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 Daddy (完)

part.7

尤长靖虽然被周彦辰打晕,但是醒的很快,他还在下水道通道的时候就醒了,他的手被绑在身后,被丁泽仁背着,还有一个人在前面打着手电带路。林彦俊肯定会来救他的,他坚信,把手表丢到了下水道出口。

尤长靖眯着眼偷偷看了看周围,废弃的化工厂,大型钢结构混合着猩红色的铁锈,格外扎眼。林彦俊,你一定要来救我!我等你!尤长靖想到这,眼角留下眼泪来,蹭到丁泽仁身上。“哎,新淳你来看看我这肩膀上什么这么湿?”“哎呦,这家伙睡的都流口水了,啊,这社长下手也太重了吧!睡的这么死。”

丁泽仁把他背到一间窗户完整算是办公室的房间,即使是完整的,还是透着冷风。“放这就行了吧,和隔壁一样每天送水送饭就行。”丁泽仁问到,周彦辰让黄新淳负责照顾这两个人,“这个屋没有独卫唉,要不然和隔壁那个关在一起吧。我先控制住那个,你把这个往里一扔就行,先把脚也捆上。”

尤长靖没想到眼睛也被蒙上了,“喂,老毕,靠墙站好。”“哎,咋还有个新来的,这不我们学校老师嘛?”是毕雯珺的声音,“你别拿那个玩意指着我,吓得慌,我又不动。”“不动也不行,例行公事还是要有的。那啥,你想吃啥,我给你叫个外卖。”尤长靖听出来是除丁泽仁外的另一个男人,“我想吃鱼香茄子饭,就周二叫的那家,稍微放点辣椒就行。”“行,没问题。”怎么毕雯珺没有被绑架的感觉,还有点来度假的感觉。丁泽仁把他扔到床上,黄新淳重新锁上门,毕雯珺走过来给尤长靖松绑。

“尤老师?尤老师?”毕雯珺轻轻叫着尤长靖,尤长靖睁开眼睛,这一间不算大的房间里各种设施齐全,书本,书桌电视,床,沙发,甚至贴心到洗衣机都有。毕雯珺一身休闲居家装,整个人状态还不错的样子,“老师,你怎么也过来了。”“我当然是来救你的!”尤长靖看见毕雯珺过的这么滋润,感觉自己受的苦都白受了。

“哎,我舅不会让你来救我吧?”毕雯珺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尤长靖,“尤老师,深藏不露啊!”毕雯珺一脸不可置信,“想什么啊你,我可是正经人。”“得,没救出去,还搭进去一个。”

“唉你这态度!早知道就不来救你由你自生自灭好了!让林彦俊他们来救你我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毕雯珺看小尤老师生气忙安慰到,“哎老师你别生气,知道你最心系我们这群学生了,你刚才说是林彦俊来,那应该是K队吧。我有这么重要嘛?竟然是K队的等级?”

“不知道。”尤长靖都气炸了,到什么时候他还关心这个,“是坤坤的队长啦!你怎么不高兴可以出去,你为什么被关进来?”“蔡徐坤,他不是C队来的嘛?哦,尤老师!你就是那个林彦俊的家属对吧!要不是你,林彦俊也不会加入Mack Daddy。”尤长靖一愣,突然想起一些琐事,“我嘛,知道周彦辰的事,出去肯定给他透露出去,他为了堵我嘴只能关我喽。”

尤长靖没有接他的话,有些担心的走到窗前,天空的颜色很难以形容,就像尤长靖的心情一样。

“坤哥!收到我哥的消息了没?”陈立农也是急地直转圈,一刻也静不下来,朱正廷和justin去上海了,现在本部就他,蔡徐坤和王子异,在不知道敌人人数的情况下,他不确定成功的机率,不想让蔡徐坤去冒险。门铃不适宜的响起,他去开门,范丞丞现在门外。“丞丞,正廷哥不在唉,今天有点晚了,你先回去吧。”

“欸?我是来找你的,你为什么突然不上了?”陈立农不去上学的第一天,范丞丞都要开心死了,而且社团活动也不知道为什么停了,突然闲下来可以安稳的享受一下生活。陈立农不去上午的第二天,范丞丞觉得好无聊,陆定昊问他他陈立农去哪了,他到校医务室,没见到蔡徐坤,又到初中部也没见到朱正廷和justin,连小尤老师都不见了。好像这一群人的出现是一瞬花火,他们光彩夺目,熠熠生辉,却又只绽放一刻便消失不见。他决定去找他们。

