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卜农 花房野兽 一

青岛二楞白飞飞 x 这一章就一句台词的超级农农

都九月了,我决定舞一舞卜农

最近动力不足啊~~


1

    卜凡经过半个小时车程后,几乎掏空钱包,才付够了车钱,钱包里就剩一张50欧元了。

    一米九几的个头在这座威严耸立的私人庄园面前确实有点不够看的。

    他奶奶在病榻上用遗言的口吻滔滔不绝、苦口婆心的嘱咐他,一定要替自己去欧洲找她当年嫁去欧洲的妹妹,卜凡眉头一皱,他奶奶中气十足,声音洪亮的怕是要穿透他的耳膜,哪有长病的样子!

    把那张写着地址的便条在手机翻译软件下又查了一遍,没想到他姑奶奶真是住在这个位于德国和波兰搭界的电影中才出现的庄园里,我这不会是搭上大款了吧,想想自己支某宝里快不足四位数的存款,长舒一口气,然后脑瓜子有点疼。

    卜凡有时候挺傻的,这是他的损友木子洋对他的评价,主要傻在时时刻刻都有一颗乐观的心。就像他在庄园门口等到晚上十一点钟还没有人时,他才预感到大事不妙一样要命。

     大风呼啸,差点把他头给刮下来。他靠着移动电源仅剩的百分之二十五的电量绕着庄园走了一圈,好在后门不远的方发现了个不算小的狗洞,男人嘛,就要做到能屈能伸。


   这个地方与家乡最大的差别大约就是夜晚,这里的夜晚又静又黑,缺少了城市的霓虹灯的喧闹,广阔草地不远处便是凸起的山峦,多了一份幽静和神秘。

  然而卜凡凡现无心欣赏这难见的景象,本来昼夜温差就大,被冻的瑟瑟发抖,感觉自己打着灯都是颤抖的,所有门窗几乎都是锁死的,卜凡凡好恨,好恨自己没把木子洋买的貂带来。


   天空很暗,大约是云遮住了月亮。雷雨云悄然放出闪电如九头龙一般舔舐地平线。随后带来的是炸裂般的雷声和像是混杂着泥土和青松味道的雨。


  卜凡借着闪电的光亮看见灌木后面被隐藏的很好的温室花房,他也没多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内心求爷爷告奶奶,就差念两句观世音菩萨显灵了,如果打不开,他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咔吧”,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卜凡跟小弟交流,灵超说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是他咬碎硬糖和他洋哥叫他小弟的声音;卜凡大嘴叭叭叭说他真矫情,灵超说这是年轻人才懂得伤痛青春,老年人不懂是正常的,最后换来一阵毒打。

     此刻,倒觉得门开的这个声音才是最好听的,啊,幸福原来如此简单。


     外面雷雨不断,倒是与花房内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花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他感觉忘了一天的疲惫,他听着就连瓢泼大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都好像很轻、很悦耳。

    又一道闪电打过,整个花房亮堂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卜凡大体看到了不大花房里的全部,被各色花朵簇拥只是一面欧式落地镜,一把高脚凳,还有....?浴缸?

    白瓷浴缸因为岁月有些泛黄,但上面的烫金的花纹却还是金黄熠熠,卜凡注意到这只浴缸是稍微长一些、宽一些。里面还铺着棕色毛皮,卜凡鬼使神差大长腿一迈,躺了进去,稍稍有些短,对他奔波了一天的身体来说总体还是舒服的,特别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毛皮,上面带着一股不属于花房的味道。


   花房内有些淡紫色的薰衣草正值开放的时候,馥郁的花香渐渐萦绕着卜凡,终是让他紧绷的神经放送下来,迷糊的合上眼睛。


   风大,吹走了一片雷雨云,安静祥和只是暂时为下一场雷雨的到来提供短暂的喘息。


   雷声大作,把睡熟的卜凡又给吓醒了,紧接着了又是几道闪电,花房的门开了,他迷迷糊糊中看见走进来一只有些翠绿色的白虎。

   他就算再二也知道,欧洲哪来的野生老虎,他知道有白化孟加拉虎,好像还是八岁的时候家里人带他去八达岭动物园看过的,这只白虎身上的条纹却不是他见过黑色,是在黑夜中也有些发光的暗金色。迷迷糊糊的卜凡凡决定自欺欺人,一定还是在梦中呢,也不知道梦到白虎是好还是,打算明早起来查查周公解梦,然后又翻了个身又睡过去。


    阳光透过黄色古法琉璃的窗扇进入花房内,不算太刺眼。与昨晚恶劣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今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几只相互追逐的知更鸟落在花房顶,腿爪踩着透明的玻璃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卜凡的眼睛一下睁开,瞪得溜圆溜圆。,这应该是复杂反射吧卜凡的眼睛一下睁开,瞪得溜圆溜圆。哦,在宿舍岳岳也是每天哒哒哒跑过来,然后开着音响放好运来这首歌来叫他们起床,这应该是复杂反射吧。

     他挣扎着浴缸里坐起来,不得不说白日的花房更加好看,鲜花、香气、阳光,就像六月的少女一样美好,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少女心都快给激发出来了。

     旁边花丛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内心稍微有点紧张,想起昨晚的超级真实的梦,不是吧,这次搞到真的了?慢慢靠近,害怕到打了嗝,兴许声音有点大,花丛里窜出一只受到惊吓的灰色花栗鼠,直冲冲的窜到靠近门口的紫色绣花球繁茂的枝叶中。

    “吓死我了。”卜凡泄了一口气,垂下脑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自言自语道。

   却看见,花丛中露出一只白皙、纤细的脚,是个人!他终于见到人了!不是什么带有攻击性的动物!是人啊!

    拨开嫩绿的枝叶和锦簇的花团,少年恬静的睡着,四肢蜷缩在一起睡,卜凡刚刚好将他罩在头顶遮光的枝叶移开,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连最细微的绒毛都可以的看的一清二楚。

    他打了个哈欠,嘴张得老大,露出两颗甜甜的小虎牙,四肢也伸展开来,像一只伸懒腰的猫咪,只不过整个过程都没睁开眼罢了,翻过身准备继续睡而已。


    异国他乡,卜凡看见是亚裔,不禁心中生出一丝丝温情,愈发想逗弄一下他。扯了旁边鳞毛蕨的叶子,像画笔一样勾勒着少年的眉眼、鼻梁、唇瓣。仔细看下来竟看的出神,少年长相颇为俊俏,皮肤白皙、光滑,卜凡默默在心里打了一百分的样子。

   少年眉头一皱,抬起手揉揉眼睛,半眯着盯着一脸“凶样”的看着他出神的卜凡。   


   “早啊~”


   少年薄唇轻启,笑意比阳光更胜。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