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 Daddy

学鸡文笔总写不到重点,一part拖两part很难受ರ_ರ
谢谢还是有旁友点了喜欢这篇文
小橘那个撩人的段子是我从波特王的微博上看的,此处注明…摘抄…
他撩人的手法,真的,很不错⁽⁽٩( ´͈ ᗨ `͈ )۶⁾⁾


part. 3

贾富贵死都没想到,就在自己要死要活忍受合唱团传销式的入团体验时,他正哥就要被陈立农卖给范丞丞了。他不太会唱歌,在指导老师的N遍教导下,终于还是放弃了他,合唱团的负责人表示如果他对合唱团的团建工作有兴趣的话,或许可以留下,富贵摸了一把眼泪,感激涕零,若是这点小工作都做不好,大概被陈立农嘲笑的理由又加一条。下次要是打入说唱社团,他就绝对一马当先地完成。

团建组组长带着justin走进团建活动室,不大不小正好容放得下六张懒人沙发,富贵第一次体验也就是在这进行的,“咱们的任务就是给人放松嘛,也不麻烦,就切个水果,按按摩啥的。你也知道,咱们合唱团的成员平时学业也蛮累的,平时大赛表演还多,还是要靠咱们后勤部。”justin很难受,他正哥都没享受过他亲自马杀鸡的待遇,处女杀就要给别人了。“那平时合唱团练习可以去看嘛?”。“没想到你这么热爱唱歌!可以去看,这个工作手册先给你,我们内部称它升天五步,你也体验过了不是,贼舒服。”

温州小机灵嘴角抽搐两下表示这个名字很强,很有带代入感,就跟着组长去了仓库。“这是我们的仓库,团建品都放在这,其实咱都不用管,社里给咱统一配发,咱就学会按摩就行,昂。你先熟悉熟悉,一会我带你去看他们排练”。

仓库不小,演出服占了很大的地方。剩下的一小部分摆放杂物,柜子里放着几盏香薰灯和水果盘餐具等。
justin打开柜门,浓缩精油的味道冲的他鼻子发胀。赶紧关上柜门,跟着组长去排练室。

“哎,你等等我,我先去趟洗手间。”组长撇下富贵,刚准备往卫生间跑,“哎等等!你有没有卫生纸?”justin打着哈欠地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一溜烟就跑没影了。这么好一机会justin肯定自己开溜,到处转转再说。

学校给合唱团分的活动区域很大,光大型的练习室就两个,可见还是很受学校重视,justin果然在B练习室看见了李权哲,黑眼袋很重,精神萎靡的样子,却很认真的想跟上排练。他心里已经打好谱,等训练完,他绊倒李权哲,给他背医务室去,直接送给朱正廷,加深信任,直接套话。“完美啊!justin!你真是厉害!”一边给自己加戏,一边顺着墙边坐下,头一歪竟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他和正哥在一起,然后不知道哪飞来一只独角兽把正哥抢走了,抢走就抢走吧,那马尾还不停呼他巴掌。

“justin!justin!哎,你终于醒了。”justin醒来发现自己在医务室,旁边坐着陈立农,林彦俊。陈立农两个手使劲拍自个的脸,一开始陈立农用的劲不大,可拍了一会justin都没有醒的迹象,慢慢加大力度,加快频率,拍的他的脸颊有点火辣的感觉。

“你醒了啦?”朱正廷掀开床帘,陈立农乖觉让了位,走到床前顺势坐下,摸了摸justin的额头,确定体温正常,才松了一口气。“怎么会突然晕倒呢?”众人感到疑惑。

“哎!我不是晕倒!我是睡着了!真是怎么睡着了,好不容易见到了李权哲,只好下次再套近乎了。”justin瞒着所有哥哥拉着陈立农打了一夜游戏,却不敢说,只能装傻充愣。“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正正已经搞定了。”林彦俊拍拍他的肩膀,“背你来的就是李权哲,他状态不好,就顺便让正正帮忙调理一下啦。”在justin昏睡期间,李权哲和朱正廷聊许久,发现他有轻微的抑郁症,便约定再来复查。

“欸。你怎么睡的这么正好,正好让李权哲背你啦。哈哈哈。”果不其然的还是被嘲讽了一番。“我也不知道,我就去看了一下他们的仓库,哇,还点香薰灯,真洋气。但味道特别冲。”

“对了,正哥,之前的范丞丞你还记得吗?”陈立农想起什么,一把拉过朱正廷,故意背对justin。“记得,怎么提起他了。”justin看两人有事瞒着自己,心态一下子就炸了,心里想老子辛辛苦苦去完成任务,你俩还给我整这小秘密。“也没什么啦,好像因为你上次为他受伤的事,他很愧疚,想来看看你。”陈立农伸出一只手,挠挠后脑勺。

“农农你一整幺蛾子的时候,就喜欢挠后脑勺,这次又要给我哥添什么乱!”justin从床上一下子弹起,一把抱住陈立农,整个人都趴在陈立农的后背上。“没有啊根本就,是正哥的朋友,跟我没关系啦,帮忙联系而已。你快下来,你真的很重欸!”陈立农脸上嫌弃,心里一边暗自窃喜,明明是要给justin这个兄控添乱。

