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农 魅力无穷 青春永驻!




  仙子不是真正的仙子,他长得很仙,但是他不会仙术,他会魔法,他是魔女之子,但还是最喜欢别人叫他朱仙子了。  

   今天仙子廷也是悠闲的一天,早起的一杯番茄蜂蜜西芹汁排毒养颜消水肿,抱着自己特地到原产地买的保养品在镜子前拍了好一阵才停下来,不得不说,人类的化妆品也是很好用的,保持美丽这种东西魔法和化妆品要两手抓才行!

   最近自己的弟弟们不知从哪又搜罗一本不知名的魔法书,竟然有写如何制作保养皮肤的魔法药,当然是把两个弟弟暴打一顿把书抢过来啦!

   心情好到哼着小曲,翻开厚厚的岁月的痕迹除了封皮上的灰土还有摇摇欲坠的书页。哎呦妈呀,说掉就掉,泛黄的书页散落满地,仙子养的法斗开心的在地上打滚。

  “百万乖!一边玩去!” 仙子想如果用魔法收拾又要伤到这只傻狗子了。半蹲下来一张一张的拾起。

   “魅力无穷、青春永驻?”什么魔法药好臭屁的广告词哦,不管了,先试试吧!

   按照捡起的书页上,大魔法阵画起来! 大锅支起来!魔法药熬起来!唉唉唉,需要魔芋爽作为材料是什么鬼啦?真的不是现代魔法吗?算了,不过又是要暴打一顿弟弟罢了。

    富贵和西西在门缝里偷看,今天哥哥为了美貌终于连魔芋爽都不放过了吗?看着锅里又绿又紫还是和魔芋爽的混合物,表示不想变成哥哥的小白鼠赶紧逃到子异哥哥那去避一下。

    加完最后一味药,已经是晚上了,锅里的液体变成金色,大概是成功了叭?“贾富贵!福西西!”竟然给我跑了,好吧,今天也是要找个倒霉蛋试验的一天。

   “不行,凡哥我不能再喝了!”

   “唉唉唉!宝宝,今天你终于成年了!咱们不得一醉方休嘛!木子洋,拿酒去!”别看卜凡整天虎了吧唧的,馊主意一出一个准,四只吸血鬼珍藏了多年都不舍得尝一口的小孩今天终于成年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木子洋又抱过一瓶白兰地,又给陈立农倒满了杯子,“农农农农,我和你一起喝。”灵超喝不醉,但给人的感觉和上了头似的,尽最大努力促成卜凡凡口中的酒后?乱?性。

   “唉唉唉,农农不能喝了。”唯一还有理智的老岳表示绝对不能放任这种歪门邪道!一手一个卜凡凡,一手一个木子洋,“农农快跑,你岳哥帮你拉着这两个大尾巴狼!”

   “岳哥!你的恩情农农一辈子都不会忘哒!”陈立农一路小跑,七拐八拐跑出酒吧。虽然后面跟了一个喝半斤的灵超鹅,不打紧,甩开就好。

   飞快的跑出酒吧门口,胃里的烧灼感说来就来,一股翻涌而上的感觉,不好,陈立农跑到无人后巷,正巧某位寻找小白鼠的仙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啊啊啊啊啊!”陈立农吐完听到某仙子的尖叫声忍不住又吐了一波,很好很ok,朱正廷若是打不爆吐他一身的人的猪头,真是愧对两个弟弟每天暴力仙子、暴力仙子的叫着。

   “对...对不起...口区!”陈立农被惯得的酒全吐出来了,当然还有和尤胖一起去吃的海底捞,再抬头看看满脸黑气的这位,咦!好可怕!然后就被朱正廷打晕,拦腰带了回去。

   “真倒霉!”  刚买的Gucci让个小屁孩吐了一身,Gucci他有千千万,唯有新的最好看。用魔法去掉呕吐物,随手把小孩扔在地上,嫌弃的看了一眼还晕倒的小孩,欸,不管了,先去洗澡。

   陈立农感觉有点窒息,一大坨法斗压在脸上不窒息才怪呢!他把法斗抱下来,撑起身体,四处张望。唔,还是难受,“洗…洗手间在哪里嘛?”   

