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 Daddy


part.5

作为酒吧一条街华奥路117号KENT的常客们,是从来不抽烟喝酒的,因为这里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它官方从不挂上“吧”性质,连营业执照都是兴趣特长培训班。

未成年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比成人荷尔蒙清新很多,他们也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求偶的雄孔雀。至少小鬼是这么想的,他坐在吧台旁边,看着舞池中男女,他们跳的是这个年龄除学业压力外仅剩的一点放纵。年纪一点一点增长,直到进入成年人的灰色地带,他的兄弟们渐渐与梦想背道而行他只想保持初心,却一直得不到回应。

“哎,农农,你看我这样帅不帅!”范丞丞撩着自己红色皮衣外套,脖子扭来扭去,银色项链闪闪发光。纵观五人乐队,就陈立农穿着蓝色条纹与纯色拼接的休闲宽松衬衣,一条黑色破洞裤,再简单不过的装扮,却让他穿出了最干净的感觉。

“丞丞,你飘了。”范丞丞就知道陈立农不会夸他,“算了算了,算我自讨没趣。”他自暴自弃地倒在沙发上,“要是把你这链子摘了还好点。”陈立农走过来坐在范丞丞身边,看着兴奋的乐队成员,内心五味杂陈,“农农,今天正哥他们是不是也会来看咱们表演?”范丞丞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沙发上弹起来。

此时justin带着朱正廷随便找了个卡座坐了下来,他也被邀请来看陈立农他们乐队的首演,他也没想到,这里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动感的音乐,燥热的气氛,当然还有群魔乱舞。“这都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接下来我们有请新音社的新乐队!BALANCE乐队!”一席黑布围成四方形空间,白色聚光灯渐渐往舞台中央聚拢,突然音响传出几个电子琴的音符,音调不高,场内鸦雀无声。小鬼抬了抬眼,周彦辰说要送他一个礼物。

聚光灯突然变成了红色,与刚才的前奏截然相反的风格,“Its party time!”丁泽仁双手执鼓槌,在空出打出拍子,手指一瞬划过,炸裂的鼓声伴随着范丞丞充满感情撕心累肺的rap。

他的rap 结束,又重新寂静下来,陈立农低沉的歌声响起,像是去诉说什么似的,他眉头紧缩,配合歌曲忧郁的旋律,震人心魄。

第二句开始琴声伴奏加进来,再后几句鼓声,吉他声,贝斯声,原本抒情歌曲俨然变成一首抒情摇滚。小鬼眼眶有些湿润,快进去副歌部分,他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尽,杯子落下,同时陈立农的歌声又起,完全不同于刚才唱段的压抑,更是一下子将内心的阴霾迸发出来,晴天,小鬼想,陈立农的笑容搭配上副歌部分,是给人豁然开朗感觉,气氛瞬间爆炸。

“怎么样,有没有你们当年的感觉。”周彦辰默默走到小鬼旁边,小鬼头垂着,脏辫也耷拉着,他抬起头,眼眶里都是泪水,吼声被其他的人欢呼声淹没,蔡徐坤就站在里吧台不远的书架旁,他看见了全过程,还看见了愣在原地的周彦辰没看到的小鬼偷偷擦掉泪水。

王子异在两天前就查出新音社的社长是周彦辰,查了周彦辰所有的资料,家境殷实,学习成绩优秀。“是什么理由要这样大费周章?”林彦俊拿着资料,抓抓头发。“新音社的上一任社长查过没?”蔡徐坤套着一件白色的大毛衣盖着件红蓝色毛毯,茶金色的头发显得他的脸又白又小,陈立农走过来,将一杯冲好的感冒药递给他。自己随后也钻进毛毯搂着蔡徐坤窝在沙发里。

“哼!”justin冷哼一声瞥了陈立农一眼,恨恨的咬了一口朱正廷给他的苹果。“117号查出什么来了?”朱正廷端着切好块的苹果从厨房走出来,前面他是听见的,justin突然告诉他也被邀请去117号时,他内心是忐忑的,justin和尤长靖并不是组织的成员,这次任务只是帮忙,却意外被卷入其中。“对外只是普通的艺术课程培训学校而已,证件齐全,合法到不能在合法了。”林彦俊负责调查117号,“听说学生们都叫kent 吧,里面的装潢也有点像酒吧欸。”

“挂羊头卖狗肉嘛?”蔡徐坤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药,苦涩的味道在口中散开,涩的他直吐舌头,陈立农早知道会这样,拿出巧克力给他吃。

“这次117号的行动,我和justin也要参加。”朱正廷为了看住justin毛遂自荐,“正正到时候看好justin就行,别的都不用管。”“林彦俊你什么意思嘛!”

