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 Daddy

嗯,我把乐华和小芙也拉下水了,以后可能会更多

( ・᷄д・᷅ )

特别想写长得俊和卜鬼这两对,皇权富贵这对活宝也将上线


part.2

“喂,丞丞,你想不想见正廷哥?”大课间陈立农坐在范丞丞的课桌上,两条长腿晃来晃去,晃得范丞丞心烦意乱。老实说他真的超想见朱正廷的,虽然最后他走的时候朱正廷都没有送他,可他拉着他跑出弹雨,为他受伤。后来范丞丞才知道,朱正廷是个多么温柔的人,他有些内疚。在逃跑的时候他一直看到的是朱正廷的背影,他却觉得那背影很强大明亮。

“我听说你连高二级部都吃的死死的欸!”陈立农从桌子让下来,双手插兜,站在范丞丞一边,“谁给你说的,瞎说!”范丞丞心虚地别过头去,“丞丞,明明是你那天和我说的哎!学弟学妹都被你迷的七荤八素的。”陆小芙都不用陈立农。自己就把自个出卖了。仅仅两天,陈立农就把自己身边的人都混熟这件事让范丞丞很难受,仿佛老底被掏空。

“我也没什事,就是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个人。”陈立农靠近范丞丞,低声耳语,后者嫌弃的把头撇的更开了,“你们又在打什么注意,这次要拉我下水!上次被你们害的够惨了!”“丞丞,要不要一去洗手间啦!”陈立农笑着一把拉起范丞丞,他那怪咖劲哪是范丞丞那小身板可以抵挡的。“我知道你很憋!走啦走啦!”

“喂!你们不要走那么快嘛!我也要去!”两人飞似的闪出教室甩掉陆小芙。

“哎呀,要去哪?你先松手。男男授受不亲你知道嘛!”他再怎么说也没有用,被陈立农拽到了楼顶天台。还有个人在天台,坐在天台花坛边抱着便当,四个小香肠刚下肚,便当盒就被陈立农抢走,把剩下的水煮蛋,炸鸡腿和炒饭都吃了,“还吃!尤长胖!”范丞丞打眼一瞧才认出来是这学期新来的理科老师。

“尤老师?不是吧,老师都被你们搞进来了?哎呦我的天呢。”“不是,不是,范丞丞同学,我和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尤长靖急忙撇清关系,拼了老命抢陈立农手里的饭盒,陈立农踮着脚,胳膊伸的老高,三五下就把饭盒扒拉干净了,都吃光了才还给尤长靖,“啊,陈立农我和你拼了!”。“这鸡腿是炸的,会长胖的,你长胖了,彦俊哥就不会喜欢你啦!我为你好欸!”尤长靖听到某人的名字身体一抖,直接炸毛,“喜不喜欢干我什么事啊你,我走了!!”气冲冲的尤长靖走到门口还不忘放狠话,“农农,月考你别想及格!”陈立农在风中凌乱,双手抱头。

“惨了,要被骂了,对这不是重点,丞丞……”上一秒范丞丞看着陈立农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一般只有他让别人惊慌的时候。下一秒他被陈立农的渗人的笑一步一步吓的退到天台边边,陈立农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胳膊上一使劲,他正好转过身去,面对着高二级部的七号教学楼,“丞丞,我就想让你帮我个忙,小忙而已!”

陈立农兴高采烈,拿着几张范丞丞给他的收集的资料兴冲冲的往医务室邀功,虽然为了这几张资料他卖了朱正廷作为和范丞丞交易筹码,但他想好脾气的正廷哥不会说什么的,就是他弟弟justin有点难办,不过他自有他哥收拾。能拿到蔡徐坤要调查的资料就可以了。

陈立农冲进医务室,把穿着白大褂的蔡徐坤抱个满怀,头深埋在他的颈肩,独独汲取属于他特有的香气,笑的像个傻子一样。“坤哥,好想你哦!”刚想抒发被学校制度所束缚四五天都见不到蔡徐坤的不满,就看到床帘后面还有王子异、林彦俊,陈立农不舍地松开蔡徐坤,“两位哥哥都在呢,好久不见”。

“老天野!你给我注意一点!你还未成年欸!”林彦俊看自己弟弟这么A,想到几年前陈立农他妈把他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这么快个子都比自己高了,顿时感慨万千。

“大家把收集到的资料汇总一下吧。”蔡徐坤递给每个人一副耳麦,“由于正哥在初中部,我们以电话会议的形式来进行。”