“我们有点事,要不改天再聊?”陈立农欲把门关上,蔡徐坤从房间里出来,开始穿外套。“农农!彦俊把位置发过来了!咱们马上出发。”“坤坤,朱星杰和徐圣恩都不在,咱们没有使用武器许可。”王子异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装备什么胶皮手套,雨靴都是些什么鬼,又不是电工通下水道。“电棍,麻醉枪都给我收走了。”

“因为要做维护和盘点嘛。”周锐拿着苹果啃着,很不负责任的在旁边看着王子异笑,“昨天你们不在的时候来拿的,先申请呗,最快三个小时。”众人脸上一黑。

“欸,我可以帮你们,但我也要去。”范丞丞举着双手,蹦跶着,拼命找存在感,屋里四个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外加一个小鬼走出来,“哇,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们可以去,但我有个条件…”蔡徐坤看着满屋子的人,头疼。

周彦辰本是想接着囚禁毕雯珺和尤长靖的,最是关键时刻,他发现小鬼不见了,这两天跟踪他的人也不见了。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驱使他又前往郊外废弃化工厂。

“哎?彦辰你怎么来了?”黄新淳给毕雯珺和尤长靖点的外卖刚到,就看见周彦辰风尘仆仆赶来,“尤老师呢?”“和老毕关一块了。”周彦辰知道毕雯珺出去必定会把新音社的秘密带出去,毕雯珺想要竞争当下一任学生会主席必须要靠这个机会,为了同学们的切身利益深入调查惨遭囚禁,凭靠智慧和勇气逃出魔爪,这样的为学生们着想的主席候选人怎么会落选。

“怎么这么笨,走,我要小尤老师。”黄新淳马上拿着外卖和周彦辰给十字弓,这种十字弓危力十分强大,都是周彦辰从网上买的,黄新淳还没有用过,只是试着打了打靶,周彦辰把他的十字弓夺下,“麻醉枪呢?用那个。”

“尤老师,你在干嘛?”毕雯珺看着尤长靖努力把报纸撕成一条一条的用水贴在窗户上感到很可爱,“哎,你别光傻愣着,帮我一起,林彦俊一定会找到我们…”尤长靖话还没说完,就从椅子上跌倒下来,毕雯珺看着他的肩膀上插着一直麻醉剂。

房间的门打开了,“老毕好久不见?”周彦辰悠悠的走进来,“你都亲自来了,看起来这位还蛮重要的。”周彦辰一把把尤长靖拉起来抗在肩上,“不仅是重要,还挺重的。”
“看起来我也终于可以出去了。”毕雯珺在沙发上伸伸懒腰,面带微笑的看着周彦辰,“在你想通之前是不可能的。”周彦辰背着尤长靖头也不回,黄新淳把外卖放在木质茶几上,看着毕雯珺放下手中的书本开始吃饭。

麻醉剂药效不强,尤长靖单独一个人被捆在沙发上,他被放在工厂车间的会客室,周围一派荒凉景象,让他有一种是诱饵的感觉。实际上林彦俊早就发现他的存在了,只是陈立农一直在频道上劝他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他也没心思找毕雯珺了,就痴痴的盯在那里。

“1.2.3?全员都可以听见吗?”蔡徐坤测试了耳麦,范丞丞,小鬼与他同乘一辆车,陈立农则与王子异坐一辆。“我们去和周彦辰谈判,拖延时间,子异和农农先找到毕雯珺。”

“好的,可是丞丞我们的东西什么时候到?”陈立农听到范丞丞能帮忙弄到装备也是挺吃惊的,身边的人是不是都是不简单。“农农,我姐夫说半个小时就一个小时,绝对拖延不了!”“什么鬼啦?范丞丞!”范丞丞可以想象得到陈立农那边的表情了都,“我看气氛有点紧张,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

天色已暗,废弃化工厂的轮廓渐渐清晰,只有蔡徐坤的车开着车灯,王子异的车远远的跟着,在分岔路口转了弯。“坤坤,我和农农从去化工厂后面。” 王子异接着不太明亮的月光勉为其难绕到化工厂后的树林里,“还好这是辆suv。”没怎么有光,路还不好走,陈立农庆幸他子异哥的驾驶技术还不错。

化工厂是钢结构厂房和宿舍办公楼连一起的构造,厂房内的大部分东西都被运走,空荡荡的只剩些坏了的废弃机器。厂房的会客室内,与生锈铁皮机器形成对比的是些退了色的塑胶花,以及被困在单人沙发上的尤长靖。

蔡徐坤他们把车停在大门口,小鬼率先下车,他环顾四周,好像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周彦辰一直躲在二楼看见小鬼明显身形一顿。“小鬼,你不要硬来。”蔡徐坤在前面为两人探路,头也不回对小鬼说。“先保证尤长靖的安全,要不然我不确保林彦俊会做出什么事来。”小鬼点头表示明白。

