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卜农 花房野兽 二

依旧短小

脑洞大开,连前传都想好了,就是写的慢了可怎么办(捂脸)

可能是最近超级农农太A了,把妈妈的写文热情都A没了



仄里四


2

   “所以说,你是来寻亲了喽?”少年坐在木质高脚椅上,双肘抱膝, 他穿了一件稍显旧的蓝色连体工装,虽然旧却很干净,略显肥大的衣衫显得少年稍稍有些纤细,大开的领口暴露着白皙的胸膛,脖颈弯成好看的弧度,歪着头盯着坐在架空木台上正在翻自己包的卜凡。

   “对啊,我说你就住在这个花房里?”少年告诉卜凡,自己就昨天出去找了点吃的,卜凡就进来霸占了自己的床。

    少年点点头。

   “我要照顾这些花啦,”花栗鼠吱吱的叫起来,少年笑着抚摸花栗鼠细腻的毛皮,“哦,好啦,还有你。”

    卜凡才明白,原来那个浴缸是他的床,与其说是床,倒不如说是窝来的更加贴切。卜凡有点愧疚,害人家小孩白白在地上睡了一晚。

   “欸,这给你,算我抢了你的床的赔礼。”卜凡掏出从机场买的巧克力棒递给少年,却看到少年一脸不解的表情,微微下垂的眼角透漏疑惑。

   “咋,你连巧克力都没吃过?”卜凡刚才才一本正经的说完自己来的目的,并且非常愧疚的道完歉,这会子本性暴露无遗,说话声音大了起来,完全是把眼前少年当亲近的小孩子一样看待。

   “我,不太出门。”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摸了摸后脑勺,这是少年的惯有动作。仅仅是撕开包装袋的一个小口,少年的小鼻子就嗅过来,一下跳下高脚凳,三步并作两步到他的面前。

  “好香呐!” 突然间少年姣好的面孔放大在眼前,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像小动物一样,卜凡看着怪可爱的,“闻起来……甜甜的欸。”

   卜凡看到这场景,顿时生出来了兴致,“对啊,可甜了,你叫我一声凡哥,就给你吃。”还拿着巧克力棒得意的晃晃。

    “凡哥!凡哥!凡哥!”小孩连叫三声,眼珠子一直跟着某人晃来晃去的巧克力棒上,下意识的舔了舔红润的双唇,看起来像一只馋要流口水的小哈巴狗。

   三声实在是叫软了卜凡的骨气,看着小孩可爱的脸庞,不禁想捏一捏他小巧却有肉肉的脸。赶紧把手上的巧克力给他,怕他不明白,还特地把包装袋撕开,漏出整块巧克力来才给他。他拿住巧克力向后退了两步,原地直接坐下,试探性舔了一口,一下子尝到其中的美妙,张嘴好吃到眯起眼睛。

    木子洋发现卜凡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时常会在抓娃娃的机子旁逗留很久,会在宠物店的橱窗前逗留很久,还会偷偷一个买了猫罐头去喂流浪猫,然后用手机拍很久。最后再和个没事人一样逃离现场。

      此时卜凡只想拿手机把他吃东西的样子拿手机拍下了珍藏,可爱的事物最不能让人拒绝。

   “凡哥,真的很好吃欸,比我吃过所有桂花糕都甜。”少年吃的很快,只能意犹未尽的嘬嘬手指,又挪过来拉着卜凡的背包对着他灿笑,“凡哥,还有吗?农农还想吃。”

   “巧克力吗?没了,等着凡哥带你去买,你叫农农啊?”

   “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怎么连名字都这可爱,别说了,巧克力,买!

   “农农,你知道这家人都上哪了吗?”卜凡话一说出来就感觉不对劲,自己的语气怎么变得这么娘唧唧,要是木子洋听着准是要膈应死他。

   “不知道欸,每年他们都会出去一段时间。”然后就剩我一个,连饭都没的吃。想到这陈立农脸都皱起来了,平时庄园的人会在每周特定的时间准备好祭祀所需的水和食物......可是这次庄园里的人走了太久,他把偷偷潜到地窖里的把最后一点鳕鱼都吃完了。

   卜凡看着农农可怜巴巴的神情,顿时有些心疼,“为什么你没跟着他们走啊?”顺手把他拉过来,“我...我我还还要照顾花房呢!”他有点慌张,他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和人类交流过了,那只灰色花栗鼠突然跳上他的肩头安慰似的蹭蹭他的耳垂,看的卜凡有点心烦。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句彻底让卜凡凡陷入了沉思,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上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如果说自己谁都没找到,现在立马放弃自尊向他顶天立地洋哥借钱飞回青岛,或许他可以有一线生机;又或者说买一张德国飞迪拜的票,发家致富后再回来寻找他的姑奶奶;再或者...

   “凡哥?你要走了吗?”虽然说感知能力大不如从前,但陈立农可以感受到眼前人一丝丝的情绪波动,他不希望卜凡走,大概是寂寞了太久,都快叫他忘记如何与人相处。那年,那个人也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想到这竟又有点要落泪的趋势。

   “可不可以不要走呐?”坏了,好像比刚才更可怜了。

   “不走,不走,你凡哥哪都不去,就搁这陪你昂。”不凡急忙安慰道,伸手抚摸着他一头蓬松柔软的毛发,突然看见自己带着的那块手表,这块手表是他第一次走秀挣得钱买来奖励自己的,没一年的事,狠狠心卖了和唯一一张五十欧元还能熬半个月吧。就不信了,半个月姑奶奶还不回来!

    “农农还想吃巧克力吗,等会凡哥带你去买。”卜凡摸了摸他的腕表,兄弟,虽然你跟随我的时间不长,但为了让我再看到我们宝宝满足的表情就只能委屈你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吗?我去准备一下!”   陈立农脸上明显变晴朗了许多,特别是听见巧克力之后,他神秘的蹦蹦哒哒跑到葡萄藤后,很快笑嘻嘻的就跑出来了扯着卜凡的胳膊。“走吧!走吧!我准备好了!”

    离最近镇子大约只需要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卜凡被他农农摇得神魂颠倒的走出四百米才发现他宝宝没穿鞋子,“欸,宝宝你的鞋子呢?”

    陈立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甜甜对卜凡笑着说自己太兴奋了,忘了穿。

   卜凡倒是麻利,毫不费劲地把陈立农背了起来,体重明显和身高不符,“算了,一会到镇上再给你买一双吧。”

   “小时候我哥哥也喜欢叫我宝宝,长大了他就不叫了。”而且对我也不太好。陈立农也不挣扎,反倒是两支胳膊缩进抱住卜凡宽大的臂膀,

   “ 那我以后都叫你宝宝,你可以把我当成...”卜凡想了想,平时不转弯的脑子就突然来了个托马斯360度大转体。

   “当成你最亲近的人。”

   “嗯...”

   他看着前面镇上渐渐放大的具有欧式特色的房屋,笑意灿烂,没看到背着的陈立农泛红的耳郭。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