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 我喜欢忧郁的他(愿你决定)



大概又是一篇名字比正文取得好的文,喜欢小心心走一走~

真ooc  捂脸



  <自白>  小鬼


    我是AK快乐病毒小鬼,我叫王琳凯。最近我喜欢上一个人,他超级无敌可爱,但就是有点闷,安安静静的和我完全不一样。

    我是舞院的,他是器乐学院拉大提琴的。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因为我的歌词本被他捡到,他竟然站在原地等我三个小时。

    我记得那天很冷,我沿之前走过的路回去寻找,他双手抱腿,蹲在路沿石上,看起来有点可怜。歌词本放在旁边的地上,用餐巾纸垫着。黑色羽绒服挡住了他的脸,就剩一颗毛茸茸的头顶和被吹起的呆毛。

    我慌忙跑过去致谢,他站起来比我高半头,脸却幼的要命;他的脸冻的煞白,鼻头却红的像鲁道夫。

    “谢谢你。”说实话我有点紧张,看着他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方便的话,我请你吃饭当谢礼吧。”真不敢相信!我这么cool  的guy竟然用这么土的搭讪方法。

    “不用。”他短短一句回答很果断的就走了,自始自终,他从未碰过我的歌词本,也没看过我的眼睛。

     然后我不费劲地打听到了他的名字,陈立农。他是他们院最有名的人,琴拉的好的没他长得好看,好看的..不不不..我觉得没有比他好看得的。

    当然就是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太高冷了,校园活动几乎没参加过,换而言之,貌似除了上课,几乎就没人见过他。


     距我第一次见他过了三个月零十二天,这期间我回福建过了寒假,开学,春天要来了。

     我和杰哥刚从rap 社团结束训练后路过琴房听见琴声,琴声典雅秀丽,却带着空灵、冥想的韵味,引得我向它寻去。

    早听闻弦乐系的琴房很大,只是没想到这么大, 大概是他们的乐器都很大吧。

    只有他一个人在琴房,周围只有零零散散的椅子、乐器和谱架,我进去的时候他没有发现我,他很集中精神的在练琴。

     不得不说他拉琴的时候好像格外有魅力,垂着眼看琴的时候,纤长茂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手指细长,拨弦时候的动作特别好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夸他,就觉得只有一束光打在他身上,这难道就是情人滤镜?

     “农农演奏的是《西西里舞曲》,有民间牧歌风格。”旁边突然出现的男人真令人错不急防,但真的高就没错了。

     但好像他很了解他的样子, 我有点不爽,“有点忧郁的感觉。”我也发表了我自己的意见,男人听到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看他挺年轻的,是学长?

    “王医生?小鬼?”他已经奏完一曲,唉,等等,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一脸懵懵的样子好可爱!我的心脏简直要炸了!他只是叫医生,我是叫名字唉!



   <病历>王子异



    心理病历卡

   20xx-6-30

主诉:情绪低落一年,加重一个月。

现病史:患者一年来情绪低落,做事无精打采,思维迟钝,反应迟缓。情感淡漠,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交流,排斥肢体接触。乏力,偶感头晕。食欲差。发病以来睡眠质量差,入睡困难。

既往史:体检,无过敏证。

辅助检查:脑部CT未见异常

精神状态:意识清晰,情绪低落、悲观,面无表情。除特定事情外,对其他抱有厌世心理。智力正常。

Imp:抑郁症 Rx:1.药物及用法 

2.心理辅导

3.注意事项:复查


医师总结:根据艾森克人格问卷(EPQ )测验结果、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测试结果和抑郁自评量表(SDS)测评,该患者患抑郁症。

   患者陈立农来本院治疗已有两年,其中康复过一次,半年后又再次发病。我实在是想不到17岁的孩子因为什么致郁,心理辅导时好像也没能完全打开他的心扉。病人家属同意跟踪治疗。


    今年农农大一了,我和他认识两年半多了,看着他高考,考上了音乐学院。他的病情虽然比刚来就诊的时候有了好转,但总是翻覆,我试图用各种方法想要帮他打开心结,但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最近找之前的同事了解催眠的方法,准备试一下。

   今天下午按惯例我到农农的学校去看他,果不其然他在练琴。对于某件特定的事患者可以从焦虑、紧张的情况下变得冷静、平和。练琴是他唯一在意,可以平静专注做的事情。但是我遇到了他的朋友,农农之前告诉我说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平时他也是不住校,他有朋友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别扭。


