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獭

我喜欢……深度交流……😏

卜农 花房野兽 三

有缘人或许可以看到小巧思

1


2


3

     两人穿梭在小镇楼宇之间,恍若置身一个大花园里, 草坪中间点缀着白色镂空铁艺雕花的亭台,惹得陈立农在卜凡的背上张望,仿佛他才是异国他乡来的游客,他很少偷偷跑出来,而且都是晚上,可以看到白天的景色的机会几乎没有。

    绿树花草郁郁葱葱,参天古树稀疏有致,错落其间;草坪与各种古树之间,三三两两坐落着风格不一的各式建筑,沉稳的中世纪建筑散发着往昔的繁华,每一栋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没有一座给人轻浮造作之感。

    卜凡终于看到商店,背着他身上兴奋的陈立农进去,两人四处张望分了神差点撞门框,要不是陈立农的花栗鼠跑到卜凡脸上提醒。

    “凡哥!凡哥!”背上的人兴奋的瞪着两只腿,拽着他的脖子往鞋子的方向转,“那双!好帅!”

    一双刺绣着虎头的浅驼色机车马丁靴。

    “麻烦你给我一双他可以穿上的。”卜凡的德语很蹩脚,是来之前一个月速成的,那个售货员歪着头听了好几遍。

     “我要一双我可以穿上的。”陈立农偏着头,贴在卜凡的脸边,用一口流利的德语向售货员叙述。“原来你会说德语。”卜凡把他放在就近的沙发上。

     “一点点。”陈立农想,自己好歹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光听着庄园里几个老太太唠嗑都能学会了。售货员很快拿了鞋子过来,贴心的还拿了一双袜子,卜凡大手拉过陈立农白嫩的脚丫,“来,我给宝宝把鞋子穿上。”

    “哈哈哈,好痒哦,凡哥,哈哈哈!”陈立农最怕痒了,笑的前仰后合,两只脚胡乱蹬着,倒是卜凡脾气好也不恼的,若是放在平时有这样的皮孩子早就熊揍一顿了。

     他耐心的单膝跪下,甘愿折着自己的大长腿给陈立农当脚凳,“乖。”

     “凡哥。”陈立农看着低着头给他穿鞋子的卜凡,低声嘟囔,也不乱动了,就静静地傻笑,笑的皮肤上好像染上了粉红色,直到最后一脚的鞋带系好。“好了。”卜凡轻轻把他的脚放下,把他当做一件艺术品一样对待,生怕在他白嫩的皮肤上留下红印。

    当事人倒是毫不在意,跳下沙发兴奋地蹦跶起来,特地绕着大个转了个圈跑到他的面前,又跳起来原地转了个圈,卜凡生怕他会摔倒急着去扶他,他倒好直接扑到卜凡的怀里,“凡哥,好看吗?”

    小孩眼睛像是有星星一样,亮晶晶的。

   “好看好看,我家宝宝穿什么都好看,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好看的脸,自然穿什么都好看。尺寸合适吗?”卜凡山东味的彩虹屁硬生生把小孩吹得要上天了。“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大小刚刚好。”

    她身边的花栗鼠也跟着蹦哒,“justin ,你也觉得好看对不对!”

   “叽叽叽叽叽”

    “叽什么玩意叽!你成天叽叽叽叽的!”卜凡这大嗓门,一手指头指在花栗鼠的脑袋上,山东大汉的气质暴露无遗。

     “凡哥,你不要凶justin啦,他只是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花栗鼠而已。”站在他肩头的花栗鼠还赞许的点点头。

     卜凡都有点怀疑这是花栗鼠自己给自己安的鼠设,毕竟他的宝宝不会用这么花里胡哨的词汇,“好啦宝宝!我不凶他了,那啥,就要这双了。”名为justin 花栗鼠表示,他知道农农多可爱,但是做人双标不可以, 这么严重。

