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画画,想找个师傅👀👀

下 不将就 信农

     上  不说

   

     中  不搭

      陈立农搭了半夜五点四十分的飞机到达台南机场,夜里的风多少有点凉,他咳嗽两声,理了理衣领。

      朱正廷给他做了新的身份证,还给了他一笔钱。祝他一路顺风,大约是善意的祝福。

     ...

 

卜农 花房野兽 6 end

前篇:

1-3

4-5


6  

    在猫科生物的听觉下,陈立农轻易察觉出有不少人,这么大的阵仗。    

    来的人不少,足足有八九号人,装备也是齐全专业的,麻醉枪、捕捉网。还是尽可能地避开比较好,陈立农窝在院子里山毛榉上,当初为了限制他的行动,小城堡也是加了封印的,他躲在外面反而比较好。

  “老大,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我怕。。。”   

 “如果真如你所说这里有白虎,咱们就...

 

咖喱拌一切 all农

好饿…饿的发神经惹…

    “你好~我是浓浓的咖喱,我叫农农,陈立农~”

   “咖喱牛肉了解下!”

   “老大,也许你可以放弃!咖喱鸡才是特色!”

    “福西西你就是辣鸡!”

    “吼,身为炒饭的justin你是没有我这种台湾香米有优势的!”
  
     “也许农农你愿意和我一起舞一下咖喱炒面~”

     “猪猪廷请问这是个才艺表演节...

 

南海岸 鬼农

    想买鞋罢了   

    南海岸的配色太清新了,我觉得很适合两个崽。


   小鬼刚下飞机,时差颠倒,肿着的眼睛迎来佛罗里达州的第一缕阳光。   

   十一月四日,他预约的纹身师傅在等他。   


 “为森么要纹身呢?”陈立农喜欢问自己的客人这个问题,他觉得如果可以感同身受的话,刻画在皮肤上的东西才更有意义。 ...

 

嘿!直球 糊弄

    想满足胡先煦当爷爷愿望罢了    

     胡先煦手里拿着的薯片撒了一地,他刚剪了不久的头发,把自己光滑的大脑门露出来,自我感觉英俊无比,而此刻却精准无误撞在这个人的脸上。

      眼前的大个摸摸自己的酸掉的鼻子,发出了与其体型和性别不相符的可爱叫声,“鼻子酸掉了ne!”

       胡先煦觉得还行,长相和声音很相符...

 

中 丞农 不搭

    上   不说 


   下   不将就


   契机

   范丞丞看着睡在病床上的少年,一道狰狞的烧伤疤痕从少年白皙的胸膛蜿蜒到他细长的脖颈。

   家犬反咬主人一口,还咬死了。对外说狗已经被打死了,可暗地里家族的人找床上的人都找疯了。

   也就他范丞丞敢留人,换了别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范家不是道上的人,恰好...

 

丞农 暴饮暴食

   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写什么…??
   看了鬼客,神父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叭。
   全程瞎掰👀👀👀

    “终于找到你了”

    “我家孩子怎么了!他平时不这样啊!神父您一定要救救他!”女人拉着一直不断往自己嘴里塞着魔芋爽的四岁男孩,驻足在教堂门口。
     女人的孩子一反常态,平时的乖巧懂事变得暴饮暴食。
     身...

 

异农 被窝后续

 

  真的是脑洞一时爽,后续写掉头
 

    如何捕捉一只陈立农?
    首先准备一张床,床的尺寸没有限制,毕竟无论是大床、小床,陈立农都会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紧贴在王子异的身上。
     然后准备一床棉被,记住,一定要长,长到把两个一米八几老爷们盖过来。
     然后然后,最重要的一步,准备一个王子异。什么,你说枕头?陈立农不需要枕头,王子异会蹦迪的肱二头肌平日日常就是吃饭,睡觉,给陈立农枕着。
  ...

 

卜农 花房野兽 4~5

 我不是卡文  我只是磨磨唧唧的

小巧思送给有缘人 

 上一篇没有回复  烧仙草淋蜂蜜  这位宝宝  希望她看到这篇文可以原谅我  虽然你换了名字和头像  我还是可以认得出来你的!  

1~3


4

     再次被夜幕渲染的庄园少了白日里的古典肃穆,倒是多了几分恐怖和神秘,不远处树林里传来了猫头鹰咕咕的叫声更是让人毛骨耸立起来。...