   “我刚好路过来看看你,正好一会带你回去复查。”进入了春天的北方还是冷的,农农把自己裹在一件厚实的白色毛衣之中,如同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样的干净。“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我旁边的脏辫小孩为什么听到农农叫他名字眼睛都发出的光了。

   “不...不是。”那光熄灭了。

   “但是我很喜欢他的rap。”hey bro!你当你是信号灯吗?!啊,农农喜欢rap啊。这有利于他的病情,应该鼓励才好。

   “我是舞院的王琳凯,小鬼。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小脏辫想要摸摸比他高半头的农农,却被农农闪躲开来到我的身后,果然,还是有些排斥肢体接触的。

   “抱歉..我不太喜欢和别人接触。”虽然农农是面无表情,但还是抓了抓头发,他总算是有情绪波动,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想和小脏辫搭话做朋友的。

   “没事。那啥,你还要复诊的话,我就不耽误你了哈。”我感觉小脏辫明显退缩了,农农抓了一下我的外套,大约是让我帮他的意思。毕竟和病人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是每一个医生的责任?

   “小鬼?我也挺喜欢rap的,你看都十二点了,要不我请你和农农吃个中午饭?”我回头看了眼农农,他笑了,抿着嘴,笑眼弯弯的很有魅力。和他相处两年多,好像他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若是哪天他康复了,我也愿意守护在他身边。



   <梦>陈立农



   我好像是一个特别容易喜欢上别人的人。


   对于我的病的原因,我不敢向子异医生说。要是他也讨厌我怎么办?


   学校的跨年晚会我去过,小鬼唱rap的样子真的很帅,我想做他的朋友?



   当我意识到我是弯的时候,是在某一晚,我做了春梦,和一个男人,但我不知道是谁,而且我还是下面的那个,真是太羞耻了,醒过来,我的小兄弟站着。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向我表白的女生我都会拒绝了。

   我问了我的好哥们,他们表示同性恋很恶心。

   我想我该慢慢疏远他们了。

   我的朋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我只告诉了了我的哥哥蔡徐坤,他的反映很平淡,抱着我让我遵从自己的内心,然后他就因为学业出国了。没有人可以再听听我说的了。

   慢慢的我越来越内向,然后我认识了木子洋,木子洋真的很帅,他天生就有让人接近的魅力。我努力融入他的圈子,想要做离他最近的人。然后,在目睹他把搔首弄姿向他谄媚的gay羞辱地体无完肤。

    然后,我再也不敢有然后了。他们说我变了,变得不笑了,话也少了。大概天秤座的执拗,懦弱和纠结都在我身上体现了吧。

    或许这个秘密说出来会让我妈妈失望,所以我一直憋着不说,大概这就是人家说的,会憋出病来吧。

    看完医生后,我从一个摇摆不定的死循环掉入另一个名为子异医生的死循环。子异医生真的太温柔了,不仅声音好听,脸好看,哪哪都很完美。

     认识小鬼完全是意外,本来那天我已经回家了,又被导师叫回去送资料,我进入大礼堂,舞台上的小鬼简直就是王,只要他在,别人连半分光彩也几乎没有。洒脱、自由的他,是我向往的。 幸好子异医生帮了我,要不然我大约也没有和他一起相处的机会。

   好想见到他们,又不想见到他们。


   我大概是心理世界最丰富的抑郁症患者了吧?



  <Swan>天鹅

    “王子异,你快点啊你!”王医生看着在他车旁跳脚的小鬼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农农的比赛要开始了!你不早点整好!”

     炮仗精的外号真的没白起,有点燥,他瞪了小鬼一眼,没说话,小鬼就怂了。

    “对不起!哥!是我忘早点订花了。”小鬼搬起旁边的花帮王子异一起摆进后备箱。

    “哥,会不会迟到啊?”王子异抬手看看腕表,离比赛还有大约一个小时。是学校推陈立农出去参加的比赛,好不容易熬到了决赛,不管拿不拿得到名次,都是要好好庆祝一番的。

    “没事,时间还来得及。”小鬼轻轻的将粉色兔子玩偶放进后备箱,粉色白色的玫瑰紧凑的靠在旁边,还又放上农农最爱的巧克力泡芙和草莓牛奶,还有最近他一直很喜欢因为是限量款当时也没能买到的一双鞋。“这样管事吗?我从来没追过人,这样告白管事吗!?”