“那老板是谁?查了没?”大体概况在蔡徐坤的脑海形成,“是英才的毕业生,但是毕业后没有上大学,叫王凯琳。”

蔡徐坤跟着小鬼出了酒吧,此时正赶上乐队表演结束,众人谢幕,从幕后退了出去,陈立农在台上的时候就看见蔡徐坤出了酒吧,他以上厕所为由也跟了出去,刚到酒吧后街,就看到蔡徐坤半蹲扶着坐在地上的小鬼跟人起了争执。男人刚抬手要打蔡徐坤,陈立农一个健步冲上去将男人的胳膊拧到背后。

周彦辰也追了出去,看见小鬼嘴角带血,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上去就给挑事的男人一拳,男人看对方人越来越多,深知寡不敌众灰溜溜的走了,蔡徐坤架着小鬼。周彦辰想伸手来扶,却被半醉半醒的小鬼推开,他脸一沉,向蔡徐坤说到,“麻烦你架一下他,来这边吧。”陈立农走过来从另一边扶住小鬼,小鬼看清他是刚才的主唱,也轻轻把他推开。

小鬼由蔡徐坤架着,周彦辰和陈立农跟在后面回了kent二楼,是一间办公室,陈立农在展示柜前驻足,有许多奖杯,有舞蹈、唱歌、说唱、乐器比赛,每个奖杯前都有一张照片,不例外的都有小鬼身影,也有周彦辰的身影,只不过小鬼更类似于团队中心,每张照片他都在第一排中心笑的最灿烂。

周彦辰忙着给小鬼倒水,陈立农偷偷拍下来照片发给王子异,蔡徐坤将小鬼放在沙发上躺好,用棉签处理了他的伤口,坐在一旁将justin带出来的香薰偷偷摸了一点在手腕上,借着给小鬼盖毯子的机会,香气慢慢渗入,小鬼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蔡徐坤环顾四周,沙发底和书架隐蔽处分别当了窃听器和摄像头。

“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你们了。”周彦辰端着托盘,给蔡徐坤和陈立农倒茶,“哦,没事的。”陈立农接过茶水,茶梗立在水上。“会有好事发生哦”周彦辰突然失神的笑笑,转头看了一眼睡着的小鬼。

“你是乐团的主唱吧,我刚才有看到你,表演的很好。”

“哎,社长你在这里啊,农农你也在,那正好,快下来吧,庆祝要开始了!”丁泽仁推门而入,脸上潮红是抑制不住的兴奋。“社长?”陈立农摆出懵逼的脸,尽管他们早已调查过他,戏还是演的。“对,农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新音社的社长。哎?这不是校医老师吗?”

丁泽仁突然看到旁边的蔡徐坤,“这是我哥啦!”陈立农紧接了一句,周彦辰表情有点细微的变化,紧接着就又转换为笑,“多亏了有他们,不然就麻烦了呢,大家下去一起庆祝吧!”

“就是,首公演成功,以后一定会很顺利的。”算半推半就的将三人打发出去,周彦辰的耳边总算是清静了,他坐在小鬼的旁边,自言自语到,“小鬼,是我不好,我不该做这些让你伤心的事情。”


楼下乐队成员还因第一次完美演出狂欢庆祝,范丞丞看陈立农不见了只好去找justin。他看见justin正有说有笑的和高年级学姐聊天,他也认出来这位学姐也是器乐部的中心成员。

“你说雯珺啊,他的失踪我们也挺意外的,可大家私下都传他的失踪和社长有关欸,毕竟他们关系那么好。”范丞丞没敢靠近,离得稍远听着。“那姐姐,这消息谁传的啊,警察都不管的嘛?”justin乖巧的将饮料递上,范丞丞认出他新的耳钉就好像是朱正廷新做的窃听器。

“谁知道呢,警察也没找到谁说的。之前雯珺也经常来着,而且也经常和社长他们一起玩、吃饭,还有我们新音社的元老,小鬼,都是经常玩在一起的,但雯珺失踪后,小鬼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你知道吗,这只歌,就刚才那首歌。”学姐喝了一口饮料,“是小鬼好几年前写的,是社歌,当时新音社就只是单纯玩音乐的地方,和学校一点利益关系也没有,后来学校以影响学业为理由各种打压,在小鬼任社长的时候出现废部危机。”

“喂,过来啦!”丁泽仁叫着器乐部的集合,那学姐匆匆和justin说了再见就离开了,倒是范丞丞凑了上来,“没想到竟然要你出卖色相来套话昂?”justin很高兴能帮上忙,骄傲的挺挺胸脯,“呢咋办,还能离咋?”

范丞丞看见陈立农回来了,跟了上去,临走还嘱咐justin注意安全,“你看,丞丞这个孩子多好啊。”正廷从阴影中走出来,justin看着范丞丞渐渐走远的身影。“嗯…是挺好,就是有点傻。欸!正哥!好什么好啊他,他就是老赖。哼!”

“justin和正廷先撤吧,没什么事了。”刚才所有的对话都通过无线耳麦传到Mack Daddy成员那里,所有人心里都有了底,几个星期以来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日子终于到了头。


emmm 预计还有两篇或者三篇这个任务就完了
最近在B站看了一些邪教,哇!超级富贵到底是什么甜到掉牙的糖啦!
最后谢谢大家耐心的看完这些文。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