三人穿过厂房大院,因为是冬天连杂草都没有,小鬼摸了摸铁门上的凹痕,那是他用棒球不小心砸出来的,从大厅到厂房再到会客室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蔡徐坤默默看了四周的地形,隐蔽物太少,没有办法藏人,好在四周没有什么监控。

进入会客厅,尤长靖激动喊出蔡徐坤的名字,一支弩箭射进蔡徐坤脚边的水泥地里,“不要靠近了。” 周彦辰从另一个门慢慢走进来,手上拿着一支煤矿许用电雷管,“你在做什么啊?”小鬼看着周彦辰的所作所为不可思议,在他之前的印象里,周彦辰只会露着大白牙笑的笑得灿烂。

“小鬼,其实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我也只是…”周彦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若是平时的他是和小鬼有说不完的话,他把雷管的导线接上。“我也不想引爆雷管,你们如果可以回去的话,一切都好说。”

“周彦辰,我们好好聊聊。”小鬼走向前原地坐下,眼睛直直的盯周彦辰,仿佛要把他盯出洞来。“小鬼,你变了,你变的不在像以前那样,我眼中的小鬼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是自由的。可你看看现在的你!整天就知道畏畏缩缩的,闷闷不乐。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让你开心,你却不领情!”

“你做这些并不是为了我,你既然知道我的性格,就应该也知道我不在乎荣辱。我也不在乎你做这些是不是为了自己,新音社已经变成过去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但是你为达到目的竟然用这么恶心的手段,音乐是不可以玷污的!”小鬼说这段话没有什么太大的语调起伏,但是能听出其中的分量很重。

“坤哥,我们找到毕雯珺了。”耳麦里传来陈立农的声音,王子异虽然带着毕雯珺跑的很快,但声音听起来并没什么影响,“我带他出去,找丞丞的姐夫汇合,刚刚正廷联系了我,说他马上就到。”王子异接到讯息,想着有雷管的话还是先配上武器比较好。“坤哥,我去找哥。”蔡徐坤知道是在林彦俊的视线范围之内,刻意摸了下脖子后颈。林彦俊心领神会,蔡徐坤无法说话,是让他来指挥陈立农,他看着弩的位置,大约从东南方射过来,东南边是办公楼,弩的威力很强,距离这么远还能插入地面,留着后患无穷。“农农,先把那个拿弩的找到。办公楼二层的位置,小心,有可能他换了位置。”“知道了。”

突然周彦辰的电话响起,“彦辰,我感觉事情不太好。”是丁泽仁的声音,他本来放下尤长靖就离开了,后又折了回来,恰巧看见王子异带着毕雯珺跑出来,便赶紧给周彦辰打电话报告情况。

黄新淳越发看不清局势了,他就是突然被叫过来帮周彦辰的忙,咋还雷管都整出来了。

“hello?”陈立农想,这个人是有多心大,掩体都不找大刺刺趴这,应该是业余的吧,警惕性也不高,他都走到身边了也没发现。找到一把水果刀和胶带,刀架在脖子上,三下就把黄新淳包成了个粽子。

“弓箭手解决啦。”陈立农拿起那只十字弓,还蛮重的,剩下弩箭也都背走了。

“小鬼,”周彦辰如今手里就只有尤长靖一个筹码了,他挂掉手机,眼神却比刚才更加深沉。蔡徐坤听到陈立农的消息暗暗握紧拳头,但愿他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周彦辰,你的人已经被我们绑了,农农。”陈立农自然对蔡徐坤的话心领神会,一支弩箭擦着周彦辰的发梢射在地上,周彦辰感觉得到,是黄新淳的位置。“如果你放了尤长靖,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如果你伤了他,那就不一定了。”蔡徐坤心里早就把尤长靖当成了家人,伤害他的家人是绝对不可以被饶恕的,是要还的。

“bro,枪我架好了,看你信号。”范丞丞家的支援到的很快,王子异架着一支AWM半蹲在正冲周彦辰方向四百米左右的灯塔上,没想到还有这么合适的距离位置。“拆线我不太在行,正廷回来的话没问题。这种雷管引爆方式单一,引线较长,就开关一种方式。”

“彦俊和农农见机行事。听我口令,尽量控制住引爆器。”林彦俊和陈立农绕到厂房的后面,会客厅后面还有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他俩从窗户翻进去,此时周彦辰捋着线顺到尤长靖后面五米处,他还是坚持。

