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可以等 上

早餐


    助理把早餐放到王子异的桌子上,是杏仁牛角可颂外加一杯美式咖啡,他愣了愣,迟迟没有伸手去拿,秘书在旁忙解释到是公司楼下新开的一家面包店,公司的同事对其赞不绝口,便买来试一下。  王子异盯着牛皮纸袋上印着花体字英文店家的名字,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了一遍,sweetie。

   直到蔡徐坤推门进去,王子异还在愣神。引得蔡徐坤一下子笑出了声,“日理万机的王总怎么还有时间发呆呢?赶紧给我把这几个单子签了,别耽误我挣大钱啊。”他接过蔡徐坤手上的文件,大笔一挥签下几个漂亮的楷书。

   “哎,这不是楼下那家面包店的嘛。”蔡徐坤看见桌上的早餐,面包香甜的气味冲进鼻腔,刺激味蕾,真的香气四溢。“彦俊常买过的。听说店主很可爱。”

  王子异身形一震,眉宇间露出一丝苦恼但稍纵即逝,把文件还给蔡徐坤,“你还没吃饭吧?面包你拿去吃吧。”

  “怎么,你不吃早餐了?这不符合你养生达人的气质。”蔡徐坤调笑着,走的时候还是拿走了早餐。

  和王子异一起开公司是六年前刚毕业的事,两人都是商学院一二名,又是室友,合伙起来利用家里的资源开了家公司,混的也算是风生水起。一起大学四年彼此产生了默契,以至于在后来的商场上也可以完美配合,蔡徐坤感觉今天王子异的状态,语气什么的明显和平时不太一样。

  还是拿上面包先撤吧,刚出门就碰上气急败坏的林彦俊,“老天野,人资部的都是些傻子嘛,发过来的人都是什么啦!”

  “所以你现在要去找子异?”

  “当然!我要让王子异把人资总经理炒了!炒了!”虽然林彦俊知道王子异不是那种会答应自己无理要求的人,但起码也要诉一诉连续两个周都加班的苦水。新开发的项目是公司没有参与过得领域,手下的人没有能帮的上忙的,几乎只靠自己一个在硬撑。

  “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他在愣神。”林彦俊往后退了一步,如果王子异在发呆,那他就是在放松自己;如果王子异在愣神,那他就是在想些不好的事情,且气场低的吓人。林彦曾经好奇地问蔡徐坤怎么才能分辨出王子异在发呆还是愣神。蔡徐坤的意思是相处时间长了,自然就可以分辨出来了,发呆的时候倒是很安静,平和。愣神的时候仿佛眼睛里会窜出火花。

  林彦俊不想进去送死,先龟怂一下,随后表示男人没什么在怕的,看到蔡徐坤手上的面包,表情又有转晴的迹象,顺便可以转移下注意力, “唉,你怎么拿着小面包啊?”

  “里面那位友情赞助的早餐啊~”蔡徐坤语气尾音上翘,心情很好。“对了,你有没有吃早餐?”他注意到林彦俊的黑脸,“我加班整通宵欸!不行,我要下楼去买小面包啦。”

  “是谁在cue楼下的小面包?”尤长靖从茶水间闪了出来,这位从马来调过来区域经理任职不足一月就早已吃遍一公司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七八条街的美食,名叫sweetie的面包店在他的美食排名小本本上可是名列前茅的。

  林彦俊和尤长靖是大学同学,两人有默契一样的进了同一家公司,想见是意料之外的事,默契是意料之内的事,如果两人常勾肩搭背光顾陈立农的店也算默契的话。

  “坤坤原来是在吃农农做的小面包!”尤长靖就差整个人都贴小面包上了,“农农?”蔡徐坤疑惑,“就是面包店老板啦!做的面包超好吃,人性格也超好欸!”

  蔡徐坤对尤长靖口中可爱的农农也是好奇,“走,长靖!我请你吃小面包!”  一手搭上肩,三个人上了电梯,目标是名叫sweetie的面包店。


 马克杯


  陈立农看着摆在橱窗里的马克杯,目光随着粘黏的纹理游走,粉色的兔耳朵是马克杯的把,摔碎之后断成了三节,黏好的马克杯只有一节把手。

  “农农!”尤长靖的口音辨识度很高,尤其是他喜欢用破音的语气叫陈立农的名字。他俩偶然间认识的,当时尤长靖在超商挑高筋面粉的时候,陈立农告诉他哪种品牌的比较好,两个吃货顺利成了死党,偶尔一起去屠街。

  当尤长靖知道陈立农有一家自己的面包店时,他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再后来知道面包店就在他们公司楼下,简直高兴的要原地爆炸。