    “应该没问题吧。”王子异向医院号称直男杀手的周医生,还有号称父母爱情的秦医生和韩医生,以自己多年珍藏的保健品讨教,自己可是拿着小本本划过重点的。

    “先说好,王子异,我是认真的。”

    “巧了,我也是。”

    “你!”小鬼本来被告知农农是弯的时候,内心狂喜,就差来一段freestyle给自己伴奏热舞一段了,又被王子异的一句“可能我也被他的掰弯了。”当头一棒。

     “全凭各自本事吧。”王子异丢下这么一句话,小鬼看着王医生为了告白准备的保健品时,表示根本没在怕的。王医生拉下后备箱示意小鬼上车,最后气球的部分也弄好了,如果开的快点应该能赶上比赛。

    “王医生,琳凯你们来啦!”陈母坐在vip观众席真是紧张极了,一是儿子的比赛,二是王医生他们说要在今天给农农一记猛药。王子异知道病因时就向陈母说明了,陈母也表示只要能让自己的儿子身心健康,性取向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阿姨,你不用担心,我相信农农一定没问题的。”

    “对对对!农农的病也会好的!”

    陈母看着这两个孩子心里升起阵阵暖意,农农啊,有这样可以与你相伴的人,是你的幸运哦。


  “开始了,开始了!” 厅内灯光变的稍暗,聚光灯打在穿着优雅的女主持的身上,她开始报幕,陈立农的表演排在第五个,共有八位最终冠军的后补。

   此刻陈立农在后台看着自己的大提琴发呆,此刻,比赛已经变得不重要了,琴,自始至终是琴选择了他,他才有幸进入音乐的世界。亦是他选择了琴,是在他最无助时的支柱。他慢慢俯在琴上,手轻轻抚完每一根弦。手机响了,两人竟同时给他了消息,“enjoy。”

   “只是一次演奏而已。”呼,深呼吸,鼓起腮帮子的小兔子。


   “《Swan》,陈立农。”主持人其实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的词,小鬼就听见这几个字。他听过陈立农拉过许多支曲子,有的很考验技巧,有的很考验感情。独独没有听过这首的名字。这首没有很绚丽的技巧,比较舒缓,但他相信农农准备这首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陈立农走到舞台中央微微欠身,穿着剪裁合体的粉色小西装,这身还是被两人强拉硬拽去订做的,要不然他是绝对不可能让别人帮他量尺寸的。和王子异,小鬼两人呆在一起的时候是陈立农生病以来最安然、恬静的时光。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只是一个眼神便可以心灵相通。

     舒缓的琴声悠扬,有一股清新自然沁人心脾的感觉,不少听众竟闭上眼睛,享受梦中世界。

    忽的闯入白色的天鹅,他骄傲悠然从空中落去心湖,水面也只泛起一道道涟漪。

    大约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可以完全影响听的人的心境,可此时王子异、小鬼两人的心完全只被台上的人给吸引住了。青年姣好的面容在灯光的衬托下反倒生出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来,半眯着眼沉醉在演奏中,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从容。大约高贵的天鹅就是如此。

    曲闭,陈立农向观众鞠躬,心想着终于可以下台了。耳郭一圈泛起了不正常的红色,演奏的时候可以大大方方的,结束后反而害羞了。

    一下台就被小鬼拉走,塞到王子异的车里,“带你去个地方!”也好,他也实在是没什么精力参加后面的活动,还有自己选的曲目没有其他曲目那么强的专业性,获奖也是难,就随着小鬼走了。


   <海>


   车开的很快,一会便到了海边,夏日的海风很清爽,吹散了燥热,陈立农脱掉了西装外套,风吹的他头发乱了,但还是闭眼享受。生病后他不敢来看有特殊意义的海,有了这两人的陪伴,他终于可以鼓起勇气。

   “农农?帮我从后备箱拿瓶水出来好吗?”王子异心虚的让陈立农帮忙去开后备箱,毕竟这种事他也没干过,略微有点慌。

    “嗯。”他乖巧的答应,点头的样子让王琳凯磕掉头。

    后备箱打开的一刹那,气球缓缓升空。鲜花、香气;粉色、白色;巧克力、牛奶;保健品?

