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 Daddy

上班后更文速度大不如从前,但为了看咱们npc团的粉丝见面会也要撑住!
谢谢各位耐下心来看这篇文看到现在!
感觉9团里都特别有爱!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最喜欢的nn和kk还有cc!


part.4

“陈立农!”手机里传出高八百分贝justin的怒吼,着实吓了三个人一跳。“怎么了?justin?”富贵抖机灵,他知道陈立农的软肋在哪,所以他给蔡徐坤打了电话,而且蔡徐坤是最护犊子的,比他小的弟弟简直宠上天,朱正廷教训他的时候蔡徐坤都会去拦。justin声音欲哭,委屈巴巴。“坤哥!你问陈立农他干了什么好事!”

“我怎么了?”陈立农听到justin向自己的小玫瑰告状,一下子懵了,justin可是出了名让人头疼,他没想到范丞丞能把justin怼到向蔡徐坤告状,范丞丞大概也是人才吧。“你丫赶紧来把他弄走啊!陈立农!我求求你了”justin撕心累肺呼喊仿佛就在耳边。

“正好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彦俊也一起吧。”蔡徐坤神情不在平淡,仿佛再说我的弟弟谁也不能欺负,陈立农兔驱一震,台湾腔都给吓出来了,急忙解释,“坤哥,丞丞也帮了我们很多欸,而且他是要谢谢正哥啦!不会做什么不利的事啦!”在林彦俊眼中陈立农终究还是个孩子,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讨厌,尤长靖喜欢平平淡淡的人生,林彦俊却还是做了与他的意愿相左的决定。“彦俊也去吧,有些事需要和你一起商量着来。”蔡徐坤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便先和他们一起离开了。

“我的妈呀,坤哥,你总算是来了!”justin跑得飞快,一下子挂到蔡徐坤的身上。“怎么还抱上了!”范丞丞和朱正廷就在旁边看着,陈立农企图把justin从蔡旭坤的身上扒下来。

“范丞丞你怎么还在这儿,农农已经来了,你快点跟他走吧!”这次换justin自己主动跳下来去拽范丞丞,“哎呦,你别拽我嘛。正廷哥那我先走了,补品你要好好吃啊!”

陈立农和蔡徐坤交换了一下眼神。

“不行,你不能走啦。”这次又换,陈立农拉住了他,范丞丞实在搞不清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气了,每个人都要拉他一下。“丞丞!”陈立农独特的台湾腔调,无意的把丞丞两个字读成了三声和二声。他略带微笑的表情搞得范程程心里很没底,突然觉得这个笑容很眼熟。

范丞丞想,一个人如果能把握好自己的笑容的话,可能做什么事都会比较顺手,譬如自己第一次见陈立农的时候,看见这单纯的笑容就栽了,到后来笑着被威胁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冷笑也可以这么恐怖。当陈立农问他要不要一起参加器乐部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接下来最后一组是尤老师推荐的。”丁泽仁作为器乐部部长和乐队队长正在进行主唱和键盘手的选拔,虽然只有乐队只的三人来做评选。陈立农和范丞丞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两人外形都非常出众,实力也比之前的人强很多。“进去也不麻烦嘛。”范丞丞傲娇一笑,这么多年学的琴也没白费。

“丞丞以后你要小心哦,尽量都跟我在一起活动。”陈立农和范丞丞被丁泽仁带到活动室,“哇,陈立农你不会爱上我了吧。”范丞丞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嫌弃。陈立农翻个白眼给他,表示很不存在,家里有那么娇艳的小玫瑰,很难再对别人动心了吧。

“丞丞,立农这里是咱们乐队排练的地方,指导老师就是尤长靖老师。已经写了好几首曲子,你们熟悉一下,咱们就可以开始排练了,只要排练好就可以上台表演了,咱们的初舞台是在校外哦,一定要好好准备。”说完几张稿子交到他俩的手上。陈立农大体是可以看懂的,旋律部分相当洗脑,歌词部分也朗朗上口。

“这写歌的的人是专业的吧,也太强了写的歌!”范丞丞看完想法和陈立农相似,觉得词作者很有才华。“这都是咱们社长写的,本来新乐社都是要被撤的社团了,加上老社长就三个人,结果从合唱团出来的社长,一接手新乐社就合并了合唱团和器乐部,然后用了新的方法招收成员,就是那个放松的方法,结果特别有效,初中部高中部有百分之三十都是我们的成员,成为了英才中学第一社团。简直就是传奇啊!社长!”丁泽仁一口气说出这么长一段话大气都不带喘,神情龙飞凤舞,一脸骄傲,范丞丞觉得他肺活量好到其实可以自己做主唱。

乐队练习是利用了周一到周六下午时间比较短的活动课,陈立农和范丞丞融入的很快,一个星期下来与乐队成员之间也达成了默契,排练进行的也很顺利,放学之后安排他们俩个去体验放松活动,好巧不巧又是justin。

“来,农农你坐那!让我来亲自服务丞丞!”justin是用推的,把陈立农推到了一边,是用拽的,把范丞丞拽了过来。“哎,justin,我送的补品正哥有没有在好好吃?”范丞丞知道justin的爆点在朱正廷,还故意刺激他。