“那我先走啦,哥你先和我去找尤长胖吧,我问问他怎么进那个器乐社?”器乐社一般都是由初中部合唱团升上来的学生作为社员,模式也和合唱团相似,所以除非器乐部邀请,很少有人可以进去。

林彦俊一方面为了可以更好了执行任务应聘了学校图书管理员一职,另一方面更是为了多骚扰一下尤长靖,尤长靖的办公室在三楼,他就不厌其烦的,每天跑三次,搞的尤长靖办公室的女老师都向尤长靖打听这个帅哥每天这么殷勤是看上谁了,这时候尤老师通常会翻他标志性的大白眼,嘴上说这人是个智障、烂梗王、移动制冷机,但心里总是暗自窃喜。

还没到办公楼。就看见尤长靖从学校超市里走出来,嘴上不光叼着牛奶棒,手里还拎着一袋子零食。他没看见从远处走来的两人,还哼着小曲的往办公心情很心情还颇为愉快,下一秒就被两个一米八多的男人左右夹击,被夹在中间,显得格外娇小。

“长靖,我问你哦,怎么样才能进器乐部啦?”林彦俊他手上的牛奶棒夺下来,咬了一口。转手又给了旁边的陈立农,也咬了一口。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牛奶棒哪还有剩,“你们真是够了,把我的牛奶棒都吃光了,还想让我告诉你们怎么进去器乐部?”简直是要了视吃如命的尤长靖的老命,两只眼睛简直要冒出火来一样。
“尤长靖你今天晚上不要洗澡!”陈立农隐隐约约感觉到林彦俊又要开始讲烂梗了,他挑了尤长靖零食包了里的草莓软糖就赶紧跑走去找蔡徐坤了,尤长靖刚要发作就被林彦俊按住,“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洗澡!”赌气的盯着他。

林彦俊双手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絮语,“因为最近流行吃脏脏包。”一段时间大家才发现,林彦俊的烂梗能撩到的也只有尤长靖了。

陈立农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一下午假,帮他请假的范丞丞很难受,才两天就好像变成了同谋,虽然已经是大半夜一起从宿舍翻墙出学校吃夜宵的关系,但他还是有点不爽,好在陈立农给了他朱正廷的地址,他们学校初中部医务室,他很纳闷,因为陈立农说朱正廷还在医务室养了一条很凶很凶的吉娃娃,学校让养狗吗?

蔡徐坤刚出去一会,回来的时候办公桌上就出现了一条草莓软糖,他本来是不爱吃甜的,直到一年多前有个少年告诉他生活苦才要多吃甜。

“农农?”蔡徐坤轻声呼唤,微风吹起白色的床帘,那位少年蜷缩在床上,细长的睫毛因为异动而微微颤抖。也许是充满了蔡徐坤的味道,并没有醒,不太安稳的睡着。他忍不住向少年走去,抚上柔软的头发,淡淡运动型洗发露的味道很清爽到蔡徐坤这却异常的缠人。半趴在床边,想伸手摸摸少年高挺的鼻子,却被反抓住压在身下,啧,真是得不偿失。

“你什么时候醒的?”他还是如愿的摸到了,从眉毛到下垂的眼角,再到高挺的鼻梁,最后是草莓牛奶味的双唇,一切好像都是梦幻的。“我才没有像justin那么嗜睡呢,好像有点奇怪哦。”陈立农翻身坐起来。

“坤哥,我刚才一直拍了justin五分钟他才醒,脸都给他拍红了。”蔡徐坤也有同样的疑虑,justin再怎么困,也不可能睡的那样深,“农农,彦俊呢?”

“怎么?想起我来了?”林彦俊和尤长靖分开径直就去了蔡徐坤这,就听见有人叫自己。“是justin,有些奇怪欸。”

“我也这么觉得,就算一夜也没睡,被朱正廷调养的justin也不可能睡这么死,除非被下了药。”林彦俊顺着存放药物的柜子,目光锁定在安定上,摆弄一下又接着放了回去,“可是他并没有吃,喝任何的东西。”

蔡徐坤双手抱胸,食指轻点,“你们记不记得justin说他去体验的时候,还有香气。安眠之类的药物有没有可能通过呼吸进去体内?”

“哥,之前我打听到的消息也有点奇怪,合唱团之所以有这么多拥护者,和他们的放松手段也有关,去过的学生心情都相当愉悦,压力也减少了很多,会不会这也算一种控制手法…”陈立农和范丞丞之前询问过许多参加社团的同学,无一例外都是好评,甚至还有特别激进的拥护者。

“子异查的档案也是,在新社长上任期间,凡是进入社团的,基本没有主动退出的。”蔡徐坤突然想到王子异调查的结果,莫不是社团真有些猫腻。

“会不会是使用言论洗脑?或药物控制?”林彦俊想岂不是传销,邪教一样,如果真是如此,幕后推手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使用的方法又是什么。

“哥,长靖有没有说怎么进器乐社?”“哦对,长靖说器乐社最近要办一支乐队,主唱和键盘手正准备招募。”

蔡徐坤眉毛一挑,真相是什么也只能我们自己探了。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