   “噗。哈哈哈哈哈!”陈立农在两人相伴的半年中,病情好了很多,但是这样开心的笑,还是头一次,看愣了的两个人突然觉得之前的辛苦是值得的。

    “谢谢。”陈立农以为这是他参加比赛给他准备的惊喜,都是他喜欢的东西。“我很喜欢!”

    “没事,你喜欢就…唉,别拉别拉。” 小鬼看王子异的回答,要是顺着他的话茬下去,是要把这事翻篇了,赶紧把他拉一边,“你忘了表白的事了你!”

    “光顾着看农农了,都忘了。”

    “唉,行了!我先来!”小鬼表示占尽先机很重要!大跨步的准备从车里拿出自己藏的花束和买的宠物兔。

    “农农,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王子异你个混蛋!说好不是鬼鬼先来吗!?你拿钻戒做什么!这是求婚吗?土豪了不起么!竟然以为他要拿保健品来表白的鬼鬼才特么是大傻子呢!鬼鬼也可以给你买房啊!

      很明显陈立农着实是有点吓着了,一脸懵懵的样子,下意识的咬着嘴唇。小鬼一把把陈立农从王子异的身边搂过来。

   “农农,你别怕。”小鬼轻轻摸着他的后颈,想让他放松下来。

   “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陈立农看王子异的样子完全像是对自己的心结对症下药的样子,如果是因为同情,他不需要。表情又变回冷漠,抑郁症患者较容易极端。

   “这个我们承认,不应该催眠你,套你的话。”小鬼把陈立农拉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半蹲下来,握着他的手,真挚的看着他。

   “但是农农,当我知道你喜欢男孩子的时候,我真的超高兴的!”看着小鬼欢喜的表情,陈立农也高兴起来,仿佛是在海上漂流久了终于找到一片陆地一样踏实。“农农,我喜欢你。想要了解你的方方面面的那种喜欢,想占有你,想让你只看着我的喜欢。”

      陈立农瞪大了双眼,天不怕地不怕,最怕rapper讲情话。

   “不仅是我,子异也是如此。农农,以后的路,我都不会让你自己走。”王子异在旁跟着点了点头,眼神里满满都是坚定。

    “你不是会是为了治我的病才这么说吧?“ 陈立农自然是信了小鬼的话,他的性子是最真的、最直的,但还是皮着问了一嘴。小鬼懊恼的抓了抓头发,看着他的样子,啊,要绷不住了。

    “子异医生也真是,怎么不说一声就催眠我!”陈立农想到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就感觉很羞耻。王子异一贯温柔,这是陈立农第一次向他耍小脾气,虽然说以后几乎每天都是在向王子异耍小脾气,撒小娇什么的。

    “ 农农啊~喜欢你。”王子异若是看不出陈立农的小心思这么多年心理医生岂不是白做了,语气更是比平时更宠溺几分,俯身在他的嘴角留下一吻。“是甜的。”  

   亲呢无比的动作惹得陈立农害羞地捂着脸,憋得脸通红,小鹿一下撞上南墙,撞傻了。且还顺带着弄疯一个小鬼,double kill!

   “啊啊啊啊啊,王子异!你还真是闷不做声,悄咪咪做大事的人啊你!”第二次了,王子异你欺骗鬼鬼的感情已经第二次了!这真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吗?农农你在娇羞什么啊你?鬼鬼亲你你会不会打鬼鬼啊??

   “小鬼,子异,谢谢你们。”陈立农重新站起起来,拉着下小鬼和王子异的手望着海,海浪一波波的打在沙滩上,像两人对他的感情,再怎么坚硬的石头也应该做出点回应了吧。

   “那么,农农。”两人默契的同时开口,“你要和谁交往?”

   “.......”不行啦,两难欸!



    番外   是谁先吃到小可爱?


王医生出差开会了,AK小鬼要上位?


“好热。。。”湾湾汗宝宝要化了,拿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在厕所找灵感写歌的鬼鬼不小心在浴缸了睡着了,醒来发现脱的精光白白嫩嫩的兔子准备洗澡。      

 然后王医生被床??照刺激的会都没开完就回去吃兔肉了。


今天终于是鬼鬼胜利的一天。翻身农奴把rap唱!



妈呀,这文终于写完了,暴风哭泣。

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就写写番外什么的,没有的话,emmm。。。

下一篇是正农,讲真,仙子的颜真的很刚

愿你决定是哥哥的歌,贼好听。图是我瞎找的,文是我瞎写的。侵删





评论(11)
热度(100)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