   法斗好像听的懂他的话一样,扯着他的裤脚把他拉洗手间门口,“谢谢...”陈立农脑袋晕晕乎乎,几乎什么都听不进去,就想洗把脸清醒一下,凡哥当真是把农农害惨了呢!

   “啊啊啊啊啊!”这叫声还蛮熟悉的,这是陈立农第一次看清朱正廷的长相,眼角挂着温热的水韵留情似的,玫瑰色饱满的双唇微张,倒是和额间微微滴水的几缕刘海构成撩人的场面,他裹着一条浴巾,正在对着镜子拿手机自拍,块块整齐分明腹肌清清楚楚的印在眼帘。完全把情窦初开的陈立农看羞红了脸,哇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还有腹肌啊?

   “你怎么还在看啊你!”朱正廷气急败坏,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在卫生间里这么狼狈真的是,一块肥皂扔过去,又把陈立农打的晕了过去。裹着浴袍把陈立农扔到床上,脏衣服都换掉,怕他醒过来逃跑,还是绑在床上吧!

   仔细一看小孩是蛮好看的,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光滑细嫩的皮肤,樱色般的唇色,哎呦,年轻就是好欸!

   就让你仙子哥哥我让你“魅力无穷、青春永驻”吧!

  “朱哥!朱哥!”陈立农好像听到卜凡的声音,“朱哥!我家宝宝在不在你这?”卜凡虽然声音依然粗犷、有力,但隐隐约约的透露着畏惧。小弟追农农出酒吧,自己喝醉了腿脚不利索摔了一跤,抬起头来就看见农农被一个穿Gucci的漂亮魔女之子带走了,华裔魔女之子本来就少,试问找遍整个大厂高调喜穿Gucci的也就那家那位大哥了。

  “你家宝宝?不知道啊~谁呀?”朱正廷准备装傻到底,“欸,朱哥,我都闻见我家宝的味,从小身上就带着股奶味,我不会认错的。”卜凡说这话的时候,起码是攥紧拳头的,怕呀!手还抖!别说是魔法了,不带魔法都打不过,比吸血鬼体质都好是什么概念呢。

  “不知道,就说是不知道,卜凡你走不走!不走我就请你走...”陈立农再没听见过卜凡凡的声音,凡哥!你仄个烂人!凡哥应该去找岳岳了吧。岳哥快来救农农啊!

  “你醒了吧?就算他们四个都来也打不过我的。”我天?他会读心术??

  “对啊,我会啊。”太卑鄙了吧!

  “比起你吐我那一身,还偷看我洗澡的事,我觉得这不算什么卑鄙吧,好啦,不读了。”也是吼,毕竟是我先吐的,“但是偷看你洗澡我不承认!”好羡慕哦,竟然有腹肌欸!难怪他们都只说我这是宝宝的肚子。

  “哥哥的腹肌可是天生的。”

  “...”烂人!不是说好不读心的嘛!

  “ 原来你就是那四个吸血鬼宠上天的超级农农啊。”朱正廷知道大厂的四个吸血鬼就养了个小孩,没想到都成年了。

   “连凡哥都怕的人,只有号称暴力仙子的朱正廷了吧?”陈立农经常听说有一位魔女之子长非常好看,但性格却很差。

  “哥!我们回来了!!” 富贵和西西骑着王子异新给他们他们做的扫把,飞的极快,冲进仙子的卧室,仙子表示两个弟弟今天也是在挨打的边缘试探。怎么回事这个两个xj,看见陈立农和傻了似的,还憋个脸通红。

   “正哥!怎么绑着这位弟弟呢!”嘿,福西西你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敢这么和你正哥说话了!“你看这手都勒红了!”福西西顺便在陈立农光滑的小臂上摸了两下,是真的手感很好唉!

