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 Daddy

文是我瞎写的,爱农坤的❤是真的。
如有雷同,嗯,那可能很很巧了


任务一

part.1

华灯初上,尽是一片璀璨,绚烂夺目的灯光代替了原来自然的月光和星光。街角的的阴影中也时不时闪过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暗流涌动,随过路人的脚步慢慢带到这城市的每个角落。

佛罗伦萨本地充满异域风情的餐厅外停着辆不起眼香肠货运的冷冻式货车,黄色的喷漆略显油腻。

“坤哥,我想上厕所。”少年向驾驶座上的男人询问,车厢内没开灯,全靠着灯火通明的餐厅里射出来光线映出男人偏柔美的侧颜。

两人耳麦里传来坐在冷冻室里秦奋大哥的声音,“钱正昊这个小鳖犊子是不是又把冷冻室的开关打开了!”

货车冷冻室被精心改装过,精密的电子设备,包括诸多显示屏,可就这独独的制冷设备没有拆去,而且开关控制在驾驶室。一切都显示着餐馆内内外外的情况,秦奋旁边坐着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朱正廷,平时温柔的双眼此时也充满着锐利,“坤坤,近几个街区的监控我都给黑了。可以放心行动。”

“好的。”蔡徐坤拿起手机,朱正廷把真正的监控状况上传发到他的手机上。

卜凡和王子异两人在餐厅后巷看到穿着学生制服的陈立农匆匆跑进餐厅之后也立马分散开来了,王子异向餐厅旁的人满为患咖啡店走去,走到一位娇俏美人旁用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询问可否拼坐,卜凡从口袋里掏出猫食罐头,小心翼翼靠近不远处蹲在米黄色低矮围墙上的猫咪。三人刚刚简短交换了眼神,但并没有人察觉。

那只又肥又大橘色胖猫咪对大个卜凡熟悉,将近一个月的投喂彻底让它变成了美味猫罐头的俘虏,很主动蹭着他的坚实有力的手,卜凡很享受被小动物接近的感觉,不自觉的给橘猫挠挠下巴,猫咪舒服的发出呼噜的声音,“草莓牛奶进去五分钟了,应该已经换好衣服了。” 他看了看正在给猫咪抓痒的右手上的手表。

“所以说草莓牛奶到底是什么鬼啦?”陈立农刚换好餐厅的工作制服,带好耳麦,就听见这么一句忍不住使用塑料台普小声的回了一句,“是你的代号农农!”
听着他凡子大哥义正言辞的解释,他竟不能反驳,毕竟他的书包里还放着两罐草莓牛奶。

坐在驾驶室的蔡徐坤头戴鸭舌帽,阴影下的俊脸也有些缓和,刚刚紧绷的脸不自觉的露出浅浅的微笑,“各位不要大意,这一单我们盯一个月,只是普通的窃听任务。今晚结束就可以回国了。”

“明白!”

“目标人物进去餐厅。”王子异假装看报,不动声色的看着一对亚洲夫妇进入餐厅。所有人都进入正经状态,一直嘻嘻哈哈的钱正昊也不例外。

“Giorno!弄弄!新的胸章好漂亮啊。”餐厅老板是个四十来岁还风韵犹存的意大利美人,举手投足间带尽风情,她盯着陈立农玫瑰样式的胸章,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呈现在几人的眼里。陈立农伸出手抚着胸章,满眼宠溺,“对啊,这是我最喜欢的人送我的。”

“哎呦!喜欢的人。”耳麦里穿来嬉笑的声音,一听就是秦奋,奋哥年龄最大,不正经的时候也最会调笑这些小孩子。

“坤哥?坤哥?你在傻笑什么啊?”钱正昊是真的纳闷,毕竟他没看到蔡徐坤亲自做好小玫瑰胸章别到陈立农洗干净的制服上。

“目标二号进入餐厅。”卜凡也看到盯了一个月的目标,是当地人,一身简约黑色休闲西装的意大利大叔,栗色卷发被束在脑后,像是个刚结束一天工作的慵懒上班族,进入餐厅。身旁也出现几个也是伪装成游客的大汉,西方人特有的筋肉纹理撑的休闲度假装快要爆开,一看便知道是二号目标的保镖。

