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 Daddy

失踪人口超级农农
让我写文的心……也失踪了
蹦迪完了就玩失踪吗!

part.3

陈立农在玫瑰之约打工只有一月,他只带过一个男人去吃过饭,老板娘满眼八卦地问这个帅气的男人是给谁,陈立农笑眼弯弯,甚至还因为老板娘说蔡徐坤帅气带点小骄傲地回答是哥哥。

那个男人那天穿了一件红色丝绸衬衫,衬的皮肤很白很白,打了哈气后眼角微微泛红。独处的时候把他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可陈立农每每与他说话,他总报以灿烂的笑容。

陈立农带蔡徐坤来过这间餐厅,他们一起吃过饭,一起绕着餐厅附近走了一圈又一圈,他的坤哥哥在看附近的地形,餐厅的结构,出入口。而他在想经过几棵树后要不要牵住住蔡徐坤的手。

“坤坤!我和你一起进去!”朱正廷大步流星的赶上蔡徐坤的脚步,“二楼窗户!”两人拐进小巷,跳上金属垃圾箱,翻上墙头,沿着十几公分的宽的墙,猫着腰保持平衡,一路走到餐厅的二楼窗户旁,即使靠着街边窗户有些显眼,为了节省时间这是最合适的路。老式木窗被反锁,蔡徐坤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特制的钢笔,硬度很高,他分别击碎了玻璃的四个角,整块玻璃也随之脱落,伸手将锁拧开。

俩人进入房间,这是老板娘常用的一间办公室。蔡徐坤注意到办公桌上有一个打开的盒子,一枚精美的雕刻着神兽的木质臂章,这枚臂章雕刻的是中国的神兽,可能是当做纪念品的,可蔡徐坤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坤坤,我们分头行动找农农。”朱正廷从口袋里掏出两台对讲机,确定二楼的走廊在没人才对蔡徐坤说。

英智的电话没有了信号,但自己在餐厅附近也安排了不少人,支援应该不多时就可以到,他摸出来别再皮带上的枪,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留下一到猩红的印记。

贵和子在看到餐厅侍者用巴西柔术的招式踢昏黑手党后更加确信有第三方势力,她想追上去,却被黑手党一方的火力阻止,她觉得对方并不想活捉他们,更想置他们于死地。

意大利佬倒地的一霎那,黑手党一方已经掏出了枪,餐厅内叫喊声夹杂着枪声,七八只手枪指着英智,贵和子一下把他扑倒在桌子下面,身后的兄弟们把桌子放倒,掩护他们到附近的员工休息间。

看到贵和子想要冲出去的样子,英智一把抓住, “贵和子你在干什么!”,前后是死路,他们带的子弹不多,必须等待支援。“英智,中计了,这是另有他人设的陷阱。”贵和子不时射击削弱敌方火力,她不知道这堵墙能坚持多久,但她一定要在火拼结束后抓到那个同样开自亚洲的餐厅侍者,一切便可真相大白。

陈立农跑的很快,实际上他快到达后门才得到消息被告知后门有人,他脑子里飞快思索,除了后门最快最安全的出去的通道也就只有厨房的排气管道,管道很宽敞,上次和蔡徐坤特地查看了排风口的位置,是在不太显眼的小巷子里。

想要往厨房跑,不料后门已经被撞开了,不能把他们引到厨房,不能让人看到他,不能留下一点痕迹,不仅仅是他,更是要保证他的哥哥们的安全。他转身从员工楼梯转到二楼,如果这些黑手党只是支援的,那应该会马上到发生火拼的一楼,他仅是躲在楼梯转角处,想着人走后立刻离开,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伙人大有搜索整间餐厅的意思。

领头的黑手党吩咐四个人到二楼去搜索,剩下的十几个人到一楼大厅支援,要活捉日本人。

餐厅二楼比一楼要大,七八个雅间让陈立农很轻易的躲过了搜查,黑手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陈立农轻手轻脚的跑下楼梯,准备按原定计划逃出餐厅,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胸口,发现玫瑰胸章不见了。

没有一丝犹豫,他准备原路返回寻找胸章,一双手把他拉到了卫生间,蔡徐坤刚才用了很大的劲才把陈立农拽住,这个比他小几岁的弟弟近几年好想是吃了化肥一样,长的又高又大,力气也大了很多。

把陈立农拉进第一间隔间,把他低在墙上,害怕他发出声音还轻捂住他的嘴巴。脸贴脸只有几公分,气息打在彼此的脸上。

“农农是在找这个吗?”蔡徐坤的脸放大在眼前,陈立农满眼尽是收不住惊讶和惊喜,蔡徐坤抬手抚上他的一头黑发,变魔术般摸出小玫瑰胸章。“我早就说,小玫瑰会带我找到农农的。”

陈立农注视着蔡徐坤的眼睛,好像他的眼睛有万众星光,闪亮,耀眼。他忍住不去在玫瑰色的唇瓣上轻快一吻,只是蔡徐坤好似可以把他的注意力都吸进去一样。

“正廷,我找到农农了,厨房的排烟通道可以撤离。”

“收到,坤,我这边可能有点麻烦,先厨房汇合吧。”

“坤哥,你怎么会来。”蔡徐坤拉着陈立农奔跑起来,他没有搭理他,“哥哥,这样很危险!”陈立农有些生气的口吻,却也有些撒娇的意味,他们跑下一楼,跑过走廊跑到后厨,一个黑手党都没碰到。

“坤,有几个麻烦跟着我们。”朱正廷搜索一楼时,看见蜷缩在角落低着头抱紧双膝的范丞丞,突然想到监控中他探头探脑,话唠的样子,此时想必也是惊慌到了极点,俊俏的眉毛皱了一下,下了重大决定似的。

好在范丞丞躲得地方也算是隐蔽,黑手党还没有发觉,“喂,你没事吧?”朱正廷走上前半蹲的搭上范丞丞的肩,范丞丞抬起头,眼神中的想惧和避躲有些刺痛朱正廷的心,弟弟justin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也只能害怕的在角落。

丞丞眼圈微红,鼻头也红红的,可怜至及,像是只受了惊的兔子,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朱正廷的手,“你能带我出去吗?”他想都没想就回答可以,大概那一刻他慈母的心情又泛滥成灾了,有机会一定要改一下这个毛病。

“正廷哥,冷冻库!”冷冻库温库,杂物架一排一排的排列,灯光也昏暗,且冷冻库的门在外边锁上里边是打不开的,蔡徐坤听着脚步声和枪声越来越近,对陈立农点点头,后者搜心领神会的拿起敲打肉的锤子走进冷冻库。

评论(5)
热度(38)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