   “你是不是农农?”富贵突然想起什么来,“我和灵超是发小啊!小时候我还见过你!”贾富贵你这是什么套路?两人赶忙给陈立农松绑,一人拉着一只手,谁也不松开。

   “那个,谢谢你们啊。那现在可不可以松开我?”陈立农看着两边的形式,怕不是要把自个撕成两半的气势。

   “福西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赶紧松开农农!”

   “哎嘿贾富贵你咋不松呢!”两个xj炮语连珠,谁也不过谁换气的机会,脸色憋得和猪肝似的。

   “正正,你看看我给两个小家伙做的扫把怎么样?...”朱正廷意识到情况不对是在王子异看到陈立农后眼睛射出绿色的光之后,魔法师可从不这么饥渴。

   “都给我出去!”请问仙子背后的怒气之焰是真实存在的嘛?贾富贵和福西西连自己怎么出去的都不知道,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捆成了毛毛虫扔在客厅的地上。王子异定是用魔法捆不了。

   人间最强武器朱正廷的肉体!

   “正廷你锁我做什么?”王子异心一哆嗦,莫非这个是朱正廷的人?占有欲这么强的嘛?朱正廷锁了王子异两根胳膊,压到魔法药前, “子异,你看看这个药。” 

   “魔魔…魔芋爽?” 王子异仔细看了制作魔药的书籍,材料上写着这么一种实是笑死了,“正正,这种你也相信?一看就是什么蔡什么徐坤 

那个不正经魔法师写出这种书冲销量的,你竟然还相信。”朱正廷和蔡徐坤、王子异都是一块长大的,蔡徐坤几斤几两,他朱正廷会不知道?

   “而且,这药是少加了点什么吧?” 王子异看见这书页,明显少了一页。“少了一页唉。”陈立农凑过来,看了一晚魔法书。

   “猪猪廷,哈哈哈,好傻!”大概是爱情令xj头昏智障,两只毛毛虫从客厅前后一拱一拱的进了朱正廷的房间,陈立农表示现在很想去捂住这两个人的嘴,但是鉴于朱正廷的反应,他不敢。

    “少加的是纪斓草,主要功效是保持持久。大概就是青春永驻的功效吧,也就是说这药,也就做到了魅力无穷。农农,你看,这个是不是很漂亮。”王子异公然的把手亲昵的搭在陈立农的腰上,毕竟朱正廷在揍两个弟弟的时候放开了他。“嗯嗯,哇,子异哥你懂的好多啊!”

    “!!!”呵,王子异你下手可够快的啊你!是时候清场了。

   “那个…”三人皆被扔出朱正廷的卧室。朱正廷懊恼的坐在床上,自己真是整什么幺蛾子,看着旁边小孩可怜巴巴的狗狗眼,他是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把小孩已这种状态下交给外面任何一头狼了。“正正哥,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还附赠大大的笑容,看到这个笑容反倒让朱正廷有点愧疚了,这个魔法对施法者也有用吗?

   “农农,不怪我吗?我让你变得看起来这么。。。。可口?”朱正廷思来想去,貌似可口这个词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没关系啦。”反正哥哥们和小弟也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毕竟是我先犯错在先,我相信正正哥也是有理由的。”傻农农啊,我就是想拿你做实验嘛,怎么可以这么善解人意,这么可爱。

   “农农,正正哥一定会对你负责的!”说出这话一下子逗笑了陈立农,只是用错了药,又不是残疾,这哥哥到底在说什么呢。

    “农农!我是认真的!”正正哥,说好不读心呢!

    “猪猪廷!你不能私藏农农啊你!”

    “猪猪廷!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有本事藏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正廷,有话好好说,先把农农放出来啊!”

    “宝宝!我带着岳哥、洋哥和小弟都来了!”

    “农农,愿不愿意跟正正哥走?”外面四个吸血鬼,一个高级魔法师,两个拆迁能力极强但是皮超级厚实的的学鸡,此地不宜久留。

    朱正廷牵着陈立农的手,陈立农看着他姣好的面容,忍不住点了点头,这一天仙子终于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的过分好看。陈立农想,到底是谁拐走谁,谁更吃亏呢?