“周彦辰,你不要再错下去了。”小鬼淡淡的说,也许今天发生的事太突然,觉得累了。“停下来,放了他。别再增加自己的罪了。有很多事没法回到从前。”

小鬼的声音无力又有点认输的意味,周彦辰从来就没听过他这种语气,相较之下,他更想听着小鬼咆哮着骂他,这样他至少知道小鬼回来了。心中的信仰好像完全崩塌,双肩颤动,泪水也顺着脸颊留下来,大约这世界上买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了吧。

蔡徐坤看出周彦辰内心的绝望,如同黑洞般将他慢慢吞噬。看他缓缓抬起手,蔡徐坤深感不妙,“快啊!”他冲着林彦俊大喊。王子异同时扣动扳机,几百米的距离一瞬间子弹打穿了周彦辰的小臂,手指按下了引爆器同时被林彦俊夺了下来,林彦俊只要一松手,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陈立农上去就把周彦辰的双臂锁住,周彦辰却没做出任何反抗,小鬼从地上弹起,上去留给了他一拳,他的嘴角溢出血来,“这一拳是我替音乐打你的!”范丞丞紧跟在后面,拿着蔡徐坤给他的绳子把周彦辰绑了起来。

蔡徐坤将尤长靖松绑,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手上的引爆器眼泪都吓出来了。“你哭什么啊?”林彦俊苦笑,看着面前的小傻瓜,想伸出另一只手给他擦眼泪。

“哎你别动啊!”怎么会哭的更厉害了,“林彦俊,我以后不会再生你气了!不会再离开你了,你不要动好不好?不要让它炸好不好!你要是死了我就和你一起死!”蔡徐坤站到陈立农的旁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林彦俊的酒窝深深,装满神情,一把抱住他,“好啊,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是幸福的。”

“不行啦!你不能死啦!”熟悉的气息包围了尤长靖,顷刻间满心委屈和泪水都释放出来。陈立农和justin嘲笑他快把林彦俊内裤哭湿那都是后来的事了。“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朱正廷不知道应该是拆还是不拆,或许应该让他们再煽情一会。

在半个月后的主席选举中,毕雯珺果不其然的当选,他没有追究周彦辰的刑事责任,他觉得这应该算互惠互利的事。尤长靖辞去老师的工作,找了一份家教的兼职,几乎天天窝在林彦俊的宿舍。范丞丞也退了学,平静的校园生活不适合他,因为欠他的人情,众人也不好意思轰他,只能任由他在C队宿舍混吃混喝,其中怨念最大的是周锐了,一个范丞丞外加一个尤长靖,是有够头痛的,平时买菜提溜着的袋子总会勒的他手疼。

陈立农半坐在床上,靠着床头,名为螺丝的肥猫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不要脸求摸,尾巴翘的老高,撅着屁股,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看起来真像某个人,他想。

“虽然是只小公猫,却很黏人欸你!” 他点点螺丝的鼻子,猫咪很配合的蹭着他的手指。蔡徐坤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穿着无袖体恤,短裤。螺丝看见他出来了,掉过头来冲着他叫,撒娇。

蔡徐坤沿着床边坐下,猫咪打着滚的撒娇,成功得到蔡徐坤的关注,他给猫咪搔着下巴,陈立农躺下也滚到蔡徐坤的旁边,“哥哥,我也要!” 看着陈立农下垂的眼角,像只萨摩耶一样,蔡徐坤笑的迷了眼 ,他俯下身轻吻大型萨摩耶的额头,“不够。”陈立农小声嘀咕。

“喵!”螺丝被吓到突然跳下床,翻身将还没来得起身的蔡徐坤压到身下,陈立农一条腿顶在他两腿之间。“什么?”蔡徐坤懵懵地问了一句,细长白皙的脖颈在暗红色床单的上格外诱人,刚洗完澡就像一道开胃菜一样。“我是说,坤坤给的还不够。”陈立农在他的耳边低语,音调低沉不像个17岁的孩子,用贝齿轻咬他的耳垂,戏谑似的忽远忽近。像是念了什么魔法咒语,一下子把哥哥的脸变成红色的咒语。 “未成年人还不行啦。” 今夜,娇俏的小玫瑰又用了同样的理由。

“农农,坤坤吃水果啦!”周锐在客厅喊他们俩过去,陈立农起身又变成平时小孩的模样,叹了叹气又笑的满脸褶子,拉起蔡徐坤,“哥哥我们走吧!”。



谢谢一直关注这篇文的纽扣女孩们!爱你们❤
以后可能会写些别的cp,可不得不说农坤是最甜最高磕的
最后记得要三餐按时吃饭哦😆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