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可以等 下

  夜宵


   自那日的紫薯山药糕之后,王子异总是在加班的时候收到陈立农的夜宵,有时是松露意面,有时是三文鱼寿司,有时是不太甜的提拉米苏,有时是清爽的薄荷柠檬塔。无一例外的都很对王子异的口味,无一例外也都是尤长靖或林彦俊送过来的。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王子异照常在西点店关门的时候现在落地窗边,有时是卜凡宠溺的摸摸陈立农的头,依依不舍的说再见;有时是黄毛萝卜头和红头发山东大鹅拉拉扯扯的。陈立农的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尤长靖说农农的食物有魔法,可以让吃的人感觉被治愈了。王子异觉得真正治愈的不是食物,是陈立农这个人,从他的眉眼衍伸探究本源,深到所有血液都要经过的那块乐土。

   他原本第一天就想去找陈立农,他的农农,在外六年的小兔子终于回来了,他怎么能不激动。他偷偷看过在西点店热情招呼顾客的兔子,兔子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扯着他的心,包括他一害羞就摸后脑勺的习惯,与六年前一点都没变。看到陈立农的身后的卜凡,他突然就失去拥抱兔子的勇气,我不在的六年,他是怎么度过的。

  陈立农这次端着一支不大不小的砂锅,大约是一个成年人的食量,好在店里的门是电动门,他不用分心去管别的,只需小心翼翼的端着粥走下台阶,王子异看着兔子小心的一步步挪到马路边上,准备过马路,虽然走斑马线也是忍不住揪了把心。

  王子异拨通销售部电话,语气有些急,“尤长靖,你快下去接农农。”却是办公室别人接的电话,一看是董事办公室打来的,吓的声音都有点颤颤巍巍了,“王总,尤经理和林总出去吃饭了……”话还没说完就挂断了,传说中王董事是很佛的,今怎么就这么着急呢。

   王琳凯作为林彦俊手下的副经理,常常游走在加班猝死的边缘,顶头上司翘班与小情人花天酒地,今天也是很bad的一天呢。当他看见公司王董事以健身房跑步机跑18的速度冲到楼下去的时候,他知道今天加班终于加到瓜了。

 “所以说,你看见被连续送了一个星期的石佛王子异终于冲下楼去接农农了?” 王琳凯本来只是在茶水间向林彦俊打听下王董事的小可爱,只是八卦这朵带刺的玫瑰引来了朱正廷这只花蝴蝶。

  “昂,可不嘛,这可是七楼,我坐电梯都没他走楼梯快。”小鬼表示这个瓜吃的很艰难,但是看见陈立农是被王子异横抱走的又很值得。

  “横抱?只有在和女性客户签约和抱农农的时候我才觉得王总的肱二头肌没白练。”尤长靖吃着茶水间最后一包巧克力曲奇,眼巴巴的看着林彦俊,“说!你什么时候公主抱我?”


六年一梦


   六年不过一瞬,能改变某些东西直直走往两个极端,大约是或好或坏。

   王子异记得陈立农的手骨节分明,手指悄悄有些弯曲,摸起来也是顺滑,柔软,白嫩的。如今在一握便真能感觉出时光在指尖飞逝的意思。

   兔子不好意思的抽回了被烫红了的爪子,却又被王子异重新握了回来,捏着兔子的手,拉着兔子的手,为了降温在自来水下冲洗。从五岁小心带到大的兔子,不忍心看他皱起眉头,常年做菜的手,手掌和骨节都有大小不一的茧,手掌指腹也有深浅不一的烫伤和疤。

  “学烹饪的话,很正常啦。”如果是兔子的话,也一定是只兔子精吧,能洞察人心的那种。

  “刚刚怎么这么不小心。”很好,词不达意,王子异你又成功的躲避了六年这个事实,真想给自己个大嘴叭叭。心虚的去找医药箱,径直的走向厨房,果然医药箱是放在冰箱上面的。就连冰箱的位置,烤箱的位置,甚至连调味品摆放的位置都与原来王子异家大致无二。

   “伸手。”瘪了半管的烫伤药膏是法文写的,生产日期是两年半以前,看起来兔子很少再被烫到,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那只冲出来的猫咪,怎么样了,可惜了我的海鲜粥,你闻闻香不香?”陈立农突然想起自己给王子异准备的夜宵来,伸着两个爪子到王子异的面前。“那螃蟹的蟹黄超级多的。”