 

异农 被窝

    👀👀 

     人家都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陈立农觉得说的完全对。

    至少在那个人的被窝里他是绝对不想起的。
    大学四年的第一年,他从来不逃课,系里有名的乖乖仔。直到有天晚上和篮球队卜凡、木子洋一帮人喝大了,大半夜翻墙回了宿舍。
    喝了几瓶就迷迷糊糊的,因为个子太大只,导致翻窗户的时候还撞到了窗框上。
    ...

 

卜农 花房野兽 1~3

1

    半个小时车程后,卜凡几乎掏空钱包,才付够了车钱,钱包里就剩一张50欧元的纸钞。

    一米九几的个头在这座威严耸立的私人庄园面前确实有点不够看的。

    他奶奶在病榻上用留遗言的口吻滔滔不绝、苦口婆心的嘱咐他,一定要替自己去欧洲找她当年嫁去欧洲的妹妹。卜凡眉头一皱,他奶奶中气十足,声音洪亮的怕是要穿透他的耳膜,哪有长病的样子!

    把那张写着地址的便条在手机翻译软件下又查了一遍,没想到他姑奶奶真是住在这个位于...

 

不稳(丞农)

公交车上急刹带来的爱情
激情短打
打个瞌睡媳妇从天降
就xjb写
要有人想看等着再写写,没有就算了
( ⌯᷄௰⌯᷅ )

   陈立农遇到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如此,因为要迟到,急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上了死亡32路公交车。
为什么叫死亡公交车?因为它可以挤得你连你妈妈都认不出来。
   他没吃早饭,头有些晕。一米八几的大个站的有些不稳。将将能摸到扶手。
    车子到达离学校倒数第二个路口,红灯,司机师傅不得不停下来,陈立农最敬佩123路的公交车师傅,他每次开车就像开着一罐沙丁鱼罐头一样,满满当...

 

我的id是man、帅、有型

车优银x陈立农 

对不起,我是魔鬼(◕ܫ◕)

内容就是我仿的剧情嘛我怕大家想象不出来,还瞎搞了图_(:з」∠)_

瞎搞都是我的ԅ(ˉ﹃ˉԅ) 但是这两个人的笑眼大家可以品品,有夫夫相


会逃走的人.


    历代新生报道大二大三的总要挑出几个拔尖的来,碰巧不巧陈立农做游戏输了被罚表演节目时,跳的那支舞实在是太撩了。

   金明俊搭着车在一旁看戏的车银优的肩膀,调笑道,“你看今年这些,完全都被那个小孩比下去了。”

   顺着车银优的目光,与人群一起围...

 

贾农 这个教练不太凶

番外

第一话


第七话


正文找主页  靴靴


 

上 橘农 不说

   中  不搭


   下   不将就



   上  不说

   好像陈立农和林彦俊从小就认识,而且他俩水火不容,这是组里人员的猜测。一个负责着白道生意,一个负责着黑道生意,是大哥的左膀右臂。

  “林总!今天社团的人又来咱们公司拿货了!”林彦俊看着自家尤秘书懊恼地皱着眉头看着台账,抓着头发。“而且以前都是先给钱入账的,陈先生是怎么啦,以前都不会这样。”...


 

正农 魅力无穷 青春永驻!

  仙子不是真正的仙子,他长得很仙,但是他不会仙术,他会魔法,他是魔女之子,但还是最喜欢别人叫他朱仙子了。  

   今天仙子廷也是悠闲的一天,早起的一杯番茄蜂蜜西芹汁排毒养颜消水肿,抱着自己特地到原产地买的保养品在镜子前拍了好一阵才停下来,不得不说,人类的化妆品也是很好用的,保持美丽这种东西魔法和化妆品要两手抓才行!

   最近自己的弟弟们不知从哪又搜罗一本不知名的魔法书,竟然有写如何制作保养皮肤的魔法药,当然是把两个弟弟暴打一顿把书抢过来啦!

   心...

 

872 我喜欢忧郁的他(愿你决定)

大概又是一篇名字比正文取得好的文,喜欢小心心走一走~

真ooc  捂脸


  <自白>  小鬼


    我是AK快乐病毒小鬼,我叫王琳凯。最近我喜欢上一个人,他超级无敌可爱,但就是有点闷,安安静静的和我完全不一样。

    我是舞院的,他是器乐学院拉大提琴的。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因为我的歌词本被他捡到,他竟然站在原地等我三个小时。...


