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Mack.Daddy

嗯……写的超啰嗦的
大家娱乐娱乐吧

part.2

木本英智和他的老婆贵和子从少年时的混混,太妹做起,加入黑社会已经有十五年了,十五年能改变很多,十五年能让流水磨去石块的棱角,十五年能让风吹石移,十五年能让夕阳下怀有赤子之心的少年少女在权利和欲望面前变得患得患失。

即便贵和子在来意大利之前就被丈夫再三提醒行事要在再三注意,已经许久没有和丈夫出来度假的她仍然很兴奋,他们的身份很特殊,时时刻刻都有危险,但这次行动机密性高,可以真放松。

木本英智也没想到,原本打算一个星期的旅程,被意大利人兜兜绕绕拖到了一个月之久,时间越长,危险越大,可面对利益,他没法选择。

见面定在一家叫做玫瑰之约的意大利餐厅, “玫瑰之约,名字倒是很别致。”贵和子意大利语很是标准,可英语却带着日本人特有的口音,“讲日语,贵和子。”丈夫英智很是警戒,特别是入座后看到餐厅内也有意大利这方的人,脑内一根弦绷的更紧。

“木本先生这么分神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了。”

“我先生也只是再沉醉于意大利的风土人情了”

“木本先生有您这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太太真的是太幸福了。” 与这位高大却充满幽默感的意大利男人太极推手般聊天,贵和子不敢掉以轻心,是否能谈成这件事,关系到他们能不能拓展亚洲的生意,能不能在亚洲分一杯羹。

“先生女士晚上好,请问海鲜焗意面是哪位的?” 英智抬起眼, 亚洲人特有的黄皮肤,他不禁多看了两眼,少年黑发,笑眼弯弯。

“这附近的亚洲人还真是多呢。”意大利佬斜眼瞟了一眼陈立农,半眯着眼看着木本英智,不知是用打趣的口吻还是话中有话,即便黑手党吊了日本人一个月,也是不完全信任的。陈立农上完菜微笑的退下,窃听器被黏在盘子下面,被送到餐桌上。

“这大概是巧合吧,”这是英智今晚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要舔着脸示好,“我们的诚意您也看见了,请务必和我们合作!”

“您可以为了我们耽误宝贵的时间,我们定不会让您空手而归的。”意大利佬满面笑容,蔡徐坤习惯性的摸摸了帽檐,“终于要开始了吗?”旁边的钱正昊终于是松了口气,老是和哥哥们呆在国外,国内的课程都忘的差不多了,想家了。

“监听设备一切正常。”秦奋和朱正廷再三确认后,就等这条大鱼自己咬钩了。

“先生们,需要些咖啡吗?”突兀的声音出现在频道中,陈立农只是被派另一桌点单,范丞丞就被派到那一桌去送咖啡了。

贵和子揉了揉微疼太阳穴,在听到意大利佬的话后她稍稍松了口气,不管怎样意大利这方已经给出了些承诺,可气氛还是有些微妙不管怎么看都是剑拔弩张的气氛,服务生来送咖啡的时间刚刚好,能让气氛变得缓和些。

范丞丞拿了支玻璃咖啡壶,他与这个壶相知相伴一个周,本以为能与它配合到天衣无缝,人壶合一,为客人带来最完美的服务和最美味的咖啡,却因为新穿的皮鞋鞋带系的太松告吹。

王子异准备推门的那一刻,看见咖啡壶呈流线型打在餐桌上,褐色咖啡就像一朵曼珠沙华在米白色餐桌布蔓延开来。范丞丞被鞋带绊倒,半跪在地上,嘴巴张大,眼睛瞪的溜圆,眼看着滚烫的咖啡落在桌上,菜里,客人的身上,他有点慌,一个健步冲上去想要清理,却又不小心打翻了餐盘。