  “长靖!"奶味台湾腔一出来,跟在尤长靖后面的蔡徐坤莫名觉得熟悉,似乎是在哪听过这个声音,唉,大概是什么幺蛾子台湾综艺节目毒性太深吧。

  陈立农身着白色的帽衫卫衣,鹅黄色围裙站在柜台旁擦拭着刚洗好的咖啡杯,橱窗内卖相好看的面包西点都不如陈立农有吸引力,蔡徐坤觉得他很可爱,本身的气质像是一只大兔子。蔡徐坤对人对事大约都没有什么热情,但第一次见陈立农心中升出些许的好感。

  “你好,我是尤长靖的同事,我叫蔡徐坤。”

 “你好哦!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我可以叫你坤坤嘛?” 陈立农听的真切,是王子异的大学舍友,他之前没见过蔡徐坤,但常常听王子异说起。

  “当然可以啊。”蔡徐坤被陈立农嗲系台湾腔一下就给俘虏了,当然什么都是是是好好好的。

  “农农农农!今天最好吃的我都要买!林彦俊付钱!”尤长靖看见好吃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林彦俊抗议了捏了捏尤长靖的肩,但是丝毫没有什么作用。

  “长靖你要试试看我新研发的红豆抹茶冰激凌泡芙么?”陈立农笑的不见眼睛,一聊起自己的杰作就一脸骄傲。

  “宝宝,是谁来了?”一米九几的大个从厨房探出头来,一张凶狠的家暴脸叫起宝宝来完全是一腔宠溺。

  “似长靖来了啦,还有他的朋友。凡哥你帮我把冰箱里的保鲜盒拿粗来吧!”

  “好的宝宝,你们先坐下昂!”真的不是大型哈士奇嘛?

  “长靖,彦俊,坤坤你们先坐,我去准备喝的。”陈立农把他们带到落地窗窗边的位置,沙发软到整个人陷进去。

  原来是有男朋友的,也是这么可爱的兔子怎么可能身边会没有一只大型忠犬呢,蔡徐坤无奈的在店里转悠,柜台后面的橱窗里摆了很多个马克杯,无一例外全都和兔子与粉红色有关,果真是甜心呢。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壮观,这都是我的收藏呢。”陈立农一边清洗着雪梨,一边对蔡徐坤说,夸耀的口气下眼神却有些暗淡。

  “粉色的和兔子都很适合你。”

  “其实我不喜欢粉色的,我喜欢黑色。我只喜欢兔子,有个人觉得我很适合粉色,就总是一个东西买两份不同的颜色。”陈立农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柜中那支重新黏好的杯子,蔡徐坤感到他的情绪明显低落,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他的心思所在。

 卜凡把点心装入盘中,正从厨房出来,“宝宝,我帮你呗!” 看见陈立农正打好几杯果汁,“没事的,凡哥,咱们一起,坤坤你慢慢看吧。”

  蔡徐坤越看越觉得这支杯子和王子异的一样,当然王子异的是完整、无损的。只是那支杯子是王子异青梅竹马的小对象给他的,而且他俩在大二的时候就分手了。他鬼使神差的拿手机找了个好看的角度拍下这个杯子,等着问问子异从哪买的自己可以再买一支一样的送给农农。

  蔡徐坤有点后悔给王子异看到杯子的照片,特别是在王子异拿出剩下杯把时,蔡徐坤的表情比他意识到王子异是弯的还要狰狞。

  “所以说?农农就是你青梅竹马的小女友?不对,是竹马竹马的小前任?”

  “是的,还有,你不要叫他农农。”

  “王子异你要不要分了手占有欲还这么强!”


海盐汽水


  陈立农与王子异认识大约十年之后,他们终是确认了恋人的关系,长久以来的默契只是相互的一眼神就让两人了解了彼此的心意。

  王子异从不是会勉强别人的人,但对陈立农是个例外,他常逼小兔子吃自己不喜欢的胡萝卜和各种蔬菜,逼他改掉咬手指的坏习惯诸如此类的种种。

  相见那一年他八岁,陈立农五岁。 他故作老成的在一群小屁孩之中喝着海盐汽水,淡淡咸味随着上升的气泡充斥口腔和夏日热气对身体发动着两个极端的冲击,这时跑过来拿着草莓牛奶的兔子中和了这种感觉。

  “你好酷哦!”在五岁的陈立农的认知里,除了大人没有人会喝这种透明没有什么甜味的汽泡水。他把王子异当作敬佩、膜拜的对象,顺理成章成了他的小跟屁虫。

  王子异喝海盐汽水喝到二十二岁,喝到他和陈立农分手,从汽水开始又汽水结束,十四年的光阴终将要戒掉的,陈立农这个人也要打算戒掉的。

  “这么说,你俩是毕业那年分手?我更好奇你们为什么分手唉?”蔡徐坤打消了追陈立农的想法,并且拉着财务部门的朱总监一起嗑着瓜子听王子异的青春伤痛文学般的叙述。

  “农农要出国学习厨艺,那一年高中毕业他就已经准备在考雅思了,我也一直很支持他。”