“因为这次任务的难度比较低,人员做了适当的调整,校内工作由我和正廷哥主导,农农和justin辅助。校外工作是子异和彦俊负责。”蔡徐坤总结性发言,作为团队的leader他已经习惯根据每个人的特性给他们分配任务。

“我在高中部了解到的情况,目标毕雯珺,高二三班,学习成绩在中上游,长的高帅性格不错人缘好,老师对他的评价也很好,应该是属于比较乖的那种。”陈立农拿着这两天他和范丞丞一起搜集到的信息,“哦对,因为长的帅了,好像学校还有后援团欸!人气很高的样子。”

“后援团,好羡慕!”这么鲜明有活力的声音也就是justin了,作为唯一一个团队比陈立农小的人,两个人关系也好。

“失踪时间是一个月以前,因为是放假期间失踪,学校也不推卸了责任,只是我觉得很奇怪,之前我黑进他的社交账号,包括删除的历史记录,都没有什么校外人员与他联系,与他初中部的学弟关系特别亲密,警方询问过那位学弟但对案情也没有什么进展。” 朱正廷也翻了翻从警方网络档案库搜到的资料,“我看了警方的监控录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值得一提,毕雯珺最后一个月的经常去的地方是学校行政楼,器乐部活动室。”

“看起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嘛。”林彦俊看着手机上毕雯珺的照片,“叫长靖过来吧?他已经在这当了一年老师了,应该会了解一些吧。”蔡徐坤点头表示赞同。

“吼!哥你还说!尤长胖可能听你的嘛!”提到尤长靖陈立农就来气,自从上次吃了尤长靖的便当,上课次次都提问他,办公室搬矿泉水、搬花、搬作业也找他,“我真的要被他整死了欸!”林彦俊敲了正一点一点挪向蔡徐坤身边的陈立农的头,“明明是你先惹得他,长靖对我就很好嘛!”王子异看着兄弟俩,一个分明是受了丁点的委屈撑着狗狗眼向蔡徐坤求安慰,一个洋洋得意对自己恋人进行吹嘘,呵,爱情,真是让人昏了头的东西。

“长靖!你有时间过来医务室一趟嘛?哦,好吧,就想问问你关于毕雯珺的一些事情啦。嗯…器乐部?嗯…好,晚上见。”

“怎样!不过来是不是!”陈立农赌气的表情也让蔡徐坤发笑,“他在帮器乐部排练啦!毕雯珺失踪前三个月加入了器乐部,但他什么都不会,和器乐部部长要好,经常看排练,帮忙演出准备什么的。”

“哦!对!他学弟李权哲也是初中部合唱团的!”耳麦那头justin像是突然记起什么似的,“我们学校音乐很强哎!初中的合唱团和高中的器乐部都是新乐社的。”“justin你的意思是两者有什么联系嘛?”朱正廷对着一惊一乍的弟弟已经习惯了。

“那个社团我也被邀请过,就是讲团队建设的时候特别洗脑,和搞传销似的,太吓得慌了。”

“哈哈哈,富贵居然有什么东西可以吓到你,哈哈哈!”面对陈立农无情的嘲笑,justin表示很淡定,“农农你不知道,一进去就开始给你听奇怪的歌,吃水果,闻好闻的熏香,还做按摩,我的妈呀,给我整一身鸡皮疙瘩,说什么放松心神才能唱出最好的歌。”

蔡徐坤摸了摸充满凉意的脖子后颈,王子异眉头紧@皱,“这种程度的洗脑怎么会出现在中学?justin合唱团有几年了?”林彦俊问出心中疑问,洗脑的水平很高端。“听说这种方法是新新社长上任三年前开始的,在英才中学的学生一般都会从初中部直升高中部,新社长也是,好像因为能力强,一上高一就被选上了社长。”

“justin你再进合唱团,靠近李权哲。农农和小橘看看能不能打入器乐部。正廷和子异调查一下这个社长。嗯,就这样吧。”会议到最后,陈立农黏上蔡徐坤,“坤哥,等会要不要一起回家,我今天想请假可以不住校的。”
“农农不可以的,尤长靖老师让我给你带话,这周下周都留下给你补习数理综的。”小橘幸灾乐祸。“长靖有棵树,上面挂了很多人。”

“农农加油这周别回家了,乖乖补习吧。”王子异拍拍陈立农的肩,走出去医务室。小橘拍拍陈立农的肩,走出医务室。蔡徐坤伸手抱抱陈立农,“下周来上班的时候我会带美锐做的小龙虾来看你的。”说完走出医务室。

“哈哈哈哈哈,陈立农你也有今天!”justin嚣张的笑声充斥着陈立农的脑海。

哼,贾富贵等着也送给你个大惊喜。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