陈立农闻声赶来,只见气氛比刚上菜时更加凝重,意大利佬慢慢的把掉落在地方上的餐盘捡起来,他心里想完了。“农农,看情况准备撤退。”耳麦传来蔡徐坤的声音,“子异撤退,卜凡和杰哥汇合,准备接应农农,圣恩听指令。”蔡徐坤觉得这次任务在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如果在人员最密集的地方发生火拼,混乱之下还能逃走,但如果冷静的在餐厅内进行排查,陈立农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反而要小。

“哦,窃听器。”意大利佬拿起来,捏在食指和拇指中,“木本英智先生不知要怎么解释这件事。”这是意大利人第一次称呼他的全名。脸上还带着笑容,脖子上的青筋却已经爆起。道上脏手段很多,这种手段一旦暴露,两方总是要拼个你死我活。

“这不是我们做的。”英智的脸都黑了,看了贵和子一眼,贵和子想如果意大利这边花这么长时间拖着,很有可能也是让他们自己放弃,目的没达到准备向他们施以欲加之罪吗?意大利佬敲了两下桌子,几个大汉站了起来,站到他的身后,腰上的手枪轮廓慢慢凸显出来。

木本英智的忍耐也到了极点,慢条斯理的拿起水喝了一口再放回桌上,“意大利佬,我们已经很退让了,不知道你们设这个局是为了什么,但是我们也不是任人摆布的。”

范丞丞目瞪口呆,在旁边傻了一样,又有几个壮汉想堵墙似的围住意大利人这边时他才明白搞不好是黑吃黑的戏码。玫瑰之约这家餐馆就是黑手党势力范围之内的,一个大汉掏出枪来打碎一支花瓶,威胁老板娘和周围的客人,所有人被按在原地不能动,甚至店里厨师也被控制起来,餐厅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窃听器不止一个,“哎怎么就被发现了呢!差一点就…”“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担心农农。”秦奋被朱正廷打断,心里默默念一定要打起来。此时蔡徐坤也很紧张,自己的小朋友在那么危险的处境,只需他下定决心挑起这场冲突。

蔡徐坤看着监视器里的陈立农,范丞丞和几名服务生被反手扣住压在墙上,心中一股无名火有心口喷薄而出。“圣恩准备,听我口令。”徐圣恩食指已扣上扳机,一切蓄势待发。

“卜凡,杰哥后门接应农农。”卜凡上朱星杰的车,从车座下掏出把枪果断的上了膛。“子异你没带武器直接去接应圣恩。我们三号地点集合,那里有护照和机票,分三批直接飞美国。”

“请两位不要冲动!” 贵和子嗖的站起来,花瓶打破的瞬间,她想,会不会是有第三方势力介入其中,他们在意大利停留那么久,会不会要被亚洲部分发觉。

“开火!”

“这是有人给我们设的陷阱!”

蔡徐坤和贵和子同时发声,下一秒徐圣恩的子弹像计划的那样穿透意大利佬的胸膛,那人身体一怔,歪到在桌子下面,群龙无首的意大利黑手党们迅速提起枪朝木本夫妇射去,贵和子迅速把英智扑倒找到掩体。

陈立农在黑手党分神时挣脱禁锢,将其打晕,他看到范丞丞以一个及其难受的姿势被压制住,欧洲大汉多肌肉结实,除了攻击脖子和头外很难一招压制,那个大汉一手钳制范丞丞,另一只手准备掏枪。陈立农用起前几天卜凡教他的巴西踢,假意袭击对方腹部,突然后仰提膝重重击中要害,大汉晕倒,陈立农吃痛的活动了下脚腕,“你快跑吧,咱们有缘江湖再见!”他磊子哥也是这么说的。

“农农快走!”蔡徐坤是被陈立农整的哭笑不得,“后门被锁了,几个黑手党在撬门呢,”卜凡和朱星杰刚开到巷子口就看到黑手党的几十号人马已经堵住后门。

“没关系!你们先撤!我有办法……”陈立农的声音消失在杂音中。

“与农农的无线电被切断了。屏蔽器!”秦奋看着满屏的乱码,“哎!正廷!你干什么去!”

“坤哥坤哥!秦奋哥,坤哥也跑了!”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