蔡徐坤也注意到这街上的变化,两方都有人在,应该没有发现他们这第三方,“注意听着各位,这次我们的目标只是窃听检交谈内容,避免正面冲突,圣恩和杰哥待命。

徐圣恩架着支狙击枪在餐厅的斜对面的公寓楼内,朱星杰则是驾驶着另一辆车带着一后备箱的家伙,在餐厅的后街。

“对了,弄弄,这是最近新来的兼职生哦!橙橙!和你一样大,而且都是中国人哦,你要多带带他!” 看着眼前的少年,大约和他一般大的样子,染着一头银发,本来感觉他有些冷,可他等老板娘走了之后又是另一幅样子,紧接着露出一口小银牙,“哎呦,终于遇见华人了!你是哪的人?”

“台湾人。”陈立农标准式傻白甜微笑,任谁看都没有什么故事,就是一傻乎乎的亚洲留学生。

“哎呦,下了班咱俩可得好好啦啦,以前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我还和姐姐去玩过,那个好吃的多的啊…”范丞丞自来熟,一下子就搂住陈立农,一脸天真烂漫。

“农农,目标出现。”陈立农一听就是他家小玫瑰的声音,虽然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可以就是听出一股警戒的意味,不敢和范丞丞纠缠,赶紧三两下脱身。“丞丞你看我做就好,慢慢学吧。”

陈立农再回头,两伙目标碰面,热情相拥,俨然是异国友人多年重逢感慨万千,被领班领到靠窗位置坐下,多年未见相见甚欢。窗边这个位置视野极佳,不管是对陈立农一伙人,还是对他监视的这帮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谁也不敢乱动。

领班为他们点好菜,大约十分钟的时间陈立农叫被叫到厨房上菜,范丞丞也跟了上去,边走还边喋喋不休,“哎!哎!农农,可不可以教教我,我都端了一个星期的咖啡了!”坐在车里的蔡徐坤抓手机的手又紧了几分,脸上倒是毫无波兰。

陈立农右手伸进围裙口袋,将窃听器夹在两指之间,左手端起托盘,“丞丞别闹啦,要工作喔!”他再次绕开范丞丞,向窗边那桌走去,农农常带一副黑框近视镜,眼镜上也有微型摄像头,在货车里的朱正廷等人收到视讯,一双美目半眯着,“再次确认目标。”

“农农投放窃听器。子异进餐厅接应,正廷,奋哥监视,圣恩,杰哥待机。”所有人都低声嗯的作为回答,只有卜凡。“凡哥,不要再撸猫了!”

“抱歉,抱歉!”卜凡撸猫的手赶紧抽回。只是大橘猫的毛发太柔软,有一股难缠的意味。

“一号目标这边三人,在目标的八点钟,和三点钟方向。二号目标有两人,在五点钟方向。子异农农要小心!”负责监视的秦奋和朱正廷趁这两天早就摸清了目标两家的情报。“我去吸引目标注意。”农农摸了下鼻子表示明白。

亚洲夫妇是日本新兴的黑社会组织,最大的厉害之处就是黑白两道通吃,这次接触欧洲的不法组织便先从意大利黑手党开始。

意大利本地黑手党为了在亚洲谋取更大的利润,也有意试探,只是不愿在惹怒中国的势力罢了,一来为了可以试探日本方面的诚意,二来如果中国势力找过来也可以顺水推舟把错归到日本一方。

只不过他们没料到中国势力已经察觉到异样,早在他们开始行动前一个月,就派人来监视他们。

派来的正是在圈内不太出名的新团队,他们隶属一个叫“Mack Daddy”的组织,其下部分解为四只部队,蔡徐坤他们所属的是C队,是一支经验不是最丰富但是任务完成率最高的队伍。

撒网一个月,本是最简单的任务,在王子异还没进入到餐厅的时候就出现了意外。






评论(7)
热度(77)

© 打东边来了个獭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