     朱正廷转身一打响指,落地窗消失,陈立农觉得,那是他18年来见过最好看的动物,银白色的    独角兽出现在眼前,月光打在它丰满的羽翼上,亮眼却不刺眼,朱正廷跨坐在独角兽的身上,向陈立农伸手邀请。

    独角兽飞的速度很快,穿过钢筋水泥的丛林, 向海上飞去。

    “正正哥,这是去哪?”陈立农坐在朱正廷的前面,被朱正廷紧紧的抱着,身上带着一股天然的奶香。

    “当然是去找蔡!徐!坤!”仙子此刻咬牙切齿,突然间多了这么多情敌!还不是蔡徐坤那破药!

    “正正哥你不能怪坤坤啦,给我试药也是你啦!” 唉,怎么回事,农农也有读心术吗??坤坤?为什么叫的这么亲切!

    “小时候生病是岳哥找的坤坤才救下我的命的,正正哥和坤坤好好说好不好?”陈立农转过身,正面给朱正廷一个大大的拥抱。每次老妈子岳哥生气的时候,这招最好用了。事实上,这招大概对所有的哥哥都受用。陈立农的奶味钻入鼻腔,是平平淡淡的味道,却带着一股令人躁动的腥味。

    他们穿过河湖,沿着海湾的边际,海上浮着一层蓝色的夜光藻,星星点,又与波光粼粼的海面月光反射不同。陈立农看的眼都直了,直呼漂亮。朱正廷看着兴奋地小孩,便停了下来索性让他看个够。

   “正正哥,突然感觉这次没白当小白鼠。”他回头看着他,眼睛笑的都弯没了。是因为美景嘛?朱正廷突然感觉挺失落的,仙子的颜和腹肌已经不能支撑农农的喜爱了吗?已经连会发光的浮游生物都比不过了吗?

   "啾~"陈立农在正在出神的仙子廷的脸上印下一吻。朱正廷回过神来,两人脸对着脸,正好是亲密无比的两公分距离,“能和正正哥一起看些美景,才是最值得的。”

  不行不行!他怎么这么可爱!仙子廷含住陈立农奶味的嘴唇,得寸进尺的深吻了回去。

  这个家伙!真的会读心术!不,他会偷心术!


番外

   “蔡徐坤!你那个什么魅力无穷、青春永驻的魔药!解药快给我麻利索的拿出来!”

   “哎呦,这大清早的猪猪廷你嚷嚷啥哟!欸?农农?你咋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吃早餐了吗?坤哥给你下面吃好不好?”

   “不必了!我吃过了!农农也吃过了,不劳你费心了!”朱正廷赶紧宣布主权。“你那本烂魔法书上的药,我给农农试过了,效果相当不理想,快把解药拿出来吧。”

   “哦?你说魅力无穷、青春永驻那一本?”蔡徐坤返回书房,从书架上挑出那一本,“不过应该不会影响太大吧?”

   “啊?这影响还不大,王子异都疯了,更别说福西西和贾富贵那两个xj了!”

   “我的药还有这种功效,你给我详细说说?”

   在朱正廷把事情前因后果一股脑的告诉了蔡徐坤,特别是两个人星月可鉴在海上表白、接吻的场景描述特别细致入微,全然不顾一个羞红了脸,一个气的黑了脸。

   “呵呵呵。”蔡徐坤轻笑到,“猪猪廷,恐怕不能如你所愿让你的情敌减少了。”

   “蔡徐坤,你什么意思!农农都向我表白了,我们俩都两情相悦了,你就不能给我解药么!”朱正廷义正言辞,没有什么是暴力解决不了的,看起来蔡徐坤要感受一下他的拳头了。

   “你看。”蔡徐坤把自己的书推给朱正廷看,在前言上写了这么一句:此书所涉及的魔药皆可给使用者增强信心,但对其他人无效。

  “这么说?只是农农自己觉得自己魅力无穷?”朱正廷傻了眼,这么说来,大家都是被陈立农自己的魅力迷住了?自己的情敌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果然,是不能靠魔法,要靠武力保护小孩的每一天。


评论(12)
热度(264)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