 

可以等 下

  夜宵


   自那日的紫薯山药糕之后,王子异总是在加班的时候收到陈立农的夜宵,有时是松露意面,有时是三文鱼寿司,有时是不太甜的提拉米苏,有时是清爽的薄荷柠檬塔。无一例外的都很对王子异的口味,无一例外也都是尤长靖或林彦俊送过来的。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王子异照常在西点店关门的时候现在落地窗边,有时是卜凡宠溺的摸摸陈立农的头,依依不舍的说再见;有时是黄毛萝卜头和红头发山东大鹅拉拉扯扯的。陈立农的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尤长靖说农农的食物有魔法,可以让吃的人感觉被治愈了。王子异觉得真正...

 

可以等 上

早餐


    助理把早餐放到王子异的桌子上,是杏仁牛角可颂外加一杯美式咖啡,他愣了愣,迟迟没有伸手去拿,秘书在旁忙解释到是公司楼下新开的一家面包店,公司的同事对其赞不绝口,便买来试一下。  王子异盯着牛皮纸袋上印着花体字英文店家的名字,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了一遍,sweetie。

   直到蔡徐坤推门进去,王子异还在愣神。引得蔡徐坤一下子笑出了声,“日理万机的王总怎么还有时间发呆呢?赶紧给我把这几个单子签了,别耽误我挣大钱啊。”他接过蔡徐坤手上的文件,大笔一挥签下几个漂亮的楷书。...


 

让我把你藏在身后

    “巨农,巨农。”范丞丞看见陈立农在客厅翻来翻去的找什么东西。“你在做什么。”

    “我的眼药水不见了啦。”后者委屈的撅着嘴,眼睛的干涩感令他难受。“我帮你一起找吧。肯定是tin宝又不知道玩到哪里去了。”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客厅本来就不整洁,这下被翻的更乱了。

     “在这里!”范丞丞在罪魁祸首tin宝的豪华猫窝里找到,拿着纸巾擦干净在给陈立农。

     “丞丞谢谢你啦!”陈立农拧开盖子,仰起头滴...

 

Mack Daddy (完)

part.7

尤长靖虽然被周彦辰打晕,但是醒的很快,他还在下水道通道的时候就醒了,他的手被绑在身后,被丁泽仁背着,还有一个人在前面打着手电带路。林彦俊肯定会来救他的,他坚信,把手表丢到了下水道出口。

尤长靖眯着眼偷偷看了看周围,废弃的化工厂,大型钢结构混合着猩红色的铁锈,格外扎眼。林彦俊,你一定要来救我!我等你!尤长靖想到这,眼角留下眼泪来,蹭到丁泽仁身上。“哎,新淳你来看看我这肩膀上什么这么湿?”“哎呦,这家伙睡的都流口水了,啊,这社长下手也太重了吧!睡的这么死。”

丁泽仁把他背到一间窗户完整算是办公室的房间,即使是完整的,还是透着冷风。“放这就行了吧,和隔壁一样每天送水送饭就行...

 

Mack Daddy

part 6

小鬼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他抓起手机,八点一刻。这一觉睡很安稳,梦到很多以前的事,梦到和伙伴们在一起玩音乐,比赛的日子。

自己做新音社社长的时候社团面临废社的危险,自己倒也觉得没什么,只是在看到当初一起追梦的伙伴因为生活的压力而停步不前,放弃一直坚持的东西,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成长了。

这一直以来,都是周彦辰在,周彦辰比他小几级,却总是很成熟的样子,比赛前他会为社员准备好一切服装道具,比赛后关心成员身体状况,像小鬼这种生活不能自理、三餐从来不按时吃,全靠一口仙气吊着的,遇到周彦辰可算是下了次凡。

他毕业的那个下午,周彦辰把他叫到新音社的训练教室,郑重其事的说,要让新...

 

Mack Daddy


part.5

作为酒吧一条街华奥路117号KENT的常客们,是从来不抽烟喝酒的,因为这里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它官方从不挂上“吧”性质,连营业执照都是兴趣特长培训班。

未成年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比成人荷尔蒙清新很多,他们也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求偶的雄孔雀。至少小鬼是这么想的,他坐在吧台旁边,看着舞池中男女,他们跳的是这个年龄除学业压力外仅剩的一点放纵。年纪一点一点增长,直到进入成年人的灰色地带,他的兄弟们渐渐与梦想背道而行他只想保持初心,却一直得不到回应。

“哎,农农,你看我这样帅不帅!”范丞丞撩着自己红色皮衣外套,脖子扭来扭去,银色项链闪闪发光。纵观五人乐队,就陈立农穿着蓝色条纹与...

