果昨晚丢下一张公交卡就睡觉去了。好在他家在32路公交车的始发站,他可以慢慢悠悠上车并占个座位,稍微打个瞌睡。
    这一睡不要紧,睡了一路只到有人坐到他身上他还没睁开眼睛,恍恍惚惚之间,不重,那个人的小屁股蛋很软,身上有一股清新的沐浴露的香味,香香软软一定是个容易推到的女孩子吧。
 

   陈立农想这世界上大概没有比我更尴尬的人了吧,全车那么多人就我一个大老爷们摔倒了,还摔在另外一个大老爷们的怀里。
   他想挣扎着站起来,周围连扶的地方都没有,车厢里人挨人人挤人下脚的空隙都很少。他下意识往后找一个支撑点,好支撑自己的身体起来。

   一双手不安分摸索, 白白嫩嫩骨节分明。范丞丞突然腰间有点痒,后来陈立农大力的扒着他白白胖胖的溜圆溜圆的腰子,硬生生的给他扒清醒了,范丞丞终于是睁开了眼,他下意识地拉住那双手。
   陈立农站到一半,处于不上不下,不平不横,重心悬空的状态就被那个人拉了回去,重新坐到他的身上。
到了第九中学站牌,又是一个急刹,陈立农避免溜下座位更加尴尬,死死抱住范丞丞的脖子;范丞丞怕他掉下去,收紧双臂也抱紧了他。

    当天早上学校论坛刷爆了,高三级部两大校草在32路上公然出柜。

    范丞丞问陈立农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陈立农说,当时在公交车上你包里那股甜甜的橙子味真的很好闻,而且,我当时没吃早饭。

     范总一手搂住他的小娇妻,一手在交往后胖了二十斤的白嫩小肚皮上拍了拍。

    在陈立农耳边说,陈立农第一次用自己柔软有弹性的小屁股蛋坐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石更了,所以,一辈子就认定陈立农了。

    陈立农老脸一红,想,难怪当时他下车的时候要拿书包捂着裆,娇羞的拿490的小粉拳拍了一下范丞丞的大头。

    再乱说,今天晚上就睡沙发吧。

   

    

自从昨天陈立农那个小混蛋被锁进笼子我已经傻笑一上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