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 Daddy


谢谢依旧读我文的旁友们,这老太太的裹脚布般的文真是辛苦你们了!

part 4.

朱正廷拉着范丞丞跑的飞快,黑手党劝停无效便开了枪,流弹擦伤朱正廷的手臂留下一到血痕,染红他蓝色条纹衬衣,躲在一旁的蔡徐坤看他流着血还拉着范丞丞拼了命的往冷冻库跑,着实心揪了一把。但血迹更能激发人的疯狂,会麻痹黑手党的思维,谁他们不会料到这是陷阱,他们只会想先抓到朱正廷。

果然,跟上来的四个人正是被派去搜索的,无一例外的都随着血迹跟进的冷冻库。

陈立农不知从哪找来麻袋套在锤子上,先是给了落单的黑手党一下,朱正廷在黑手党倒地的时候接了一下,以至于没发出声音引起别人的休息,靠在冰箱旁用拖把杆和麻绳摆出招呼同伴的姿势,同党被吸引过来的时候,三人都快速的跑出冷冻库,其中一个发现,赶忙追去,还让陈立农扔出的锤子抡在了要害部位,倒地抱头痛哭,锁上冷冻库的门,蔡徐坤,朱正廷,范丞丞三人赞许的眼光盯着陈立农,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也不想的,锤子太重了。”

蔡徐坤带着范丞丞先从通风管道爬了进去,陈立农拽下领结,简单的为朱正廷包扎了下伤口,紧随其后,临近出口,耳麦又恢复了通话信号,秦奋大哥的声音又出现在频道,“我的哥哥们,你们在哪啊?”

“子异,把车开到十二街来吧,大家按照之前计划先到三号地点。”蔡徐坤第一个出来,确定四下无人才让朱正廷出来,“坤哥你们好歹出来了!大田哥都念叨半个小时了!”钱正昊掏了掏没带耳麦的那只耳朵。

“大田哥!我们粗来啦!”陈立农最后一个出来,他很喜欢秦奋,秦奋很照顾他,就像长辈照顾晚辈的那种,至少要差两代的那种长辈,因为在大部分弟弟怼他的时候,农农会乖巧的安慰他,“我的乖农农,你终于出来了,吓死哥哥了。谢天谢地。”秦奋光是看那些监控就要吓死了。

“圣恩先撤。”,徐圣恩嗯一声,“枪我可以不丢掉吗,这把真的很好用。”他恋恋不舍地抚摸了一下意大利这边给他配的这把狙击枪,“不行!你懂的,别皮。”“哦,好吧。”他临走的时候还是把枪丢在天台。

英智,贵和子和几名部下靠为数不多的弹药在餐厅的员工休息室顶了大约有五分钟,日本的支援就赶到了,餐厅里几乎一片狼藉,员工和客人纷纷惊恐地聚在角落,有几人已经被流弹击中受伤。日本这边人数、火力都占据上风后,局面被控住,他们不敢多留。迅速撤离餐厅,坐上准备好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英智,我们被人坑了,我们当中有间谍。”贵和子觉得消息的走漏可能是自己的手下,英智摇摇头,认为是意大利那方,盯着脚上运动鞋出神地思考。她替他脱下稍有些厚重的防弹背心,擦了一把额上的汗。

蔡徐坤一伙人上了货车连带着范丞丞。

“我们先走啦,可惜这些宝贝没用上。”朱星杰启动车子,“哎你这个人真的是,怎么和徐圣恩一样一样的。”卜凡坐在副驾驶握拳撞着朱星杰的胳膊,“小草莓牛奶差点出不来。”朱星杰吃痛摸着自己的手臂,“好啦!是我想的锅,我的锅还不行吗!一会你帮我把这些搬下车知道没!真的很重!”