   “嗯...香。”自始至终王子异都没敢盯着陈立农的眼睛超过三秒,最多最多两秒半就已经是极限了。

  王子异拉下陈立农的手开始涂药,清凉的药膏冲散了手上烧灼的感觉,待两只手全部涂抹完毕,陈立农也不怎么觉得疼了,烫了一下把王子异从公司里炸出来,也不亏嘛,想到这他竟看着王子异痴痴地笑起来。

 “农农,我......”六年倒置,如今不知该怎么说的竟然是王子异了,他不知道该不该一诉衷肠。

   陈立农却很真挚的看着王子异,他走到柜子前拿出了破碎粉色兔子马克杯。

   王子异觉得仿佛时光倒置。


   “农农,到了美国一定要注意天气变化,你最容易感冒了。”王子异把干净的鞋带串到鞋上,那是陈立农最喜欢的一双鞋,必定是要带着出国的,他面临着毕业实习,期末的事有些焦头烂额,但他不能放着陈立农不管,每逢周末是必定要回去找陈立农的。

   距离陈立农出国还有两天,但他一点都不兴奋,坐在王子异身边蹂躏兔玩偶的耳朵,小嘴撅着很低的气压。突然郑重其实拉着王子异的手,“子异哥,你要是不希望我走的话,我就不走了。”平时软乎乎的兔子很少有着果断的时候,除了当初说要学习烹饪的时候,“农农永远在哥哥的身边好不好?”。

  王子异把穿到一半的鞋子放下,两只手握住陈立农的手,细细摩挲。陈立农看着他抬起的眸子里像一弯平静的湖,“农农,你自己做的决定,就应该负起责任来。”他总是可以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有力量的话。

  可是,这一次,陈立农不舍得,他想任性一回,若是可以和王子异一直在一起,让他做断了脚的兔子又有何不可。眼睛充满雾气,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农农,如果你可以去领略大千世界的话,就可能不会只想要待在我的身边,我很舍不得你,非常非常舍不得,即便如此。”说着王子异忍不住吻了一下陈立农的眼角,他知道兔子的泪马上就下来,“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把你推出去的。”王子异最终还是低下了头,大约是从那一刻开始,他不在敢直视陈立农,不是溺爱,是理智的宠爱,即便自己会痛苦。

   最后一句我爱你根本说不出口,哪怕只是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之前好不容易伪装起来的决心,一瞬间土崩瓦解。  

  “嗯,我知道了。”陈立农站起来走出房间,兔子瓜皮头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嘴角委屈的耷拉着,明显身形有些不稳,正好撞在旁边的桌子上。 ,他最喜欢的杯子,他和王子异一起买的杯子,摔碎了。

   啪嚓。陈立农的理智随杯子一同碎掉,后来他再想那天的行为,大约是赌气才和丢下一句分手后摔门而去。 后来他等王子异去找他,等了很长时间都没等到,自己灰溜溜的回了家,摔碎的杯子被粘好,只是缺了一截杯把。他留的纸条压在杯子下面。

  陈立农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留下来,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要离开王子异了。

  等你两个字,花了。


  陈立农拿着马克杯,王子异从口袋里掏出剩余的杯把,完璧归赵。“

  王子异!等你两个字还算不算数嘛!”王子异突然被兔子的气势吓到,但不知道是在发火还是在别扭的撒娇。

  “算啊,当然...唔...”国外的教育还真是比较开放啊,被陈立农扣头吻住的王子异突然觉得忍痛让农农出国是没错的啊。不过虽然气势很猛,但吻技还是和六年前一样生疏,王子异心情大好,搂住兔子的腰,把人整个都圈进怀里深吻回去。

  陈立农一直觉得王子异最大的武器就是他的温柔啊,口腔内明明是被一寸一寸的侵占,却一点也不想结束这个吻。最终是以快要窒息的陈立农,粉拳砸在王子异健硕的胸肌上结束的,真是平时没事光健身练肺活量了吧。

  “不算...杯子还是完整的...六年...没发生过...我还是..."陈立农还有有些气息不稳,脑子里又一片空白,想表达的话明明是想了一个周,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我爱你,农农。”陈立农想大概多少恩怨情仇这一句话都可以抵消了吧,他知道他的子异哥哥就只能是他的子异哥哥,从前如此,以后亦是如此。

   “嗯,我也是。”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不知道你们看懂了没?大体的意思就是丸子觉得让农农出去多接受一下外面的世界是好的,然后农农就闹别扭,然后两个人就一直没联系,然后丸子就很信心不足,农农倒追。emmm,就是这样。

  

如果喜欢就点小心心叭,

然后办公室play有人看么?

然后278大三角会不会有人喜欢呢?

今天也是游走在北极圈的 一天。

评论(1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