 

Mack Daddy

上班后更文速度大不如从前,但为了看咱们npc团的粉丝见面会也要撑住!
谢谢各位耐下心来看这篇文看到现在!
感觉9团里都特别有爱!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最喜欢的nn和kk还有cc!

part.4

“陈立农!”手机里传出高八百分贝justin的怒吼,着实吓了三个人一跳。“怎么了?justin?”富贵抖机灵,他知道陈立农的软肋在哪,所以他给蔡徐坤打了电话,而且蔡徐坤是最护犊子的,比他小的弟弟简直宠上天,朱正廷教训他的时候蔡徐坤都会去拦。justin声音欲哭,委屈巴巴。“坤哥!你问陈立农他干了什么好事!”

“我怎么了?”陈立农听到justin向自己的小玫瑰告状,一下子懵了,justin可是出了名让人头...

 

Mack Daddy

学鸡文笔总写不到重点,一part拖两part很难受ರ_ರ
谢谢还是有旁友点了喜欢这篇文
小橘那个撩人的段子是我从波特王的微博上看的,此处注明…摘抄…
他撩人的手法,真的,很不错⁽⁽٩( ´͈ ᗨ `͈ )۶⁾⁾

part. 3

贾富贵死都没想到,就在自己要死要活忍受合唱团传销式的入团体验时,他正哥就要被陈立农卖给范丞丞了。他不太会唱歌,在指导老师的N遍教导下,终于还是放弃了他,合唱团的负责人表示如果他对合唱团的团建工作有兴趣的话,或许可以留下,富贵摸了一把眼泪,感激涕零,若是这点小工作都做不好,大概被陈立农嘲笑的理由又加一条。下次要是打入说唱社团,他就绝对一马当先地完成。

团建...

 

Mack Daddy

嗯,我把乐华和小芙也拉下水了,以后可能会更多

( ・᷄д・᷅ )

特别想写长得俊和卜鬼这两对,皇权富贵这对活宝也将上线

part.2

“喂,丞丞,你想不想见正廷哥?”大课间陈立农坐在范丞丞的课桌上,两条长腿晃来晃去,晃得范丞丞心烦意乱。老实说他真的超想见朱正廷的,虽然最后他走的时候朱正廷都没有送他,可他拉着他跑出弹雨,为他受伤。后来范丞丞才知道,朱正廷是个多么温柔的人,他有些内疚。在逃跑的时候他一直看到的是朱正廷的背影,他却觉得那背影很强大明亮。

“我听说你连高二级部都吃的死死的欸!”陈立农从桌子让下来,双手插兜,站在范丞丞一边,“谁给你说的,瞎说!”范丞丞心虚地别过头去,“丞丞,明明...

 

Mack Daddy


谢谢依旧读我文的旁友们,这老太太的裹脚布般的文真是辛苦你们了!

part 4.

朱正廷拉着范丞丞跑的飞快,黑手党劝停无效便开了枪,流弹擦伤朱正廷的手臂留下一到血痕,染红他蓝色条纹衬衣,躲在一旁的蔡徐坤看他流着血还拉着范丞丞拼了命的往冷冻库跑,着实心揪了一把。但血迹更能激发人的疯狂,会麻痹黑手党的思维,谁他们不会料到这是陷阱,他们只会想先抓到朱正廷。

果然,跟上来的四个人正是被派去搜索的,无一例外的都随着血迹跟进的冷冻库。

陈立农不知从哪找来麻袋套在锤子上,先是给了落单的黑手党一下,朱正廷在黑手党倒地的时候接了一下,以至于没发出声音引起别人的休息,靠在冰箱旁用拖把杆和麻绳摆出招呼同...

 

Mack Daddy

失踪人口超级农农
让我写文的心……也失踪了
蹦迪完了就玩失踪吗!

part.3

陈立农在玫瑰之约打工只有一月,他只带过一个男人去吃过饭,老板娘满眼八卦地问这个帅气的男人是给谁,陈立农笑眼弯弯,甚至还因为老板娘说蔡徐坤帅气带点小骄傲地回答是哥哥。

那个男人那天穿了一件红色丝绸衬衫,衬的皮肤很白很白,打了哈气后眼角微微泛红。独处的时候把他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可陈立农每每与他说话,他总报以灿烂的笑容。

陈立农带蔡徐坤来过这间餐厅,他们一起吃过饭,一起绕着餐厅附近走了一圈又一圈,他的坤哥哥在看附近的地形,餐厅的结构,出入口。而他在想经过几棵树后要不要牵住住蔡徐坤的手。

“坤坤!我和你一...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