本来就不大的冷冻车厢装了五个人,略显拥挤,秦奋找出医药箱来给朱正廷伤口消毒,包扎。

体验了一把夺命狂奔的范丞丞此时正喘着粗气坐在车厢一角,胸口此起彼伏,粗粗地喘着气。“你还好吗?呐,给你喝!超好喝的。”陈立农不知道从哪拿出一瓶草莓牛奶给他,范丞丞倒是纳闷,他怎么一点都不喘还能笑嘻嘻的对着另外一个漂亮的哥哥撒娇,伸手接过牛奶,打开喝了一口,顿时草莓的香甜和牛奶的醇厚满足了味蕾的挑剔,同时也使不安情绪舒缓了很多。

“哎这个,怎么回事。”秦奋注意到范丞丞,着实是吓一跳, “对不起,坤坤,放他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朱正廷有些愧疚,另一支没受伤的手抓着裤边。

蔡徐坤好看的眉毛一皱,眼神也稍稍有些暗淡,陈立农轻轻攥住他的手,摩挲他柔软的手掌、指腹,他抬起眸子看了看他,“坤哥,我感觉丞丞不是坏人。”,陈立农经典式微笑。蔡徐坤盯了陈立农两秒。便很快又恢复一脸平静,“找个时间把他送回去吧。”

倒是范丞丞抱紧朱正廷的大腿,“啊,各位哥哥看我可怜,我不想留在意大利了,要不你们走的时候带上我吧。”一脸可怜巴巴地样子,“欸,可你的学业呢?”陈立农一把拉起范丞丞,“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还是国内好,和平!”

“噗!”朱正廷忍不住笑了,看范丞丞的逗比模样真的和justin很像,估计皮的时候,也一样皮吧。

任务二

part.1

北方冬天又干燥又冷,空气还不好,台湾长大的陈立农不舒服的吸吸鼻子,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北方过冬,可是住在高中里的六人宿舍是第一次,六个大老爷们挤在一卫一阳台的房间让他觉得有点憋屈,赶不上有周锐和哥哥们的公寓。还有就是木质床板有点硬邦邦的,睡起来不太舒服,天知道他有多想念蔡徐坤那张柔软大床,还有自发热软萌人肉抱枕。

B市英才私立高级中学,B市升学率最高的中学,虽然是私立中学,教育水平和管理制度却是最高,最完善的。英才中学有高中部和初中部,初中部是走校制度,高中部走校和住校都有。

陈立农作为台湾来的交换生来了两天,刚进到班里,就看到瞪大双眼的范丞丞与自己面面相觑。

“大家好,我是来自台湾的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陈立农的招牌微笑是最有杀伤力的,刚到办公室报道的时候就已经收买了班主任,亏的他的新监护人秦奋还拉着班主任的手拜托她好好照顾陈立农。一百八十多的身高真的是优势,一眼望去整个教室都尽收眼底。

范丞丞倒拿着英语课本捂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惊愕的盯着陈立农。

“啊,丞丞!”您的好友陈立农首先向您发出了邀请!

范丞丞脑子嗡的一声,书本啪的掉落桌子上,声音有些突兀。“哇,新来的帅哥和丞丞认识哎!帅哥的世界可真小!”妹子A.B小声讨论,范丞丞也不过来到这个学校一个来月,也就是刚刚混高三整个级部。

“农…农农。”范丞丞觉得此时自己露出的可能是这辈子最假的假笑。“哇!丞丞,你竟然认识这么阳光的帅哥!”前桌陆小芙露出羡慕的眼神。范丞丞白了他一眼,他永远也忘不了回到国内,陈立农就是用这样的笑容,威胁的他双腿打哆嗦的。

“哦,你们两个认识,身高也差不多,做同桌吧。”范丞丞觉得这一切都是陈立农安排好的。他的小心肝在颤抖,陈立农走过来坐下,依旧从书包拿出两瓶草莓牛奶,微笑的对他说,“丞丞要喝吗?我还有两盒脏脏包哦!”

评论(5)
热度(50)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