     陈立农和justin一人一鼠在商店在的花坛边玩了一会,看着卜凡一脸苦唧唧的出来。这下身上唯一的现金都花光了,真是气skr人,转念一想为了农宝,也是值得的。

    “宝宝,去吃饭之前先去个地方吧。”刚经过商店街的时候,他记得有一间二手古董商店。“好啊。”

   “顶多就这个数,不能再多了。”店老板竟然是个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波兰人,并且中文说的比带有北方口音的卜凡还要标准。说明来意后老板出的价把卜凡的手表压低了二分之一还不止。就在卜凡在暴走的边缘,陈立农立即捂上了他那张叭叭叭的大嘴。

    “老板,我们用这个。”陈立农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用血玉雕刻成龙纹式样的玉佩,金色的穗子显的很旧,脱了色,甚至脆弱的感觉一拽就会断掉。

   店老板眼前一亮,生怕玉佩会长腿跑了似的,激动的双手接住,半个身子都探出柜台外。“小哥你这块玉很好啊,还有没有多的,一块卖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好价钱的。”

    “宝宝,你这是干啥?”同样吃惊的还有卜凡,“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关系啦~走吧凡哥,农农好饿!”陈立农推着卜凡出店门,临走时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被店老板握在手中玉佩。

    


     夜色降临,城镇上却越来越热闹,店家开启了灯后,反而使小镇比白昼不同程度的亮上几分。这灯光倒是把平时小镇照的更柔和起来,仿佛现在的小镇更像张开臂弯的母亲一样接纳来自各个不同地方的人,给予他们可以庇护和温暖,炽烈的酒和果腹的食物。

     “这个好好次欸!”

     两人选了一家在河边的餐厅,室内的位子恰好没有了,服务生给两人领到了露天的座位,可以看见夜景,湖面倒映着各色的灯牌,让陈立农兴奋不已,点单时卜凡问他想吃什么,他就笑笑说想吃肉。

    两个人几乎是点了五个人的量,什么牛肉卷、猪肉馄饨、鱼肉杂烩、酸菜烤猪肉、德式香肠。陈立农都点了个遍,事实上他来异国他乡这么久了,没怎么吃过这边的美食,此时他便是撒开欢吃。

    “这个也好好次!凡哥你尝尝这个!”

    “还有这个汤,好浓好好喝!”

    每上一道菜小孩都会先吃一口,小孩很容易烫到舌头,但那些菜并不算太烫,就算被烫到了也只吐吐舌头,然后再端起一勺送到卜凡嘴边。什么绝世甜宝宝,什么菜入了口,卜凡只觉得都是甜的,一大桌佳肴吃的心不在焉。

     旁边的花栗鼠揪着小孩的袖口表示自己也要,滑稽的样子倒是把小孩逗的咯咯直笑了。

    “justin 你不能吃这个啦。”

    “就是就是,吃你的萝卜白菜去吧!”卜凡直接把它抡到蔬菜棒前,“来宝宝再多吃点这个,你看你瘦的就光剩个骨头架子了。”

    “哪有啦,我也是有肉的。”喂食的变成了卜凡,倒是把陈立农两个腮帮子喂得鼓鼓的。

     “好吃!凡哥,但是我好撑啊!我吃不下呢。”卜凡帮吃到在椅子上挺尸的小孩擦擦嘴巴,“宝宝咋这就吃饱了,凡哥还要带你去买巧克力。”

     “巧克力!要要要!”小孩的眉眼比天上细月还要明亮几分,听到巧克力三个字立刻蹦了起来满血复活。

   

       夜间的风有点清冷,卜凡一手提着给陈立农的零食,一手还要牵着他,防止他乱跑,小孩手心软软的,像猫爪子的肉垫。他看着小孩的侧颜,人家都说猫是最神秘的生物,但却有最致命的魅力,卜凡想着,自己也许是掉进了名为陈立农的陷阱。

     “凡哥?”接收到卜凡炽热的目光,倒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可不可以再背背我一下,我好累哦。”

     “好。”


评论(1)

热度(8)