两人在懒人沙发上躺好,“来!先闭上眼睛。”“我怎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范丞丞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陈立农也是,香薰灯散发的香味弥漫在整个空间,是淡淡的薰衣草,清香的百合,还有点悠然的茉莉味道,每种都是让人放松的花香。

周围响起音乐,声音绵软柔长,加上按摩,仿佛是要把什么东西揉到骨子里一样,给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好像他在那一刻回到了童年,有父亲母亲,有哥哥姐姐,他很开心的笑,父亲母亲也在笑,这是他的童年没体验过的,却是最想得到的。越不现实反而越让人生疑,幼时他再回头看,看到的却是父母脸上不熟悉的笑。突兀的睁开眼睛,看到为他按摩的是丁泽仁,赶紧换上享受的表情,可这音乐他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背后冷汗出了一身。

“唉!justin你轻点!”反观旁边,范丞丞被justin按到吃痛大叫,justin还一脸坏笑,“这位同学你身体真的太僵硬了!要多来我们这按摩一下!”说着给他翻了个身,按起腰来,“同学,我们的按摩对腰也特别好,还有特制中药茶,对肾也特别好。”

周锐是湖南人,做的菜又香又辣,做的口味虾更是一绝,周末,难得大家都有功夫,看着上了一周课的农农和富贵,周美锐心疼,做了一大桌子菜。这么多好吃的林彦俊怎么能不叫尤长靖,更稀奇的是justin把范丞丞也叫了过了,难得所有人都团聚到一起。

“来来来!丞丞多吃点啊!”朱正廷一抬头看看justin在给范丞丞夹菜真是吃了一惊,在旁边的蔡徐坤偷偷问陈立农,“他俩不是最不对盘嘛?”“哎,justin想如果他缠着丞丞,丞丞就没法去缠正廷哥了,正廷哥还会嫉妒。哈哈哈,他脑洞真的好大啦。”justin以为陈立农睡着后的自言自语,被陈立农向蔡徐坤全盘托出,结果朱仙子并没嫉妒,反而靠在一旁周美锐的身边,看见一个问题弟弟这么友好与伙伴相处差点激动的落下老母亲般的泪水。

“农农体验过了没?”尤长靖嘴里的铁板鹅肉还没完咽下去,“那个按摩真的有点奇怪。”“是吗,我怎么没觉得。”justin有点不满,这几天他把升天五步练的如火纯青,给朱正廷按的时候都得到了好评。王子异英气眉毛稍稍皱在一起,“justin带回来的香薰,水果,中药茶我和彦俊都检验过了,除了安神,可能还略微带点催眠的效果,但只是一点点辅助安神的剂量,并产生不了多大影响。”

“音乐!是音乐!”陈立农突然说到,尤长靖突然得到了启发。“曾经有首钢琴伴奏叫黑色星期五,听过这首曲子的人都是死了,它利用的是次声波和其他手段来刺激大脑皮层神经,人的脑部和频率20HZ的次声波能产生共振,不能用意志力来克制,而且这首曲子诞生时是战争期间,环境的因素更加催发了心理的畸形。用音乐控制人心的假设完全有可能。”

“音乐,世上最美好的东西竟然用作歧途。”蔡徐坤喝尽了杯中的椰汁,“但我们的任务是找到毕雯珺,其他的事与我们无关。”

“学生被这些坏人利用也没关系吗!”尤长靖有些激动,语气也有些急促。他进入这所中学一年了,孩子们的笑脸和天真陪他度过一些孤单,迷茫的日子,如果真对学生们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长靖,你这么激动是看出些什么了吗?”

“没有,我只是怕。”林彦俊轻轻抱住尤长靖,尤长靖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放心,长靖,我不会让孩子们有事的。”他本来只是安慰一下尤长靖,却反而点燃了他的脾气。“毕雯珺已经失踪了,难保还有别的孩子,你们就算不会调查,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来保护我的学生的。”

“长胖!!”陈立农看着摔门而去的尤长靖,担心的喊了一句,“哥!你快去追啊!”林彦俊在一旁盯着桌上的串串火锅,面色严峻。“怎么回事?”范丞丞从一堆小龙虾壳里抬起头来,“哎,夫妻吵架,正常正常。丞丞,继续吃啊!我再给你弄点芙蓉鸡蛋羹。”justin在范丞丞身边就是个饲养员,范丞丞像只急需增膘的肉猪,满嘴肥油。

“对了,农农,首演的位置你知道吗?刚刚泽仁哥把地址发到了我的手机上。”范丞丞咬着塑料手套的食指脱了下来,掏出手机。

“你们排练的曲子要进行公演了?不是才排练了一个周?”周锐又端上一盘水果,“丞丞,没想到你这次爱吃我做的菜!以后常来家里吃饭昂!”

“给,农农。美锐!我以后一定经常来!justin你别给我了,你也吃!你尝尝这个小龙虾。”陈立农接过手机,心想这个傻乎乎的范丞丞,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活该胖十斤。“奥华路117号?”蔡徐坤看了一眼,“那可是酒吧一条街,让学生在酒吧演出?”在座的都放下手里的筷子。

蔡徐坤放下手中杯子,把手机还给范丞丞。

“查,先从117号查起。”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