  “所以说你们是因为异地恋分手?”朱总监号称财务部仙子,会做帐还会劈叉,温柔起来小鸟依人,暴力起来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是公司里的二把手。除了工作能力强,八卦能力也贼强。

  “不是,他出国前我们就分手了。”

  “所以说!分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啊!”蔡徐坤又递给朱正廷一把瓜子。

  王子异说不口,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 农农之前做饭就很好吃,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更好吃。他忽略仙子有点黑的脸,开始想象陈立农在国外留学经历的一点一滴,“农农的ins都有在更新,他在国外的生活我都知道,而且都很顺利……”

   “所以你说不出和好的话来?” 

   “我一直以为我在他的生活里是不可或缺的,但没有我他依然过的很好。”王子异皱皱眉头。

   “但我总觉得农农是故意发这些的,报喜不报忧,就和咱们那几年刚创业似的。”朱正廷翻着陈立农的ins,几乎每一张都是美好的阳光,精致的美食,和没有什么生气的笑脸。

   爱当真让人盲了眼睛,王子异看不出陈立农笑眼中的疲累。

   “子异,你有没有想过回去找他。”大学四年,创业六年,蔡徐坤和王子异是十年好友。

   “有,到现在,我还是很爱农农。可是我很害怕我如果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会迁就我,我希望他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佛系好友很少说出这么斩钉截铁的话,他的爱很深沉,很厚重,他不会花里胡哨的表现出来,“当初农农说,我只要挽留他,他就会留下来”。


草莓牛奶


   “当时我和子异哥说,如果他舍不得我,我就会留下来,我很懦弱,我有点不敢一个人出国留学,但我更怕没有王子异的生活。”陈立农一脸认真的对卜凡说。

  他和卜凡认识在法国,当时卜凡和伙伴刚走完时装周的最后一场秀,找了一家规模不大但味道极好的法国菜馆,一眼就看见了学厨的陈立农,死皮赖脸的要了联系方式,谁知拿菜刀的兔子竟然有主子,真是诸事不顺诸事不顺。

  以至于到后来知道,兔子回国后问他在A商圈有没有商铺房源是为了追回前任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能怎么办,一眼万年呗。

  晚上八点,店里的商品几乎售空,陈立农擦拭着展示柜,顺着路灯又看向王子异他们公司的写字楼,“凡哥你先走吧,一会我想去找他。”

  陈立农用蛋糕买通了尤长靖,听说几乎每天他们公司的王总都会加班。

  “宝宝,那你回家小心哦。”卜凡真真是把陈立农当作心肝宝贝宠着的,"别忘了关水电煤气昂。到家给我发消息昂。“临走还不放心,走到门口还得嚷嚷两句。

  陈立农笑到没了眼睛,看着二不拉叽又很可靠的哥哥挥手道别,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转身进了厨房。

  拿着刚蒸好的紫薯和山药仔细的扒皮,捣成泥。应该放的糖的量减少了一半多,用蜂蜜偏多,他还记得王子异不太爱吃甜,适当还加了点助消化的酸奶是他的独家配方,放入兔子模具里,蒸几分钟,紫薯山药糕最是符合养生的王子异,想到这陈立农不禁噗嗤笑出了声。

  少年时喝可乐都被王子异限制着,垃圾食品更是碰的很少,王子异下决心学会做饭给陈立农,陈立农坐在餐厅边写作业边啃苹果,看王子异在忙活的身影,白衬衣下隆起的肌肉和粉色蕾丝蕾围裙好像不搭欸。

  不管怎么说,不仅气质与围裙不搭,做出来饭菜也难以描述。

  当王子异抱着陈立农坐在沙发里,一只手揉着兔兔饥饿的小肚子另一只手紧急订外卖的时候,陈立农才觉得自己的子异哥哥不是全能的。那自己就学烹饪吧,正好以后可以给哥哥做饭吃。

  紫薯薏仁红豆粥也装进保温桶,如今学成归来,也终于可以抓住王子异的胃和心了吧。

  “长靖,你还在公司么?那帮我个忙好不好~好处?明天我打算做红酒布朗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先试试,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下很快就。。emmm  大概很快吧   

这名字我也不知道取的什么鬼啦,其实我更偏向于抓住一个人的心先

抓住他的胃

如果看着开心就小心心点一下


评论(14)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